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粉 世家》

第031回

作者:张恨水

次日醒来,那李大娘早已坐在屋子里,给晚香梳头。凤举便道:“现在都剪发,我看晚香也可以把头发剪了。你的意思怎样?”李大娘笑道:“她现在是大爷的人,大爷要怎样办就怎办,问我作什么?”凤举笑道:“算我的人,不见得吧?”李大娘道:“怎样不算大爷的人呢?事到如今,难道我还把她接回去吗?就是大爷肯放手,她也不愿意。我长了这么大岁数,我还有什么不明白?我说,大爷你腾出一两天工夫来,把房子赁好,早一天安顿了家,早一天人是舒服的。这样住在饭店里,象没庙的佛爷一样,也受不到一炉好香火,总不是个规矩。我和小姑娘呢?虽当着自己的女儿看待,究竟是两姓。别说大爷赁了公馆,不能让我去,就是让我去,我住在你府上,这又算什么?就是小姑娘称呼我,也有些不便。”凤举笑道:“你这话说得前后周到,我心眼里要说的话,你全猜着了。你早不说出来,早要说出来,倒省得我牵肠挂肚,老存着一番心事。”说着,对晚香笑道:“得!今天下午没事,咱们就看房子去。今天看好了房子,明天就可以搬。”复又回过头去,对李大娘道:“今天晚上我请你吃饭,算是谢谢你。”李大娘一肚子里话,只说了一个大帽子,打算慢慢谈入正题。不料正经话还没说出,凤举拦头一棍就把自己的话打断了,将问题揭了过去。这样一来,自己的话,倒是不大好说。这时,已给晚香把头梳起,洗了一把手,又取了一根烟卷,坐在沙发上慢慢地抽着。先喷了一口烟出来,然后对凤举笑道:“大爷请我,我就不敢当,不过我还有几句话,要和大爷商量商量。”凤举也躺在对面沙发榻上。支着两脚抖文。却笑道:“有什么话?你就请说罢。最好是痛痛快快说,一点也不要客气”。李大娘道:“我说话向来就痛快,大爷当然也知道。事到如今,我要说的话,总要说出来,也不是客气能结了的事。现在小姑娘已经是大爷的人了。我从前过日子,就仗她,现在呢,我是没有指望了。这碗饭,现在不容易吃了。我也不愿意干了,十天半月我就打算离京回家去。不过这几年来,事情混得不大好,亏空六七千块钱。我是有一句说一句,难得大爷这几个月给小姑娘捧场,零零碎碎,也就把债还了一千多。现在外面所借的钱,少说一点,恐怕还在四千以上。”凤举听到这里,知道她所说的数目虽然这样,实在要的钱,和晚香说的正差不多。先且不作声,看她说些什么?李大娘接上说道:“别的呢,我也不敢要求,只有求求大爷,把我的债给料理完了,我就心满意足。”凤举道:“听你说这个话,你是不是要四千块钱呢?”李大娘道:“哟!我怎敢要那些个钱啦?不过小姑娘已经跟了大爷,望大爷看在小姑娘面子上,给我帮一个忙罢。”凤举笑道:“我虽然是个大爷,可是穷大爷。这时要我拿出那些个钱,我可拿不出,让我筹划筹划罢。”李大娘道:“你就别客气了。要是大爷都拿不出钱,别一个大爷连大爷两个字,都不能够说了。”凤举笑道:“我并不是客气,这不是一两个钱,岂能说拿出来,就拿出来。”李大娘道:“听大爷的便罢。哪能一定要大爷马上拿出来呢?”凤举和李大娘大动chún舌,晚香端一个茶杯,坐在一边,只管低了头一口一口地喝,听他们说话,不敢作声。他两个人的谈判完了,晚香也不便插嘴,屋子里反而静悄悄的。停了半晌,李大娘咳嗽两声,笑道:“大爷,今天共和戏园里戏不坏,听戏去吗?”凤举道:“昨天晚上闹了一夜,还没有睡足,今天晚上要休息了。”说时,便找帽子戴上,马上就要走。晚香还是静静坐着,一句不言语。直到凤举走了,李大娘才说道:“哼!倒会装傻!就这样模模糊糊可以让钱我还是少说,你要少给一个子儿,我也不能答应!”说时,板着面孔,白里带青,凶狠狠的。晚香看见这个样子,越发不敢作声。李大娘道:“他和你说什么来着没有?”晚香轻轻地答道:“他没有说什么。”李大娘道:“他正要把你带起走哩,哪能够不说什么?现在你和他是走一条道儿了,他说了什么,你哪里又肯告诉我?”晚香道:“你不是老早告诉了我,叫我别理会从良这一句话吗?所以他提到这一句话,我总不言语。他见我不说话,也就不提了。”李大娘道:“呸!你还打算花言巧语冤老娘呢。他有钱,又有势,而且年纪又不大,你还不是千肯万肯,愿意跟他吗?我看他这样爱理不理的样子,就是你告诉他的主意。你要想便便宜宜就这样跟了姓金的,那可不能!漫说他是总理的大少爷,就是总统的大少爷,我也不含糊。”

晚香本没有和凤举说什么,李大娘现在一口咬定她和凤举是一条心,有些冤枉她,就不由得挤出一句公道话来。便道:“怎么样?人家花的钱少吗?人家没有招呼我以前,咱们是怎么样?招呼我以后,咱们又是怎么样?”这两句话,给凤举帮忙帮大了,气得李大娘七窍生烟,不问三七二十一,走过来,对晚香就是一巴掌。晚香冷不防,打得红了半边脸,脸刚一避过去,李大娘劈啪两下,又在脊梁上捶将下来。晚香接连挨了几下打,忍不住眼泪,便伏在沙发上大哭起来。李大娘道:“你哭吗?我也要你知道我的厉害。我再好说话,你还简直要向我头上爬呢。从今日起,我要守着你,看你可跳得出我的手掌心?”晚香怨气冲天,哪里说得出所以然来?哭了一顿,便倒在床上睡了。由正午一直睡到天快黑了,也不曾起床。身上穿的一条蓝绸小夹袄,已经皱得不象个样子。一个一字如意髻,也蓬蓬的,一直要垂到脊梁上来,随便李大娘说什么,晚香总不理会。后来快要吃晚饭了,李大娘生怕凤举撞了回来,若是见了这种样子,老大不方便。只得说道:“好孩子,你要体谅我,不要有了好处,就把我忘了。你虽不是我生的,这几年以来,我是怎么样看待你?自己养的女儿,也不能待得这样好吧?我费了一番心血,为着什么?不过指望你红了起来,我下半辈子也有个靠身。不料你一红起来,就遇到了金大爷。这样一来,你是要享福了,我白白操了几年的心,都是和你出了力,我一点好处也没有得着,你看我是多冤?再说,我和你在一块五六年,现在你说一声走,马上就要离开我,叫我心里怎样不难过?”说到这里,声音就哽咽着,只管朝痰盂子里摔清鼻涕,两行眼泪,也就扑扑簌簌地落将下来。掏出手绢儿揩了一会子眼泪,说道:“好孩子,你就这样硬的心肠丢了我去享福吗?这是你的出头之日,我原不敢拦阻你,但是你也要念念我几年待你的情分,帮我一点忙才好。反正只这一回了不是?”李大娘带哭带说,说得件件有理。女子的心,是容易感动的,晚香一阵心酸,反倒和她陪了几点泪。李大娘见晚香的心思,有些转动了,于是走上前,好姑娘,好孩子,乱叫一顿。又轻轻拍着她的脊梁道:“得了,起来罢,上午是我性子急了一点,失手打了你一下,你还记在心里吗?好孩子,你别让我为难了。你干熬着大半天,也没吃什么,叫茶房去下一碗面条儿来吃罢。”说时,拉着晚香的胳膊,可就把她拉起来了。晚香也不好意思怎样拒绝,一面撑起半截身子,一面理着鬓发向耳朵后扶去。听说李大娘要下面条儿给她吃,便摇着头轻轻地说了一声:“我不吃什么。”李大娘道:“你这孩子,还生气吗?总得吃一点。”晚香道:“要不,就弄稀饭吃罢。”李大娘道:“那也好,回头等金大爷回来了,一块儿吃饭罢。头发乱了,我给你重梳一梳,好吗?”晚香道:“这都晚上了,还梳个什么头?”李大娘道:“一刻儿不梳,一刻儿就不好过,回头大爷回来了,要带你去看电影儿,听个戏儿,临时抱佛脚,你又得着急了。”也不由晚香作声,给她把头发拆散,复重新梳好。另外又给她找了一件衣裳换了。可是这天晚上,到了十二点钟,凤举还没有来。平常凤举不来,是要先照应一声的。今天既没有说明,而且去的时候,又有负气的样子,今天晚上,恐怕不能来了。平常到了晚上十一点钟,李大娘就要走的。今天既然不知凤举来不来,走了只剩晚香一个人,有些不放心。半天的工夫,大家也没有作声。李大娘道:“自从搬到这里以后,金大爷从没有一晚上不来,今天怎么一回事,难道为了我和他要钱,就一赌气不来吗?我们的事情,麻烦着呢,不能就这样算了。小姑娘,你打一个电话到他家去问问看,他回家没有?”晚香道:“他家好几个电话呢,我往哪里打?”李大娘道:“你就打他家普通用的那个电话得了,还要你打到他上房里去不成?”晚香道:“我不打罢,打了电话他越拿劲儿,不肯来了。”李大娘道:“这事就是这样办,他紧一点儿,我们就松一点儿。他松一点儿,我们就紧一点儿。若是老是和他闹着别扭,那就散了,还说什么呢?”晚香道:“还是你打罢,我怕说不好。”李大娘道:“孩子,我要是你那个年岁,我也自己会打电话了,还会要你说呢。你就去打电话罢,我等着他的回话,才好走呢。”李大娘一再地催促,晚香只得拿了桌上的分机打去。那边接着电话,少不得问是哪儿?晚香一时大意,说了一句绿槐饭店。那边就说:“大爷没回来。”晚香问道:“知道在什么地方吗?”那边又说:“说不上。”晚香放下话机,李大娘道:“不是我说你,你简直是一点儿事也不懂,你打电话给他,为什么告诉他是绿槐饭店?他要是肯接你的电话,他老早就打电话来了。你该瞎说一个地方才对呢。”晚香道:“我说哪儿好呢?说了的地方,他不知道,还不是要问个清楚明白吗?”李大娘道:“我不和你说了。这个样子,今晚晌他大概也不会来,我不走了,明天再说罢。”从这天起,凤举老是躲避着,既不到饭店里去,也不接他们的电话。到了第四天头上,李大娘没有办法,就大着胆子打了电话到凤举衙门里来。因告诉接电话的茶房,说是有个姓李的朋友,病得很厉害,务

晚香住的楼房,正有一个窗户下临着街上,她在窗户里,就见凤举坐一辆小敞篷汽车来了。凤举走上楼,悄悄推门而进,屋子里寂无人声,仔细看过,李大娘坐在一边抽烟卷。床上纱帐子都放下来了,床前放着晚香两只鞋,叠在一处,好象睡得很匆忙,倒上床去乱脱下鞋来似的,因为鞋尖还向着里呢。李大娘猛然抬头,很惊讶的样子,笑道:“好呀!大爷来了,这真是稀客了。”说着,走上前接了凤举的帽子,挂上衣架,一面对床一呶嘴道:“睡着不多大一会儿,刚才还问大爷几时能来呢?”便叫道:“小姑娘,大爷来了。”晚香未曾答应,凤举走上前,先掀开帐子向里一看,只见晚香衣服也未曾脱,侧着身子向里,扯了半截薄被,盖着大半截身子,一条光亮的辫子,绕在枕畔。凤举笑道:“真会睡觉,睡得头发一根都没有乱。”晚香并不作声,好象是睡着了。凤举揭开被,用手扯着她的胳膊道:“醒醒罢。”晚香还是不作声。凤举道:“你醒不醒?不醒,我就要胳肢你了。”说着,伸手就向肋下掏了过来。晚香身上一触着手指尖,身子就是一扭,用手一拨道:“谁?别闹。”凤举道:“你说,还有谁呢?”晚香且不说话,扯了被,又把身子盖上。凤举道:“好!你不理我,我还是走。”说毕,就回转身来。晚香将被一掀,突然坐了起来,抓着凤举的衫袖笑道:“你走!飞也飞不了。”凤举笑道:“那为什么不理我哩?”晚香道:“大爷好几天都不来,倒说别人不理大爷呢。”凤举道:“哦!刚才你装睡,就是要报复我吗?”晚香道:“人家这一会子没有理你,你就晓得着急。你好几天不理人家,那应该怎样办呢?我问你,发了什么疯?为什么这几天不来?”凤举笑道:“我也有我的事,非得天天来不可吗?”晚香道:“你有事不能来,那也不怪你。为什么电话也不接呢?”凤举道:“你什么时候打电话给我了?我并不知道。”晚香一只手拉着他,一面用手拔鞋,站了起来。笑道:“你还矫情,你这人的心肝五脏,我全看出来了。”凤举笑道:“说话就说话,拉着我作什么?”晚香笑道:“为什么拉着你?不拉着你,你又要跑了。”李大娘笑道:“别闹罢。大爷刚从衙门里出来,让他休息一会儿罢。”晚香放了手,凤举在沙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1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粉 世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