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粉 世家》

第045回

作者:张恨水

鹏振这一问可把玉芬问得抵住了,笑道:“他们两个人,又当作别论。”鹏振道:“同是男女两个的结合,为什么又要当作别论呢?”玉芬道:“我以为老七对秀珠妹妹不能说是占便宜,应当说是感恩图报。”鹏振笑道:“好哇,究竟是你输不了啊。我也是感恩图报,你为什么不许呢?”玉芬将头一偏道:“我不要你这种无聊的感恩图报。”鹏振笑道:“在你施恩不望报,可是我要受恩不忘报啊。”两个人说笑了一阵,谁有理谁无理,始终也不曾解决。一宿无话,到了次日,玉芬便和鹏振道:“事情到了这种样子,我应该给秀珠妹妹一个信儿,才是道理。不然,她还要说我和大家合作,把这件事瞒着她呢。”鹏振道:“你这话说得是有理由。不过你一对她说了,她是十分失望的,未免让她心里难过。依我的意思,不告诉她也好。”玉芬道:“你以为通北京的女子,都以嫁你金家为荣哩!她有什么失望之处?你且说出来。”鹏振笑道:“为别人的事,何必我们自己纷扰起来?我所说的,自有我相当的理由,而且我是好意。凡是一件婚姻,无论男女哪一方,只要不成功,都未免失望的,这也并不是我瞧不起谁,你又何必生气呢?”玉芬笑道:“并不是我生气。不过你们兄弟,向来是以蹂躏女子为能事的,你就是说好话,我也不敢当作好事看。”鹏振笑道:“这样说来,我这个人简直毁了,还说什么呢?”玉芬听他如此说,也就算了。

早晨,玉芬把事忍耐住了,却私私地给秀珠打了一个电话,叫她在家里等着,回头到家里来,有话要说。吃过午饭,也不坐汽车,私自就到白家来了。白秀珠听说,一直迎到大门外,笑道:“今儿是什么风,把姐姐刮将来了?”玉芬走上前,握住了秀珠的手,笑道:“是什么风呢?被你的风刮着来了。”秀珠道:“我猜你也是有所为而来的。”于是二人携着手,一路走到秀珠屋子里来。玉芬先是说了一些闲话,后来就拉着秀珠的手,同在一张沙发上坐下,因道:“你不许害臊,实话实说,我问你,你看老七待你是真爱情呢?还是假爱情呢?”秀珠微笑道:“你问我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我没有猜到这一点。我没法子答复你。”玉芬道:“那你就不用管。你实实在在答应我,你们究竟是真爱情假爱情?”秀珠脸一红道:“这一层,我无所谓,你们七爷,我不知道。我们不过是朋友罢了。”玉芬笑道:“只要你说这一句话,这话就结了,我倒免得牵肠挂肚。”秀珠微笑道:“你这话我不懂,怎样让你牵肠挂肚了?”玉芬顿了一顿,复又微微一笑,说道:“我这话说出来,你有些不肯信。但是你和我们老七,总算是知己。你不是说,你和老七不过朋友罢了吗?他果然照你的话,把朋友看待你了。爱情两个字,似乎谈不到了。”秀珠因她一问,早就料到是为婚姻而来的。但是还不知道是好消息呢?或者是恶消息?现在玉芬这样一说,大八成就知道燕西有些变卦了。便道:“表姐今天说话,怎么老是吞吞吐吐的?”玉芬道:“并不是我吞吞吐吐,我怕说了出来,你不大痛快,所以不愿直说。但是这事和你关系很大,我又不能不说。老实告诉你罢,老七他要和人结婚了,不知道你知道不知道?”秀珠听了这话,脸色却不由得一变,微笑道:“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呢?”那嘴角上的笑容,还不曾收住,脸色更是变得厉害。她的两颊,是有一层薄薄儿的红晕的,可就完全退去了,脸色雪一般白。玉芬道:“你这人就是这样不好。我实心实意地来和你商量,你倒不肯说实话。”秀珠道:“我说什么实话?我不懂。我们能拦住人家不结婚吗?我早说了,天下的男子,决不肯对于一个女子拿出真心来的,总是见一个爱一个,爱一个扔一个。我们做女子的,要想不让人家来扔,最好就不让人家来爱。让人家爱了,自己就算上了人家的当,那要让人家扔了,也是活该。有什么可埋怨的呢?”说到这里,眼睛圈儿可就红了。玉芬道:“我说了,你要伤心不是?不过你和老七,究竟相处有这些年,两个人的脾气,彼此都知道。这两个月,你两人虽然因小事口角了几次,那都是不成问题的。只要你肯不发脾气,平心静气地对老七一说,他一定还是相信你。”秀珠道:“表姐,你说这话,把我看得太不值钱了。他不理我,我倒要低眉下贱去求他,这还有什么人格?”玉芬原是一番好意,把话来直说了。可是就没有想到话说直了,秀珠受不了。秀珠见玉芬说着话,忽然停止不说,那面色也是异常踌躇,便笑道:“说得好好儿的,你怎样又不说了,难道你还忌讳个什么吗?”玉芬道:“我不忌讳,我看你这样子,好像要生气呢。”秀珠道:“我纵然生气,也不会生你的气啊。打架哪里会打帮拳的?”玉芬笑道:“你这话,我又不能承认了。你以为我是帮你打老七的吗?那一说出去,可成了笑话了。”秀珠叹了一口气道:“其实,你是一番好意,和我打抱不平,但是我要维持我自己的人格,我决不能再认燕西先生作朋友。我们还是姐妹,以后你有事,你尽管到我这里来,我决计不登金氏之门了。”说到这里,再也忍不住,声音就哽了。接上说道:“我没有什么事辜负了他,他为什么这样对待我?我早就知道他变了心了,但是料不到有这样快,我到如今,才把人心看透了。”那话是越说越声音哽咽,两行泪珠禁不住自滚下来。她不好意思怎样放声大哭,就伏在沙发的靠背上,手枕了额角只是息息率率地垂泣。玉芬将手抚着她的背道:“你不要伤心,好在他和那冷家姑娘的婚姻,还没有通过家庭,未必就算成功,等我把老七叫到一边,给你问个水落石出。他若是随随便便的事呢,我就向他进忠告,叫他向你负荆请罪,你们还是言归于好。若是他真心要决裂,那只好由他去。妹妹,宁可天下人负我罢。”这宁可天下人负我七个字,正打入秀珠的心坎,就越发哽咽得厉害。正在这个当儿,白太太走窗户外经过,便道:“屋子里是哪一位?好象是王家表姐呢。”秀珠怕嫂嫂看见了泪容,连忙爬起来,将手极力地推着玉芬,玉芬会意,便迎了出去。秀珠一个人在屋子里,看看洗脸盆子里,还有大半盆剩水,也不管冷热,自取手巾来打湿了,擦了一把脸。又对着镜子,重新扑了一扑粉,这才敢出去。因是当了嫂嫂的面子,许多话不便说,一定留玉芬在家里晚上吃便饭,将玉芬再引到屋子里去,谈了一下午的话。凡是心里有事的人,越闷越烦恼,若是有个人陪着谈谈,心里也痛快些。所以到了下午,秀珠却也安定些。

玉芬回得家去,已是满屋子灯火辉煌了。回屋子去换了一套衣服,就走到金太太屋子里来坐坐。走进屋去,只见金太太斜在软榻上躺着,道之三姐妹一排椅子坐下来,都面朝着金太太。梅丽和佩芳共围着一张大理石小圆桌儿,在斗七巧图。看那样子,这边娘儿四人,大概是在谈判一件什么事。玉芬并不向这边来,径直来看梅丽作什么。自己还没坐下,两只胳膊向桌上一伏,梅丽连连说道:“糟了,糟了,好容易我找出一点头绪来,你又把我摆的牌子全弄乱了。”玉芬道:“七巧图什么难事?谁也摆得来呢!”佩芳笑道:“这不是七巧图,比七巧图要多一倍的牌子,叫作益智图。所以图本上,也多加许多图案。明的还罢了,惟有这暗示的,不容易给它拼上。你瞧这个独钓寒江雪,是很难。”佩芳说时,手里拿着一本书伸了过来。玉芬接过书一看,见宣纸装订的,上面用很整齐的线,画成了图案。这一页,恍惚象是一只船露了半截,上面有一个人的样子,这图只外面有轮廓,里面却没有把线分界出来。桌上放了十几块小木板,有锐角的,有钝角的,有半圆的,有长方形的,一共有十四块。那木牌子是白木的,磨洗得光滑像玉一般。玉芬道:“这个有趣,可以摆许多玩意,七巧图是比这个单调。”佩芳道:“你就摆一个试试,很费思索呢。”玉芬果然照着书本画的图形,用木牌拼凑起来。不料看来容易,这小小东西,竟左拼一下,右拼一下,没法子将它拼成功。后来拼得勉强有些象了,又多了一块牌。于是将木牌一推,笑道:“我不来了,原来有这样麻烦。八妹,你来罢,我看你怎样摆?”于是坐在旁边围椅上,将一只手来撑了下巴颏,遥遥地看着,耳朵早就听金太太和三位小姐在讨论燕西的婚事。

金太太道:“对于你们的婚事,我一向都是站在赞成人之列,没有什么异议可持。不过老七这回的事,太奇怪了,我不能不考量一下。”道之道:“有什么可考量的?女孩子我见着了,若说相貌,准比八妹还要高一个码子。”梅丽一回头,说道:“谁比我高一个码子?我是猪八戒,比我高一个码子,那也不过是沙和尚罢了。可不要拿我比人,拿我比人,可把别人比坏了。”金太太皱了眉道:“你这孩子,就是这样不好。正经的本领不学,学会了一张贫嘴。”梅丽笑道:“我是真话。人家小姐长得俊,什么法子也可以形容,为什么拿我作一个标准呢?”道之道:“你这小家伙,连把你作标准你都不愿吗?你可知道要好的,才能够作标准呢。”金太太道:“别和她斗贫嘴,你且把那孩子和订婚的这一番经过仔细说一说,让我好考量。”道之道:“我所知道的都说了。再要详细,不如你老人家自己问老七去。我现在就是问你老人家一句话,究竟能答应不能答应?”金太太道:“靠我一个人答应了也不行,总得先问一问你父亲。看他的意思怎样?若是我答应下来,将来有了不是,我倒要负完全责任。”道之道:“那也不见得,而且只要你老人家能作主,父亲就没有什么意见的。你这样说,就是你不肯负责任的了。”金太太道:“啊哟!你倒说我不负责任?你和那冷家女孩子,也没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这样大卖气力?”道之道:“和冷家女孩子是没有关系,可是这一边,是我的兄弟啊。我的兄弟深深地托了我,我不能不卖力气。不算别的,我们老七的国文,可以说只有八成通。自从认识了人家之后,几百个字的文章作得是很通顺,而且也会作诗了。人家模样儿现在且放到一边,就是那一种温柔的样子,一见就让人欢喜。老七是那样能花钱的人,平生也用不着帐本。若是让他娶一个能交际的少奶奶,不如娶一个出身清苦些的,可以给他当把钥匙。”金太太道:“你这两句话,倒是对的。他们哥儿几个,就是老七遇事随便,好玩的心思,又比谁还要浓厚!若是再讨一个好玩儿的小媳妇,那是不得了。我就不主张儿女婚姻,要论什么门第,只要孩子好,哪怕她家里穷得没饭吃呢,那也没有关系。我们是娶人家孩子,不是娶人门第。”润之笑道:“说了半天,你老人家还是绕上了四姐这条道。”金太太道:“我也得看看那孩子。”

玉芬听到这里,看着金太太已经有允准的意思,就站起来笑道:“妈!给你老人家道喜啊!这是突然而来的,掉下来的一场喜事呢。”说着,便走了过来,见金太太面前茶几上放一只空茶杯,就拿着茶杯将桌上茶壶斟了一大半杯茶,放到茶几上,笑道:“谈判了半天,口也渴了,喝一杯罢。”趁这倒茶的工夫,就挨了沙发在一张矮的软皮椅上坐下了。回头对敏之道:“你们三位知道,怎么也守秘密呢?我们早晓得了,也可先交一交朋友啊。”敏之道:“我们哪里知道,也是昨天晚晌听了刘姐夫说,才知道的。”玉芬却一掉转脸,对金太太道:“妈!这是怪啊!老七那样直心直肠的人,有事恨不得到处打电报,对于这件事,他能这样守秘密,一直到要发动,才对家里说。你老人家还老把他当一个小孩子,可知道早怀着满腔的心事呢。”说着,将右手大拇指伸了一伸,笑道:“我很佩服我们老七有本领。”金太太道:“这事我也很纳闷的。一向我就不大注意他的婚事,因为他是无话不告诉人的,他要办什么事,先会露出一个大八成来。等他有了形迹,我再说也不迟。可不料这一回,他真熬到要办才说。”玉芬笑道:“知子莫若母,老七的形迹,你老人家也未尝不看了一些出来。”金太太道:“是啊!从前我看他和白小姐来往亲密,倒不料白小姐以外,他还有要好的呢。”玉芬道:“这事真奇怪极了,秀珠和老七那样好,结婚的对手方,倒不是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5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粉 世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