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集》

作者:沈从文
《第四》
前年在北京时,我曾在一个作客的筵席上,遇到一个饶舌的人。这个人那时正从山西过北京,一个又体面又可爱的人物,在人最粗糙的比喻上,说那人单是拿他的脸,或者一张口,或者身上任何一部分,放到当铺中去,也很容易质到一笔大数目款项,原是不为虚誉……略……了那个信,我把它连同那一片剪下的报纸一起丢到火炉里,望到它燃过后作浅蓝色火焰,许久未熄,我心上象完全为什么所蚀空的模样,仿佛成为一个悲剧的中心人物,痴了许久。...在线阅读本章
《我的教育》
一这是我住在一个地名槐化的小镇上的回想。我住在一个祠堂戏台的左厢楼上,一共是七十个人。墙上全是膏葯,就知道这地方也驻过军队。军队与膏葯有分不开的理由,这不是普……略……还放雨中淋两点钟也不至于伤风。明天是场期,应当早早的睡,所以凡是不在夜中赌钱的,全都很早就睡了。作于一九二九年夏...在线阅读本章
《会明》
排班站第一,点名最后才喊到,这是会明。这个人所在的世界,是没有什么精彩的世界。一些铁锅、一些大箩筐、一些米袋、一些干柴,把他的生命消磨了卅年。他在这些东西中把人变成了平凡人中的平凡人。他以前是个农民,辛亥革命后,改了业。改业后,他在部队……略……义,没有一个人明白。再过些日子,秋老虎一过,那些小鸡就会扇着无毛翅膀,学着叫“勾勾喽”了。一切说来他是很幸福的,满意的。作于一九二九年夏...在线阅读本章
《牛》
有这样事情发生,就是桑溪荡里住,绰号大牛伯的那个人,前一天居然在荞麦田里,同他的耕牛为一点小事生气,用木榔槌打了那耕牛后脚一下。这耕牛在平时是仿佛他那儿子一样,纵是骂,也如骂亲生儿女,在骂中还不少爱抚的。但是脾气一来不能节制自己,随意敲……略……,大牛伯只有成天到保证家去探信一件事可做。顺眼无意中望到弃在自己屋角的木榔槌,就后悔为什么不重重的一下把那畜生的脚打断。作于一九二九年夏...在线阅读本章
《甲集》TXT下载
《甲集》TXT全集小说电子书下载,适合运行于手机(如苹果IPHONE、安卓等手机系统)、平板电脑、MP4等终端上阅读;可以先免费下载到电脑上再用数据线传到支持TXT格式的终端设备上离线阅读!免费下载TXT全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