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粉 世家》

第089回

作者:张恨水

笑声未歇,蒋妈笑嘻嘻地走了进来,向佩芳道:“挺大的一个胖小子哟!初生子有这样的快,我是第一次瞧见呀。”二姨太问道:“孩子下来了吗?”她虽问道,也不待蒋妈的答复,已经走出房来。玉芬听说,便问蒋妈道:“你看见孩子了吗?那模样儿象谁?”蒋妈不曾考虑,立刻答道:“很象七爷的。”玉芬道:“真象七爷吗?那末,你七爷用不着再找别的什么证据了。”说着,又向佩芳一笑。佩芳觉得她这话很是严重,若是传到清秋耳朵里去了,很容易出是非,因之连笑也不敢笑,默然含混过去。玉芬见佩芳不搭腔,觉得她也太怕事了,又是一笑。因外面大家都是一阵乱,玉芬见佩芳有要走的样子,也就先走出来了。走到清秋院子外面,果然听到小孩子的哭声。那哭声很高朗,要照中国人孩子哭声的办法推论起来,这孩子的前途,也是未可限量的。玉芬在院子门外站了一会,却见金太太出来,要闪开也来不及,便向金太太道了一声恭喜。金太太也是忙糊涂了,玉芬是否已经过去看孩子,她并不知道,便微笑道:“虽然没足月分,孩子倒长得挺好的,你看象他老子不象?”玉芬不便说没有进去看,随便地答应了一句,却问道:“祖母应该给小孩取个名字才好。”金太太道:“什么没有预备,我忙着啦,哪有工夫想到这上面去。”玉芬笑道:“我倒想到了一个名字,叫小秋儿怎么样?”金太太笑道:“夏天出世的孩子,怎么叫秋儿?”玉芬道:“他母亲不是叫清秋吗?学着他母亲罢。”金太太正要到自己屋子里去找东西,对于这句话,也没有深考,就走了。恰好燕西跟着走过来,把这些话都听见了,他笑道:“为什么不学父亲要学母亲呢?”玉芬倒不料他会突如其来的,这时候出现,便笑道:“凑巧这话是你听去了。但是我说的,不过是一种笑话,并不见得就能算数。”燕西道:“虽然不能算数,这个理由可不充足。”玉芬笑道:“说笑话还有什么理由?有理由就不是笑话了。”玉芬说到笑话二字,嗓子格外提得高,似乎很注意这两个字似的。燕西本就知道自己和清秋结婚以后,玉芬就常是表示怨色的。而且她说话,向来是比哪个也深刻。在今天这种情形之下,正是她有隙可乘的时候,这几个笑话字样,不见得是无意思的。当时便笑道:“得了!算我是笑话就得了。”他说了这句,也不再和她辩论,就到金太太屋子里来。

金太太到她后边屋子一个收藏室里去找了许久,找出一个玻璃盒子来。这盒子里面,收着两枝很大的人参,放在桌上,隔着玻璃看到,整枝儿的摆着,都不曾动。金太太揭开盖来,取了一枝,交给燕西道:“这一枝就给你罢。”燕西道:“这也不过要个一钱二钱的,泡点水给她喝就是了,要许多作什么?”金太太道:“你心里就那样化解不开,多了不会留着吗?从前你父亲在日,和关外政界上朋友有什么往来,就免不了常收到这个,收惯了我也看得稀松,谁要我就给谁。现在我清理着,也不过五六枝了,再可得不着了,要拿钱去买的话,可得花整把的洋钱呀。无论什么东西,有的时候,总别太不当东西,将来没有的日子,想起才是棘手呢。”燕西领了母亲一顿教训,也不敢再说什么,很快地回房去。到了屋子里,只见清秋睡在床上,将被盖了下半截,枕头叠得那样高,人几乎象坐在床上一般。倒也看不出她有什么痛苦。她见燕西进来,含着一点儿微笑,将胸前的被头按了一按,两手将孩子捧出来,和燕西照了一照。在屋子里收葯包的日本产婆,却插嘴笑道:“真象他父亲啦。”燕西也是一笑。这时屋子里不少的人,都给燕西道喜。但是说也奇怪,燕西对于这件事,总觉难以为情似的,因为人家道喜虽无法避免,却也不愿老是道喜下去。把人参切了一点,分付李妈熬水。自己就收拾了一副被褥,让老妈子送到书房里去。笑对清秋道:“我到外面,至少要睡一个月了,你这屋子里,总得要一个人。还是添一个人呢?还是就让这里两个人来回替着呢?”清秋道:“我本来就没有多少事,不必添人了。”燕西道:“我看还是和你母亲通个信……”清秋连忙皱了眉道:“今天夜深了,明天再说罢。”燕西也就不说什么,到了外面书房去了。这样一来,燕西心里倒很是欢喜,这一个月以内,无论怎样地大玩特玩,也不必想什么话去遮掩清秋了。

这天晚上,金太太到清秋屋子里,来了不少的次数。见清秋总没提向娘家去报喜信的话,知道她是有点难为情。等人散完了,才假意埋怨着说,大家忙糊涂了,都没给孩子姥姥去送个信。清秋道:“夜深了,知道了,我妈也是不能出来的。”金太太道:“这件事,说起来还要怪你,你为什么事先不通知你母亲一声呢?”清秋对于这句话,却不好怎样答复,只得答道:“我也料不到这样快的。”她说这话,声音非常之低,低得几乎听不出来。金太太听了这话,觉得她是无意出之,或者真是不足月生的,这也只好认为一个疑团罢了。到了次日,金太太见燕西夫妇,依然未有向冷家通知消息的意思,觉得再不能听之了,便让陈二姐坐了车子到冷家去报信。陈二姐是个会说话的,看见冷太太,先问了好,然后才说:“我家七少奶,本来还有两个月,就替你抱外孙子啦。也不知道是闪了腰是怎么着,昨天晚上就发动了。这一下子,不但旁人没预备,就是她自己也没预备,你瞧我们昨天这一阵忙。”冷太太啊哟了一声道:“这可怎么好呢?你们怎样……”陈二姐笑着向冷太太蹲了一蹲,请了个双腿儿安。然后笑道:“给你道喜,大小都平安,昨天晚上十二点,你添了个外孙子了。我看了看,是个雪白的胖小子。本来昨天晚上就该送信来的,夜深了,怕你着急,所以今天我们太太少奶奶打发我来。”冷太太道:“小孩子好吗?不象没足月的吗?”陈二姐道:“不象,长得好极了。”冷太太口里说着话,心里可就记着日子,连结婚到现在,勉强算是八个月,小孩子倒是怎样,这事可就不便深究了。因道:“我家小姐对你还说了什么?”陈二姐本没见清秋,这话怎说呢?倒不觉为难起来。冷太太见陈二姐这种为难的样子,也就知道其中尚有别情,因先道:“你先回去,待一会儿我也就来看你太太。”陈二姐听如此一说,也就把话忍回去,先告辞走了。

冷太太却把韩妈叫来,向她商量道:“你瞧瞧,我们这孩子做出这样糊涂的事,以前也不告诉我一声。现在到金家去,那些少奶奶小姐们谁都会咬字眼挑是非的,叫我什么脸见人说话?你去一趟罢,我不去了。”韩妈道:“那不行啦!你去了,模模糊糊,一口咬定是没有足月生的,也没有什么。你若是不去,倒好像我们自己心虚似的,那更糟了。你为着咱们姑娘,你得去一趟。你若不去,他们那儿人多,说是孩子姥姥都不肯来,连底下人都要说闲话了。”冷太太见韩妈这样说着,虽是把理由没有说得十分充足,但是仔细一推敲起来,果然是不去更为不妙。便道:“我去一趟罢。去了我就回来,少见他们家的人也就是了。小孩子的东西,我一点也没有预备,这只好买一点现成的了。”韩妈总是心疼清秋的,见冷太太不高兴,百般的解说,催着冷太太换衣服,陪着她一路上街去买东西。东西买好了,又替她雇好车到乌衣巷,这才不包围了。

冷太太也是没法,只好板着面孔前来。到了金家,见东西双棚栏门,已经关了一边。棚栏里面,从前那一大片敞地,总是停了不少的车辆,还有作车夫生意的,卖零食的,而今都没有了。一排槐树,今年倒长得绿荫荫的,依然映着那朱漆大门楼。大门楼下,摆着两排板凳,以前总是坐满了听差,今天却也未见一个人。门洞子里空洞洞的,不象往日早有许多人欢迎出来。冷太太让车夫拉到门洞边,下了车子,所有自己带来的东西,既不见有人出来迎接,只得一包一包地由车子上拿下来,放在长凳上,然后给了车钱,自己一齐捧着,走了进去。看着左边门房关得铁紧,右边门房开着半掩的门,看见有个长了胡子老听差,在那里打盹。冷太太知道金家排场很大的,自己就是这样冲了进去,又怕不妥,只得先咳嗽了两声。无如那个老听差,睡得正甜,这两声斯斯文文的咳嗽可惊不醒他。冷太太没有法子,只得走到门房外,用手将门拍了几下。那老听差,一连问着谁谁谁?然后才睁开眼来。见是一位穿了裙的老年妇人,将眼跌了几跌,当着是他注视的挣扎,然后才站起来向冷太太望着。这一下他看清楚了,是七爷的岳母,连忙上前,将冷太太手上的东西接了过来。笑道:“门房里现在就是我一个人了,我给你送到里头去吧。”冷太太也不知是何原故,门房里只剩了一个人,也不便问得,就跟了他去。进到上房,人多点了,有个老妈子看见,上前来接着东西,便嚷着冷太太来了。她并不考量,就引到金太太屋子里来。金太太因为冷家贫寒,越是不敢在冷太太面前摆什么排子,早就自己掀了门帘子走出,一直到院子里来。照说,这个时候,冷太太可以和金太太道一声喜,金太太也应当如此。但是现在两人见面之后,谁也觉得这话说出有些冒昧。因之二人把正当要说的话不谈,彼此只谈着平常的应酬语,你好你好。金太太将冷太太请到了屋子里坐下以后,这才含糊地说道:“本来昨天就应当送个信去,无奈夜已深了,捶门打壁地去报信,恐怕反会让你受惊。”冷太太笑道:“倒也没什么,我家那个寒家,纵然半夜三更有人打门,我也不怕,哪里还有人光顾到舍下去了不成吗?今天你派陈二姐到我那里去了,我听说了,比你还要加倍地欢喜,因为我总算又看见一层人了。”金太太笑道:“我现在还是三个小孙子,也不见得就嫌着多啦。”于是哈哈一阵笑。冷太太站起来笑道:“我要去看看你这不嫌多的孙子,回头咱们再长谈。”金太太便分付陈二姐陪了她去,好让母女谈话。

陈二姐引着冷太太到清秋这院子里来,一进院子门,就听到呱呱一阵小孩子哭声。她忽然有个奇怪的感触,心想,自己当年生清秋的日子,仿佛还在目前,转眼之间,清秋又添孩子了,人生是这样的容易过去,不由人不悲感。好在这个观念,就只片刻的工夫。一脚踏进了清秋的卧室门,见清秋躺在床上,她先是很难为情的样子,叫了一声妈。那个妈字,也只好站在面前的人听见罢了。冷太太走到床前,握了清秋一只手,低声问道:“我今天才知道,你事先怎不和我说一声哩?”清秋到了此时,还有什么可说?沉默了许久,才说一句道:“我也不知道有这样快的。”说着这话可就低了头。冷太太看这情形,这些话大可不必追求下去了,便笑道:“孩子呢?我看看。”清秋这才转了笑容,在被里头将小孩子抱了出来。冷太太一抱过来,这小孩正好睁开着一双小眼,满屋子张望。看那小脸蛋儿,虽然象燕西,这一双小眼睛,可很象清秋。究竟是一个血统传下来的人,冷太太想着,也是自己一点骨肉。这一个爱字,也不知是什么缘故,自然会发生出来,看了孩子头上,那一头的蓬松的胎发,红红的脸蛋儿,便想到了从前在他母亲的时候,他母亲也是这个样子,于是在小孩子脸上,就接了两个吻。清秋心里正捏了一把汗,不知道自己母亲,对于这个孩子存一种什么观念,就怕母亲要把他当一个不屑之物来看待。现在见母亲对孩子连亲了几个吻,这正是表示她很爱这外孙子了,母亲既爱外孙,对于自己女儿,更不能有什么问题的。因之冷太太这几个吻,比吻在她自己脸上,还要心里舒服许多了,也就笑嘻嘻地望着她母亲。冷太太又将孩子看了一看道:“这倒很象他爸爸,什么都可跟着爸爸,只有他爸爸那样地会用钱,可不能跟着望下学。”清秋笑道:“不能跟他爸爸学的事情太多了,他若是也象他爸爸那样会用钱,用着一直到自己添孩子,那倒也是不坏的事情呢。”

正说到这里,有玉芬的女仆,在外屋子喊着七少奶。清秋道:“田妈,大概是你三少奶要那个酒精炉了吧?你拿去罢,我们的这一个已经拾掇好了。”那个田妈走进房来,望了冷太太一望,在旁边茶几上,拿着酒精炉子就走了。金家的规矩,亲戚来了,男女仆役们都要取十分恭敬态度的。清秋见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9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粉 世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