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丽思中国游记》

第04章

作者:沈从文

出发的情形

傩喜先生在给那个附有告给阿丽思小姐神的差人要酒钱的信以后,约莫经过四天五天,他又给了阿丽思小姐一个信。

这信说是到中国去不日可以出发,在出发之先请她把一切预备好。

“这位先生才叫有趣,要我怎么预备?”她这样想着就好笑。她不明白到中国去玩一趟也得预备。她以为要走就动身,要预备,真说得怪!她先就根本不打量预备告给家中的人,又不愿再问姑妈格格佛依丝太太什么话。她恐怕一早张扬就会走不成。若是弟弟妹妹知道了这个,全争着要去,那谁来负这个照料的责任呢。

她又想,“难道是坐船去吗?”也不对。就是坐船用两个人划,一个有胡子的艄公掌舵,自己就规规矩矩坐到这三人船的中舱,这个也不是要预备的事。坐船她自信是不会晕的,她曾同爸爸坐过船到过海中。

然而傩喜先生的信上又明明白白说是要事先预备。

为难了。她不信兔子这话是一句真话,恐怕写信时照例说说的。因为信上的话,每每不是这人心上要说的话,她是明白的。但傩喜先生就象先也料到这个,在预备两字旁边打了两个双圈。为这两个小圈害得阿丽思小姐姐费了两天的思想。

无意中,在姑妈说故事的当儿中,她说,——“姑妈,假若我们到中国去旅行,也要带什么必需的东西么?”

这位格格佛依丝太太,关于到中国去手续其实一点也不明白,她除了说神话故事上的中国以外,她就不明白中国是神比人多还是人比神多的一个地方。但每一个问题从小孩子这边提出来,她照例总有一种答复,有一些材料供给这些孩子,她于是就引用游小人国的方法,说最好是带一支蓝色铅笔同一册日记簿了,好在说话不明白时候用字母谈话,又好寄信回家。

阿丽思小姐听到这个才了然,只点头。到姑妈问她是不是有意要到中国一趟时阿丽思小姐只含含糊糊答应一下,就走到爹爹书房中去了。

她知道到中国去是带一点纸笔之类方便得多的,就不让第二个人知道,悄悄从爸爸书桌上取了一枝小蓝色铅笔,扔在自己的衣袋里。又把自己所有的一本黄纸日记簿——这日记簿是姑妈格格佛依丝太太在圣诞节赠她的礼物,上面画有金色中国的福字寿字的——也从箱子里取出好好放在枕头下面去。于是她认为是一切已经预备得很好,所差的就是动身了,就泰然的等候傩喜先生的驾到。

在往日,阿丽思小姐家中的姊妹兄弟,上床先后是按年龄大小挨次序来的。由姑妈格格佛依丝太太照料。顶小的一个弟弟最先打发。其次轮到是六妹。其次是五弟。又其次,就到她。虽说有时在上床以后也不能即刻睡着,且能听到顶大那个姐姐上床时姑妈的祝福话,但歹好这成了规矩。每一个人上床以后,姑妈就会把毛绒毡子搭好,又在被盖四周用手按揣一遍,轻轻的说“神保佑你”,于是睡下的便一声不作闭了眼睛让格格佛依丝太太在额上接一个吻,于是指一天所有吵闹吃喝哭笑都离开了自己,这一天算完事了。

阿丽思小姐进来为了那“不日可以出发”的一句话,可只想早睡。本来迟睡一点似乎可以说是权利,往日她争这个权利,如今却连分内的权利也愿放弃了。迟睡一点常常会从格格佛依丝太太方面得到一些吃的东西,如象糖栗子、风干核桃、芝麻糕、橘子之类,这些东西多数是五妹以下无分的,然而这时阿丽思小姐也甘心不吃了。她只愿意提早一点睡觉。

关于这事情,谁也不明白她心里想什么。不消说这也很少为爸爸注意,因为爸爸一天事也多。阿丽思小姐愿意提早上床,我们自然明白。睡得若是太晏,让那兔子来时老等,真对不起人!

她想早睡,总是央求弟弟妹妹先上床,因为在这家中一切规矩仍然不能破。她又要求格格佛依丝太太把每个故事缩短一点,为的是听完故事以后的弟妹可以上床。为达到这个目的,在第三天晚上时,她又设法催到姑妈把故事缩短,可为姑妈看出了。姑妈见到阿丽思变了脾气,人只想早睡,关于睡的事情一点不象往天的捣乱,就疑心,因此在她上床时就问她,“阿丽思,你是怎么啦?这几天有病了吗?今天又累了吗?”

“不,”她同姑妈说。“姑妈,我不。我们早睡点,不是都可以在床上各做一个长长的好梦吗?”

“是倒是。不过要好梦并不一定要睡得早。”

“我心里想,睡早一点机会多一点。”

“姑妈可是只睡一点钟也作了许多好梦。”这也是的确的。

这中年良善的妇人,白天把一本《安徒生童话》拿起为阿丽思小姐姊妹读着时,自己就常常忽然成了一荚豌豆或卖火柴的小女孩儿!

“我怕耽误了事!”

姑妈听到这孩子说痴话就好笑。姑妈心上明白,以为必定是阿丽思把白天姑妈为说的游大人国小人国的故事记在心上,所以想早睡好到小人国去参观了。格格佛依丝太太是在小时候也作过这梦的,懂得一个小孩子底心是怎样的天真,就说,“乖孩子,我明白你意思了。”她一面为把一床羊毛毯子搭到阿丽思小姐足部,一面只点头,“可是不要招凉,伤了风是很难得到好梦的,你一打喷嚏,它们就会吓跑了。”

“姑妈你明白吗?”

“是呀。明早告我那个红头巡捕是怎样的款待你,且为我问他的安,说格格佛依丝太太也记念到他呀!”

格格佛依丝太太还托到阿丽思问那小人国的红头巡捕好,阿丽思小姐才知道姑妈说的“明白”所明白是怎么会事。

她说,“姑妈,我不是去那个地方。那只有让彼得弟弟去,你请他为你问候那个善良的包红帕子的巡捕好了。”

“好,那我就请他。你是不是要去会锡兵?”

“也不是。”

“那是要找俄国的皇子去了——”

“唉,不是不是不是。姑妈,这个我不告你!”

“告我也好,我好托你就便为我问候相熟的咧。”

“那你拢来。”她要姑妈拢来是怕其他姊妹听到这话。

格格佛依丝太太依到阿丽思小姐说的话,把身子弯弯的到她床边去,让阿丽思咬到她耳朵悄悄的告她是要到什么地方去的话。

这良善的太太听了只点头,一点也不以为奇怪。当阿丽思小姐说完了要去中国一趟时,这个太太就说:“那就为我问那兔子先生的好。又为我问穿黄缎绣花龙袍终日坐在金銮宝殿不说话的中国皇帝的好,你一到那里,是准可以见到那个年青皇帝的。”

“好,姑妈,你晚安!”

“好,乖乖,你也晚安。”

那一边就又为三姑娘打发到别个梦里去,这一边,就把眼睛闭上等候傩喜先生的来临。当到那一方面格格佛依丝太太刚安置到阿丽思的二姐时,兔子绅士已经在同阿丽思小姐脱帽行礼了。

阿丽思小姐眼中的傩喜先生,是完全与上次两样的。这时傩喜先生把脸刮得干干净净,穿的衣服是一身最时行的英国式旅行装束,这衣服是用浅灰色细呢作成的,真极其美观。

脚下是薄底子的旅行鞋。胁窝下挂了一个黑色望远镜盒子,一个黑色小照相匣,以及一个银色的铅质热水瓶。当到傩喜先生手上提了那个很大的皮包,见到阿丽思小姐,着忙甩下头上那顶便帽行礼时,若非亏得傩喜先生头上那一对高高举起的大耳朵作记号,阿丽思小姐已分不清楚这对她行礼的是什么体面人了。

“傩喜先生,哟,好极了!”

“是,小姐你好!”

他们就很亲热的握手,且说到过去的一切。

阿丽思小姐同到傩喜先生,似乎就是这么出发了。他们是从花园中走的。

“傩喜先生,我不久前还才同我姑妈谈到你啦。”她随即又告他这个格格佛依丝太太是怎么样的一个好人,每天为她姊妹学故事,每天晚上还又来照料到一个一个的人睡觉,……“喔,这太太也知道我吧。”

“岂止知道。我告她,说是我们将同伴到什么什么地方去,她还说要我为她问你好,问中国的皇帝好呢。”

“这真是非常安慰,得这良善的正直的老太太惦念。回头我还请小姐说,这一旁,苏格兰一个乡下兔子,也愿意上帝给这老人家康健!”

傩喜先生是这么客气的说,致令阿丽思小姐不知道说什么为好了。

他们俩一直走就走到一个海边,这海的另一旁岸上,大致就是中国吧。

到上了船以后她记起了她的日记簿还在枕头下,“傩喜先生,我想转去一下,我忘了东西!”

她随即就告傩喜先生所遗忘的是些什么。她还说这个便是记到来信上的话把来问姑妈,姑妈格格佛依丝太太告她到中国去应当预备的。

“这不要。要写信,中国地方不愁缺少外国纸张。我朋友还告我说在此买不到的货物到那边也有,一切有!”

“那‘预备’我就不明白了。”

“我意思是要你预备‘走’,怕你忙到别的不能脱身。”

“喔,那就不要那个本子了。”

“对了。”

…………

这只开往中国的船,似乎就只等候他两个。他们一上船不久,一会儿,就听到甲板上敲打铜锣报告船开了。

船慢慢的在大海中,如一匹大象的走着,这船就把阿丽思小姐同傩喜先生一直运到中国的码头旁边。

上了中国岸的阿丽思小姐,已给傩喜先生为改成阿丽丝小姐了。关于这个事情,阿丽思小姐却并不奇怪,因为姑妈格格律依丝太太的丝字是和自己一样的,她倒以为如此一来更象这个太太的侄女了。至于为什么傩喜先生要为她换这一个名字,那是他记起《旅行指南》上说的话,不过他却不同阿丽思小姐讨论到这本奇怪的书。本来到中国玩玩。又不一定是考察什么,就不用这本旅行指南似乎也行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阿丽思中国游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