《阿丽思中国游记》

第10章

作者:沈从文

“我一个人先转来”

阿丽思小姐如同姑妈说晚安一样同傩喜先生说过晚安后,躺在床上又想起一件事。她记到白天在灰鹳家吃的席面,不曾在给姑妈信上说及。但信已发了。

“哈,把这个也忘了!”她自言自语的说,“我应当问姑妈的!要这老人家去猜,吃得是,——辣子炒牛肉;牛肉炒南瓜;南瓜焖猪肉;猪肉炒韭黄;韭黄溜醋;醋溜白菜;白菜拌粉条;粉条打汤;汤中下……到底是几样菜?”

或者,格格佛依丝太太所能猜出的菜的样数,就比阿丽思小姐所记到吃的样数为多,因为这老太太懂得什么菜拌什么菜可口。但怎么样去同这老人家讨论这件事?如今自己在中国,而这老人家则离开自己有十万八千里路远。旅馆中没有电话,专差送信也是要日子的事。

然而又象这事情非使格格佛依丝太太知道不可那样,所以她就睡不着了。

阿丽思小姐觉得需要姑妈,当真睡不着了。她躺在自己的一张小床上(但她老以为是茯苓旅馆的床上),听到什么地方打更,是三下。住在隔房的傩喜先生,似乎是已睡得很好,只听到一种鼾声从这兔子的喉里发出。她把眼睛闭得很紧想睡也不能。

“姑妈,姑妈,”象是发了迷,一个人打量起身悄悄儿回家一趟,就走出茯苓旅馆。一出茯苓旅馆就找不到路,她不知道怎么办,在一些生人中挤来挤去,她怕起来了,就大喊“姑妈!姑妈!”她把姑妈喊来了。姑妈穿那件大黑绒睡衣,手上拿了一个烛台,就站在这个在梦中大喊姑妈的阿丽思小姐床边。

“乖乖,是不是肚子痛?”

“姑妈,你什么时候到这个旅馆呢?”

“什么旅馆?”格格佛依丝太太即时记起阿丽思临睡的话,就明白所说旅馆必指的是中国旅馆了,她于是用右手蘸了口沫,在阿丽思小姐的额角上画了三个十字避邪气。这老太太说,“乖乖,你是不是梦到了中国?”

“是!我白天到灰鹳家吃饭。想起告姑妈所吃的席面,且想起要姑妈先试猜猜这菜的样数,就不同傩喜先生说,预备悄悄回来。傩喜还在打鼾呀!姑妈你听,不是么?”

把自己家里一匹猫打呼噜当成傩喜先生打鼾,阿丽思小姐是直到此时还不清楚到底是睡在家中床上,还是睡在茯苓旅馆床上的。

姑妈说,“乖乖,你如今已转来了。”

“是的,姑妈,我一个人先转来了。”

格格佛依丝太太见天还不亮,就要阿丽思再睡一阵。“宝宝,你再睡一下,这时才三更!到明天我们再来谈你的事情,姑妈也好告你到天堂的事情,姑妈刚才正为了宝宝喊叫,才打从天堂转身呀。”

阿丽思小姐听格格佛依丝太太的话,又规规矩矩睡到床上了。她不明白,天明醒来时,是先见到格格佛依丝太太,还是先见到傩喜先生。

因为在姑妈离开她房子以后不久,又听到隔房傩喜先生的打鼾,她以为是做梦见姑妈,就一个人在黑暗中笑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阿丽思中国游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