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剧员的生活》

一个不合理的败仗

作者:沈从文

宗泽在早上写来了一个信,是专人送来的,萝接到这个信时,还没有把信裁开,看到外面写的一个宗字,手就微微发抖。她似乎就知道这信里有些事情,是崭新的事情。她且不即看这个信的内容,先来从想象上找出宗泽留在印象里的一切。但没有结果,即刻她就嘲笑自己的错了。信是那么薄薄的,几几乎只有半张信笺写成的东西,她因此把信裁开了。

信里不出所料的,内中有这样一些话:

萝,我爱了你。一切话是空的,一切话皆有人同你说到,所以我不必再说。

当我觉得我爱了你时,我就想,我应当告你,我不怕唐突你,且应当说,“我觉得你得嫁我。”因为这事情如此下去,是你和我的幸福。

你若把我当成其他男子一般,我后天就要走了。

你笑过说是莽汉的宗泽

真是一个希奇的信!信中还是那么单纯,那么粗卤到不近人情!可是第一次把信看过后,萝好象还不甚明白这意思,又重新看过一次。仍然不明白,到后她又看了一次。他要她嫁他,而且说得那样简单,比其他任何男子都勇迈直前。看过了这信好几次,先是大笑,再过一会,她沉在思索里去了。

来信的一种不可抵抗的力,同这人留给萝的印象混合在一处,变成更逼人的情形了。

怎么回这个人的信呢?对面的男子是那么一个男子,完全不同别的男子性情相似,平时把热情蕴蓄在冷静里,到时又毫不显得柔弱畏缩,平素来最善于在男子弱点上把男子嘲笑的萝,到这时,才知道男子也有难于对付的时候了。信是什么费话也不说,一个空字也不写,就说到一件士平先生永远不敢提出,陈白也怕谈到的问题上来的。她并不爱他,可是他那言语逼得她不能说出口了。她自从一见到他,就似乎为这男子的一种魔力所征服,她强力振作也总是逃不了这个人了。她平时极其骄傲,在一切男子面前,她都有一种权利,使一切人皆低眉敛目。她在男子中,永远皆象有一种为天所赋给的特权,选择她所要的种种,却同时用近于恩惠的情形同那些人接近。可是从这个人方面她得到了些什么呢?先是冷淡如陌生,话也不慾多说,凡是一个男子在热情中必然的种种愚蠢行为都没有见到。只三天,四天,却忽然提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她想到许多事情,许多人的脸孔同行为都在印象上一一复活起来。

她记起几日来所受的委屈,她想到这时是复仇的时候了。

她回了信,说得非常简单,说:

“宗泽先生,你的希望失败了,要走你明天就可以走了罢。”

她把信即刻就派人送到附近邮筒里去,事情做过后,她象是放心了,就躺到床上睡了。

……

晚上陈白到宗泽处去,却看到萝在宗泽客厅里。陈白心中明白,力持镇静,做了一个微笑,望到萝,轻轻的说:“萝,风吹了白杨以后,想不到走到这里来了。”

萝对陈白脸上搜索了一会,忽然说道:

“陈白,我告你一件事情,我明天要同一个人订婚了。”

陈白望到宗泽,“宗泽,你知道这个人是谁?”

宗泽说,“你当然知道是我,还故意装什么痴?”

陈白就极不自然的打着哈哈,走去握宗泽的手,且走到萝身边去,大声的笑着,“好极了,好极了,真是想不到的好事!”

萝摆脱了陈白,走到宗泽身边去,轻轻的说,“我说过知道他要这样,就真是这样!”两个人就也同样的笑了。

……

“士平先生同那周姓学生,听到这消息时,怎么样?”陈白一面走进××学校的校门时,一面就这样打算。他极狼狈出了宗泽的住处,渐渐的恢复了自己的本来意识,他这时却为了带着这消息,给士平先生,因为想到士平先生的神气发笑了。

作于一九三○年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一个女剧员的生活》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沈从文的作品集,继续阅读沈从文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