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粉 世家》

第051回

作者:张恨水

燕西自一班朋友走后,还留在新房里,清秋一看佣人全在外面屋子里,对他望了一眼,低声道:“还不快走!”说时,跟着把脚微微一顿。再要说第二句话时,已进来一大批女客,有的就道:“新郎戏也不去看,客也不去招呼,就在这里陪新娘子吗?”燕西道:“我刚陪了一班客进来,把客送走了,我还没出门呢,你们就来了。”有人说:“不行不行,刚才我们要新娘报告恋爱经过,伯母说,没有这个先例,要新郎说。现在正好遇着你,也不用得我们去请了。”燕西笑道:“我只听见男客闹新娘,没有听见说女客闹新郎的。”乌二小姐这回也来了,便笑道:“七爷这话有些失于检点,现在男女平等。”燕西一见她,在人丛中向前一挤,便笑道:“外面来谈罢,里面太挤窄。”一面说,一面就在脂粉堆里,绮罗丛中,硬挤将出来。走到外面屋子里,里面就有人嚷跑了,燕西头也不回径自走了。到了外面,许多人在一处一起哄,时间就是这样混过去了。

到了晚上,比日里更是热闹,前前后后,上上下下,各处的电灯,都已明亮,来来往往的人,如穿梭一般,赴宴的赴宴,听戏的听戏。鹏振这一班公子哥儿,他们是欢喜特别玩意儿的,冷淡了一天半日,就想大热闹一下,可是到了真热闹的场合,反而不参加。因之,约了几个人,另组一局,在西边跨院里,邀了一班女大鼓书,暗暗地还把几个唱旦的戏子,约了去听书。燕西先是不知道,后来金荣报告,才赶了去。这里原是金铨设的一个小课堂,当他们兄弟姊妹小的时候,请了两三个教员,在这里授课,早已空着,不作什么用。古人所谓富润屋,德润身,象他们这样的人家,穷了几间屋子,是不会去理会的。这时,收拾起来做书场,大鼓娘就在讲台上唱,是再合式没有的了。燕西进来看时,听书的不过二十左右,大鼓娘倒有十几个,大兄弟三,都坐在这里。鹏振还带着那个旦角陈玉芳坐在一处。燕西一进来,大鼓娘儿目光,来了个向外看齐,全望着燕西。有两个是燕西认识的,都笑着点了点头。刘宝善早站起来道:“你怎样这时才到?”燕西道:“我哪知道你们有这一手呢?大戏是你发起的,你放了戏不听,又到这儿来闹。”刘宝善道:“我们一组,全在这儿,一个人跑去听戏,那就太没有团体心了。可是这里多么清静,比听戏有味吧?”燕西说笑道,就在第一排椅子上坐下。朱逸士也走过来了,和他坐在一处,都笑道:“今天你有新娘子靠了,不应该坐在这里,又去沾香气。”说时,眼睛望了那排唱大鼓的女子。燕西道:“你这话,根本就不通。我今天刚有新娘子,就不许沾香气,你们早就有太太的人了,为什么还老要到处沾香气呢?”这时,台上唱大鼓的王翠喜,正是凤举所认识的人。他刚点了一支曲子让她唱,现在燕西尽管说话,他就把眉皱将起来,因道:“说话低一点,成不成,人家一点也不听见。”燕西看在兄长的面子上,究竟不能不表示让步,只好不作声。朱逸士却偏过头来,伸了一伸舌头,再回过去,却对王翠喜叫了两声好。这样一来,和凤举的表示,暗暗之中恰是针锋相对,惹得在座的人都笑将起来了。那些唱大鼓的姑娘,也是笑得扭住在一团,花枝招展,看起来非常之有趣味,燕西觉得这里是别有一种情趣,就是没有打算走。后来还是金荣来找他去陪客,他才步了。可是把他一找,他们在西跨院里唱大鼓书的事,闹得里面女眷们也知道了。玉芬一听到这话,就拉着佩芳道:“他们这样秘密组织,决计没有什么好事,我们也偷去看一看,好不好?”今天家里有喜事,大家都是高兴的,二人果然就过去。他们怕由前面去,彼此撞见了,却由一个夹道里,叫老妈子扭断了锁,从那院子的后面进去。由这里过去,便是那课堂的后壁,这一堵墙,都随处安放了百叶窗,这时百叶窗自然是向外开着,只隔一层玻璃。可是屋子里有电灯,屋子外没电灯,很给予在外面偷看的人一种便利。当时佩芳和玉芬同走到窗子边,将向外的百叶窗轻轻儿向里移,然后在百叶窗缝里向屋里张望。玉芬只一望,首先就看见凤举和一个唱大鼓的姑娘并坐在椅子上,那姑娘含着笑容,偏了头和凤举说话,那头几乎伸到凤举怀里去。玉芬一见连连向佩芳招了一招手,轻轻地道:“你瞧,大哥和那姑娘,那种亲密的样子。”佩芳低头看时,心里一阵怒气也不知从何而起,心里只管扑通扑通乱跳。玉芬笑道:“他们这些人,真是不讲求廉耻。有许多客在一处,他们就是这样卿卿我我地谈起爱情来。”佩芳扶着窗户只管望,一句不作声。玉芬忽然鼻子里哼了一声,也是不作声。佩芳紧挨着她的,只觉得浑身乱颤。佩芳道:“怎么着?三妹,你怕冷吗?”玉芬道:“不,不,你瞧,你瞧!你望北边犄角上。”佩芳先也不曾望到这里,现在看时,只见鹏振和那个旦角陈玉芳同坐在一处,一个唱大鼓的姑娘,却斜了身子,靠着鹏振的右肩坐下。鹏振拿出烟盒,让姑娘取了一根烟,又欠了身子将那按机自来火盒子亮了火,点着烟,她倒自由自在地抽上了。抽了两口,然后两个指头夹着烟卷,顺便一反手就交给鹏振。鹏振倒一欠身子,笑着接住,好象这是一桩很荣幸的事一般。玉芬对着百叶窗,下死劲地啐了一口,然后一顿脚,轻轻地骂道:“该死的下贱东西!”佩芳看见凤举闹,本是有气,好在他是有个姨太太的人,自己战胜不过姨太太,却也不愿丈夫的爱,为姨太太一人夺去。现在若是丈夫和别的女子好,可以分去姨太太得到的爱,借刀杀人,倒也是一件痛快的事。所以看见丈夫和别个女子谈爱,虽然心里很不痛快,却也味同鸡肋,恋之无味,弃之可惜,不是十分生气。现在见玉芬有很生气的样子,便道:“进去罢,天气很冷的,站在这里有什么意思?这个时候新娘子房里,一定很热闹的了,我们到新娘子房里去看看罢。”玉芬道:“忙什么?我还要看看,看他们究竟弄些什么丑态,才肯算数。”佩芳知道玉芬是沉不住气,若让她还在这里看,她一时火气,也许撞进里面去。今天家里正在办喜事,可不要为了这一点小事,又生出什么意外风波来。因就拉着她的衣服道:“走罢,在这里站得人浑身冰冷的,我真受不了。”玉芬身子被她拉得移了一移,但是一只手依旧扶住了窗子,还把

走到新房这边,里里外外,灯光如昼,两个人挤了进去。只见男男女女,满屋是人,左一阵哈哈,右一阵哈哈,那笑声尽管由里面发出来。燕西被许多人包围在中间,只是傻笑。佩芳将玉芬一拉道:“屋里面乱极了,不进去罢。”玉芬原是一肚皮的气,但是到了这里,就忘去了一半,回转头低低说道:“看看要什么紧?就站在这帷幔边看罢。”佩芳见她这样低声下气地说话,想是有什么用意,向前一挤,只见妹妹蔼芳陪了新娘坐了一处。那个姓卫的男傧相,虽然也夹在人丛里,但他并不说什么,也没什么举动,偶然发出一种柔和的笑声,却不免有意无意之间,看蔼芳一下。蔼芳似乎也知道人家这一种表示,却不大轻易说笑,然而也不离开。由这种情形看起来,心里已明白四五分,不过这事虽然不涉于暧昧,然而自己有了一层姊妹的关系,这话究竟不好意思说破;看在心里,也就算了。又知道玉芬一张嘴是不会饶人的,千万不要在她面前露出什么马脚。因此,只当不知道什么,混在人群中站了一会儿。这新房里的人,虽不是怎么大闹特闹,但是这些人坐着说笑,总是不走。燕西知道他们这种办法,是一种消极的闹房,实在是恶作剧。可是人家既不曾闹,而又规规矩矩地谈话,就没有法子禁止人家在这里坐。这样一直等到两点多钟了,还是金太太自己走了过来,这里闹的人,不是晚辈,就是下僚,大家就不约而同地都站了起来。金太太笑道:“诸位戏也不听,牌也不打,老是在这里枯坐,有什么意思?”孟继祖笑道:“这个时候,戏大概完了吧?办喜事人家的堂会,和做生日人家堂会不同,不拉得那么长的。”金太太笑道:“那是什么缘故呢?”孟继祖尽管言之成理,却不曾顾虑其它,因笑道:“伯母恕我说得放肆,这办喜事的人家,洞房花烛夜,真是一刻值千金,弄了锣鼓喧天,到半夜不止,这是讨厌的事。”金太太笑道:“我不敢说的话,孟少爷都对我说了。我还说什么呢?我想诸位坐在这里,不在演堂会戏以下吧?”孟继祖伸起手来,在头上敲了一下爆栗,笑道:“该死!我怎这样胡说八道,自己打自己的嘴巴?大家走罢,我们不要在这里做讨厌的事了。”大家听说,就是一阵哄堂大笑。本来金太太来了,就不得不走,既是孟继祖说错了话,还有什么话说,大家也就一阵风似的,拥将出去了。

当时,金太太就分付两个老妈子收拾收拾屋子,便对清秋道:“今天你也累够了,时候不早。”便走出房去。清秋低了头,答应两句是,那声音极低微,几乎让人听不出来。金太太走到门口,随手将双吊起的帷幔放了下来,回头对清秋道:“不必出来了。”清秋又轻轻地答应了一声,便在离房门近的一把椅子上坐下了。屋子里两个伺候的老妈子,已经没有了事,就对燕西笑道:“七爷没有事吗?我们走了。”燕西点了点头,两个老妈子出去,顺手将门给反带上了。燕西便上前将门暗闩来闩上,因对清秋道:“坐在门边下作什么?”清秋微微一笑,伸起一只拳头,捶着头道:“头晕得厉害。从今天早上八点钟起,闹到现在,真够累的了,让我休息休息罢。”燕西道:“既然是要休息,不知道早一点睡吗?”清秋且不理他这句话,回头一看屋子里,那挂着珠络的电灯,正是个红色玻璃罩子,配上一对罩住小电灯的假红烛,红色的光,和这满屋的新家具相辉映,自然有一种迎人的喜气。铜床上是绿罗的帐子,配了花毯子、大红被,却很奇怪,这时那颜色自然会给人一种快感,不觉得有什么俗气。看完了,接上又是一笑。燕西道:“你笑什么?还不睡吗?”清秋笑道:“今晚上我不睡。”燕西笑道:“过年守岁吗?为什么不睡?”清秋鼻子哼了一声,笑道:“过年?过年没有今晚上有价值吧?”燕西道:“这不结了!刚才人家说了,春宵一刻值千金。”清秋笑道:“这可是你先说诗,我今天要考考你,你给我做三首诗。”燕西道:“不作呢?”清秋道:“不作吗?我也罚你熬上一宿。”燕西道:“你别考,我承认不如你就是了。”

他们正在这里说话时,那外面屋子里,早隐伏下了听房的许多男客。起首一个作指挥的,自然是孟继祖。因为他们约好了,白天和晚上,新房都没有闹得好,所以暗暗约了一下,到了深夜要来听房。若是听到什么可笑之词,要重重和燕西闹上一番。所以金太太要他们走,他们果然走了。其实,有七八个人藏在下房里。等到两个老妈子出来,大家已站在院子里,十几只手,不约而同地竖了起来,在电光底下,只管和老妈子摇着。这里面的王幼春跨着特别的大步,忙着走了过来,笑道:“你们千万别作声,让我们闹着玩玩。没你们的什么事了,你们去睡罢。”老妈子一看,有王少爷在内,是极熟的人了,却不能拦阻的,料也不会出什么事,且自由他。这里七八个人,就悄悄地走到外面屋子来。这里沿着雕花格扇门,外面又垂着一副长的紫幕,一直垂到地毯上。若是要由格扇里戳一个窟窿向里望,得先钻进紫幕去,这可是老大不方便。大家且不动身,先侧身站立,用耳朵贴着紫幕。恰好清秋坐在门边椅子上说话,相距很近,外面听个真着。孟继祖一听里面开口,乐得直端肩膀。外面屋子里,还留了一盏小电灯,发出淡色的光来。大家看见孟继祖的样子,也忍不住发笑。各人都把手掌捂住了嘴,不让笑声发出来。偏是燕西说话的声音,又比较地高些,大家听了他向新娘示弱的话,格外要笑。那孔学尼本是近视眼,加之今天又多喝了几杯酒,他过于高兴,就不免挤到人缝中来,将垂的帷幕,由下向上掀起,钻进头去,将耳朵紧贴着格扇。听里面说些什么。只听得燕西笑道:“你真要我作诗,我就作罢。房里也没有笔墨,我就用口念给你听。”就听他念道:紫幔低垂绛蜡明,嫁衣斜拥不胜情。

檀郎一拂流苏动,唱与关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1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粉 世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