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教育》

关于北平特种手工艺展览会一点意见

作者:沈从文

中华民国已过了三十六个双十节。这一天翻开报纸看看,照样是伟人讲话,功臣受勋,名流题词,商店减价。记得黎元洪作大总统时,总统府前新华门,当天必张灯结彩,欢迎北平市民入内观赏。一群群男妇老幼,走到怀仁堂前,从大窗口必可望见阅兵归来的黎大总统端坐在大办公桌前,桌上还有些文房四宝和待批的文件。机会好恰当其时,说不定还可以看到“第一号公仆”走出门外,和人民随便点点头,谈谈话,表示民主国家元首风度。场面安排得虽然充满戏剧味,比起后来曹锟、张作霖以下伟人每出门即净街断绝行人,前者真可算是太平盛世!游园群众把瀛台、流水音、 卐字廊一 一走到,金鱼、孔雀、麋鹿和方面大耳宽和有容的大总统相貌收入印象中后,各自回转家中,在饭桌旁,在土炕上,家中父子一定还用作话题,谈得津津有味。过了这一天,一切恢复旧观,倒粪的依然满街走着,洒水的依然站在街中心……军阀割据如旧,社会停滞如旧。一切虽见不出什么新气象,北平市市民,却不折不扣过了一个由民国带来的快乐节日。和民十二以后情形对照,前者将更值得记忆。因为时代越变越不同,本来使人兴奋快乐的国庆日,已慢慢的成为一个痛苦纪念了。尤其是三一八以后,北平市市民到了这一天,如把国家永不闭幕的内战,和被异族奴役的悲剧印象一一温习,实在痛苦之至!

就在这种情形中,我们来过第三十七个双十节。到目下是历史博物馆,过去是献俘受降的午门城楼上,举行北平市特种手工艺展览会,让二百万市民,放弃了对于帝王时代大酺赐宴的向往, 以及民国以来瞻仰公仆元首的兴趣,看看二 十万小市民为自求生存,心手辛勤产生的事事物物。这种展览会,说是新时代有意义的象征,不为过分。

北平市的特种手工艺,历史悠远不易谈。真正成为一个生产单位,实在元明之际。景泰蓝与玻璃料器,灯彩香葯和一般服饰用具,“京样”货物即成为海舶市场标记,且可作国内各地及边区种族时髦依归。加上清代三百年中有一个乾隆全盛时代,辇毂下百物百工荟萃云集,“京样”事物既集各地良工巧匠所长,政治努力更影响及一切有区域性生产。江浙西蜀之丝织物,景德镇之瓷器,图案花纹形式制度,即多出自如意馆工师设计。苏广之木漆金玉制作,也必受都下风气支配。海外通商范围扩大后,北京工艺美术品,在出口货中已占了一个特别位置。入民国以来,历史文物服饰家具,当成破衣烂衫,大规模向海外流,更以这个大城市作中心,除消耗固有储蓄,还吸收了山西、山东、陕西、河南无数有历史性美术文物,富饶了世界公私博物馆收藏。这些物品的来源,大多数还标明“得自北京”。也即因此,北平市又是一个仿古工艺品的生产地。二百万市民中一部分生活,即依托于这种生产关系中。国际上对“中国美术”印象好或坏,这部分市民的工作,始终担负着重要责任。成功的荣誉为国民所同享;他们却各自活在没没无闻的辛勤劳动中。

但凡肯稍稍注意到这个问题的人,即必然明白,这个城市的过去光荣,已经日就衰落。(只除却一“书呆子”一种,若也可算计在内,因为原料集中,生产机构还合法,制造过程又不苟且,在国内外还勉强维持一个抽象价格,其余都已贬值,且逐渐被上海新出品代替。)在原料供应,生产方式,成品分配,同居劣势状态中,即特具地方性产物,如珐琅料器、地毯、象牙和雕玉,剔红堆朱漆器,也有日见衰败趋势。

试把故宫新辟二陈列室和公园售品所比之,将更容易见出。外销困难和品质低劣,本互为因果,时局好转或尚能够补救。问题特别严重处,还是优秀工师的衰老与死亡,后来者难以为继。有关这件事情,《大公报》有几篇通信,说的相当透彻,提出的警告特别值得注意。“工艺”美术原有个传统标准,除器材外缺不了工人的手和心。这种手和心的存在,并非一蹴可至,实包含了长时期的严格锻炼与培植,必保有高度熟练的技术,和向传统优秀纪录广泛学习,兼能作新的综合,才足称巧匠良工。如今能运用的手和心,各在饥饿困顿中行将消灭。国家博物院处理古物的方式,犹一仍旧例,宝物、垃圾同样封存于库房中,美术教育的设计,又三十年一成不变,只把绘画作主体,对其他部门还近于点缀,少成就,少关心。

且限于习惯,不能好好利用国家收藏,对美术史教学一改旧例,完全用实物作主题,来扩大学生知识见闻。三方面如此游离不相关连,说“振兴特种工艺”,说“艺术革命”,到头来当然都不可免要落空!

这次特种展览,主持其事者实有那么一种认识:即这部门生产,有些本附属于过去的时代,衰落和兴盛,不足为新时代文化水准测验,消灭并不可惜。但另外也还有些东西,在过去、当前和未来,将依然和北平市数十万人民生计,及这个城市历史荣枯息息相关。它的发展与改造,不仅是一个简单的经济问题,由金融界投资政府贷款即了事。 还有个深一 些的新旧接触与重造问题,得学人专家眼光下注,来指导,来努力,方有希望。依个人私见,并不重在多数普通人眼中成功,实宜于在少数人眼中失败。这个少数指的即是“文物保卫”、“艺术革命”负责人。对于近代成品的水准低落,感到深深失望和爱惜,明白如此下去,实无从在国际上保持过去地位,需要进一步,从一个新观点合作同功,来做点事。换一句话说,这种特展的失败,是诸先生过去有责任待尽未尽,而且耽误已甚久。不仅熟悉器材性能的优秀工人, 行将一一 消失,即对传统有深刻认识和理解的学人专家,本身也大都快老了,要为国家,为人民,为文化,真正作点事,正是时候,再迟恐来不及了。

记得月前中博协会北方会员集会,曾有人讨论到“国宝”问题。认为“日人公私收藏,稍有特征的都叫作‘国宝’,十分重视。中国三千年文物珍品,多到无可计数,宜由博协会专家为定名,使世界承认”。诸先生用意本甚好。惟对文物美术态度若缺少改变,若认为国宝重要仅在炫富矜奇,不知活用与现代问题接触,即拥有国宝十万件,亦了无意义。承乎不过启盗窃之心,战乱且难免一把火全部毁去,只在历史上留下个长安洛阳一炬同尽印象,为后人追忆。日本所谓国宝,不仅仅当作政教宣传工具,重要的还是能进而作文化普及应用。日人的少见小气处或不免可笑,但热心认真却值得学习。

古乐浪郡挖了几座荒坟,因为发现一点特别漆器,一年半载后巨册图录报告即已印出,且照原样仿制的彩画漆筐,饭盘、羽觞、矮脚几,并坟墓图形等重要参考品。从另外一处偶然得到一片残锦,过不久“延年益寿锦”又新出问世。为研究中国青瓷,二千年来所有产瓷区域废墟,及受中国青瓷影响的朝鲜、暹罗产瓷废墟就无不有专门工作人员足迹,把一切有价值碎片珍重收集。专集图录报告,且成为东陶争取世界市场的指南针。此外举凡专门性或通俗性著述印行,更无不得到公私收藏多方面合作与赞助。一种深致的热忱,配合廉价印刷与优秀技术,我们实望尘莫及。有关中国文化美术史的整理,一个中国专家虽可从其中随手挑出谬误,可是到今为止,就远没有一种同等分量著作可以代替。试反观我们自己成绩,一个故宫博物院, 机构那么庞大,经过了二十 五年,什么事都还不能着手。即有关工艺美术研究,德籍艾克教授,以个人能力,独编印过一集《黄花梨木器图录》。故宫现放下过万件明清两朝木器家具,竟不见一份有价值出版物,比私人著述稍多贡献!高级美术学校,学生就从来没有机会上过两年名实相副的中国美术史和比较美术史。分组制度缺少会通,竟作到除本组外什么兴趣都缺少。即以国画组论,对于画法以外,凡涉及工艺部门,如纸张、颜料品质性能鉴别,及新器材的尝试应用,都若不在学习范围内。也缺少专家作广泛研究,提出有价值报告,以供参考。对传统好处少理解,新的知识常常拘于一隅,学生即天才横逸,在这么一个教育环境中,当然常常浪费。一个雕塑系情形且更惨。

学生在校四年未上过中国雕塑史,竟似乎十分自然。笔者亲友中就有两个优秀高材生,对这部门传统知识之少趣味,少认识,都达到令人不敢相信程度。即属于这个工作器材的运用,经验能力也贫乏得可怜。竹、木、石、玉、牙、角,已根本不知如何着手,即用灰泥抟捏,仿照唐三彩涂釉法工作,和旧式油泥捏真技巧,也毫无尝试兴味。新的胶性合成物,或粉状新金属合成物处理,自然更无可望。展览会可看到的,给人印象,总是葫芦依样,永远是白泥和石膏人体习作。至于有关学术研究机构的关门习气,相互”i格不合作习气,闹派别,争正统,包办而不办习气,凡稍悉内中情况的,实在都不忍说,说来也只是使他人笑话,同道痛心。人人都知道官僚公文政治散漫迟缓之无效果,误了国家许多事,却不料学术研究的现实,种种弱点也如何普遍存在!人人都能说抗战八年,死亡了千万壮丁,转机来时终于得到一个胜利和平。可决想不到在文物艺术古典与现代化接触问题上,因为专家学人缺少一种远见和深思,缺少一点牺牲成见的进取精神,更缺少的是批评检讨面对现实勇于修正的尝试,至今还如何完全落后,即有五个八年挣扎,也不容易凭空得到转机!所以这次特展如从“失败”作全盘检讨,有关方面学人宜自承认,文化艺术上的败仗,是学人专家的责任,无从用任何托辞自解。

于此进而言“文物保卫”、“艺术革命”、“特种手工艺复兴”,三件事不至于成为空谈,就必须把它看成问题。解决问题明确而具体,即故宫博物院北平部分,必有一完全改造计划,着手进行。第一步宜扩大专门委员会与中央、北平两研究院及各大学、北图、艺专,采取崭新合作方式,训练大规模大学毕业生作研究助手,为一切待进行工作有所准备。并就北平故宫所有收藏,重作有计划、有条理陈列,增加详细说明,让参观人真正得到教育。更另辟若于特种陈列室,专供各方面学人专家研究,及文史教学参考使用。有关特种工艺改进,更宜有一专门组织,直接担负指导责任。第二步宜恢复原有独立印刷机构,印行各种有价值图录报告,作全国性分布。配合联合国艺术教育设计,担当国际艺术出版品交换,并主持国家艺教改良主要工作。至于艺术教育专门学校,亦应有一扩大计划,把学校分为两院制,分纯美术与工艺美术二部,后者必包括陶瓷漆木图案装饰若干组,并彻底改变过去教学方式。应取得故宫特别便利,美术史通论与专题学习,必用故宫各陈列室收藏,作广泛研讨与欣赏,导师辅助以文字说明。且优秀技术经验之工师,尤必须设法聘入学校,待遇完全平等;严格训练学生双手,并使其工作与实际问题发生关连。必作到工艺美术最优秀的摹仿与创造,均出自艺专实验工常纯艺术制作,新风格的把握,艺专成绩永远居最前列。

对习惯言,这是一种“革命”的措施。在进行中有麻烦,有阻力,有不易克服的种种困难。然而却唯有采取这么一个方式重新迈步,故宫或美专的存在,才会有意义,有生命,有前途。更新的心和手,才能够有希望不断产生。专家学人的文化研究工作,也才会有机会真正和人民社会发生联系。我们如果还希望下一代命运比这一代发展得能稍稍合理,就应当相信,目下究竟还可以为他们作点事。这种新的努力,很明显是将逐渐富饶民族历史情感,使“现代文化”与“古典文明”重新融接,旧有的光辉复燃烧于更新创造中。直接影响到艺术,决不下于文学革命。间接影响到社会,由于爱,广泛浸润于政治哲学或实际生活,民族命运亦必转入一种新机。

……

一九四八年十月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艺术教育》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沈从文的作品集,继续阅读沈从文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