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啼笑 姻缘》

第010回

作者:张恨水

却说沈三玄在路上遇着一个阔朋友,二人同到酒店,便吃喝起来。原来那人叫黄鹤声,也是个弹三弦子的。因为他跟着的那个姑娘嫁了一个师长做姨太太,他就托了那位姑娘说情,在师长面前,当了一名副官。因他为人有些小聪明,遂不断的和姨太太买东西,中饱的款子不少,也就发了小财了。当时黄鹤声多喝了几杯酒,又不免把自己得意的事,夸耀了几句。沈三玄听在心里,也不愿丢面子,因道:“我虽没有你的事情好,可是也凑付着过得去。我那侄姑娘,你也见过的,现在找着一个有钱的主儿。我们一家子,现在都算吃她的。”于是把大概的情形,说了一遍。因又道:“你要是得空,可以到我们那里去瞧瞧。”黄鹤声也就笑道:“朋友都乐意朋友好的,我得去瞧瞧。”两人说着话,便已酒醉饭饱。黄鹤声也不待沈三玄谦逊,先就在身上掏出一个ae?夹子,拿出一大卷钞ae?,由钞票内抽出一张十元的,给了店伙去付酒饭账。找了钱来,他随手就付了一块钱的小费,然后大摇大摆,走出门去。看到人力车停在路边,一脚跨上去,坐着车便走了。

沈三玄看着,点了点头,又叹了口气。到了家里,直奔入房。见着沈大娘便问道:“大嫂!你猜到我们家来的那个关家姑娘,是谁吧?她就是天桥教把式关老头子闺女。我在街上见着了那老头子,就会害怕。你干吗把他闺女望家里引?这老头子,有人说他是强盗出身,我瞧就象。你瞧着吧,总有一天,他要吃”卫生丸”的。”沈大娘道:“哪个练把式的老头子?我不认识。你干吗好好儿的骂人?”沈三玄道:“天桥地方大着呢,什么人没有?你们哪里会全认得!你不知道这老头子真可恶,今天他遇着我,好好儿的教训我一顿。瞧他那意思还是姓樊的拜托他这样的。各家有各家的事,干吗要他多咱们的事?他妈的!他是什么东西!”沈大娘道:“又在哪里灌了这些个黄汤?张嘴就骂人。姓关的得罪了你,姓樊的又没得罪你,干吗又把姓樊的拉上?”沈三玄道:“那是啊!姓樊的临走,给了你几百块钱,你们哪里见过这个,就把他当了一尊佛爷了,哪里敢得罪他!就ae?那几个小钱,把你娘俩的心都卖给人家了。真是不值啊!你瞧黄鹤声大哥,而今多阔!身上整百块的揣着钞票,他不过是雅琴的师傅,雅琴做了太太就把他升了副官。凤喜和我是什么情分?我待她又怎么来着?可是,我捞着什么了?花几个零钱……"沈大娘道:“你天天用了钱,天天还要回来唠叨一顿。你侄女可没做太太,哪儿给你找副官做去?醉得不象个人样了,躺着炕上找副官做去吧。”沈大娘也懒得理他,说完自上厨房去了。沈三玄却也醉得厉害,摸进房去,果然倒在炕上躺下。

到了次日,沈三玄想起约黄鹤声今天来,便在家里候着,不曾出去。上午十一点多钟的时候,只听到门外一阵汽车响,接上就有人打门。沈三玄倒有两个朋友是给人开汽车的,正想莫非他们来了?自己一路来开门,口里可就说着:"你们有事干的,干吗也学着我,到处胡串门子!”手上将门一开,只见黄鹤声手里摇着扇子,走下汽车来,一伸手拍了沈三玄的肩道:“你还是这样子省俭,怎么听差也不用一个,自己来开门?”沈三玄心里想着,我哪辈子发了财没用,怎么说出"省俭"两个字来了?心里如此想着,口里也就随便答应他。把黄鹤声请到屋子里,自己就忙着泡茶拿烟卷。

黄鹤声用手掀了玻璃上的白纱向窗子外一看,口里说道:小小的房子,收拾得倒很精致。十六七岁的女郎,剪了头发,穿着皮鞋,短短的白花纱ae?袍,只比膝盖长一点,露出一大截穿了白袜子的腿;胁下却夹了一个书包。因回转头来问道:“老玄!你家里从哪儿来的一位女学生?”沈三玄道:“黄爷!我昨天不是告诉了你吗?这就是我那侄女姑娘。”黄鹤声笑道:“嘿!就是她。可真时髦,越长越标致了。ae?她这个长相儿,要去唱大鼓书,准红得起来。这话可又说回来了,趁早儿找了个主,有吃有喝,一家都安了心也好。”沈三玄对窗子外望了一望,然后低声说道:“安了心吗?我们这是ae?了驴子翻账本,走着瞧。你想一个当少爷的人到外面来念书,家里能给他多少钱花!头里两个月,让他东拉西扯,找几个钱,凑付着安了这个家。这也就是现在,过两个月瞧瞧,我猜就不行了。就是行,也不过是她娘儿俩的好处,我能捞着什么好处?那小子临走的时候,给我留下钱没留下钱,我也不知道。可是我大嫂,每天就只给一百多铜子我花。现在铜子儿是极不值钱,一百多铜子,不过合三四毛钱。你说让我干吗好?从前没有这个姓樊的,我一天也找百十来个子儿,而今还不是一样吗?依着我,姑娘现在有两件行头了,趁着这个机会,就找家馆子露一露,也许真红起来。到那时候,随便怎样,也捞个三块两块一天。你说是不是?”黄鹤声笑道:“照你的算法,你是对了。你们那侄姑娘放着现成的女学生不做,又要去唱曲子侍候人,她肯干吗?”沈三玄道:“当女学生,瞎扯罢了。我说姓樊的那小子,自己就胡来。现在当女学生的,几个能念书念得象爷们一样,能干大事?我瞧什么也不成,念了三天书,先讲ae?等自由。”说到这里,他声音又低了一低道:“我这侄女自小儿就调ae?,往后再一讲ae?等自由,她能再跟姓樊的,那才怪呢!”

黄鹤声正要接话,只听到沈大娘在北屋子里嚷道:“三弟!咱们门口停着一辆汽车,是谁来了?”黄鹤声就向屋子外答道:沈家大嫂子!是我,我还没瞧你呢。老远的连作几个揖道:“咱们住过街坊,我和老玄是多年的朋友了,你还认得我吗?”沈大娘站在北屋门口,倒愣住了。虽觉得有点面熟,可是记不起来他究竟是姓张姓李?她正在愣着,沈三玄抢着跑了出来道:“大嫂!黄爷你怎样会记不起来?他现在可阔了,当了副官了。他们衙门里有的是汽车,只要是官,就可坐公家的汽车出来。门口的汽车,就是黄爷坐来的。你瞧见没有?那车子是真大,坐十个人,都不会嫌挤。黄大哥!你的师长大人姓什么?我又忘了。”黄鹤声便说是"姓尚"。沈三玄道:“对了!是有名的尚大人。雅琴姑娘,现在就是尚大人的二房。虽然是二房,可是尚大人真喜欢她,比结发的那位夫人还要好多少倍。不然,怎样就能给黄爷升了副官呢!”

黄鹤声因为沈大娘不知道他最近的来历,正想把大概情形先说了出来。现在沈三玄抢出来一介绍,自己不曾告诉他的,他都说出来了,这就用不着再说了。沈大娘这时也记ae餦从前果然住过街坊的,便笑道:“老街坊还会见着,这是难得的事啊!请到北屋子里坐坐。”沈三玄巴不得一声,就携着黄鹤声的手,将他向北屋子里引。沈大娘说是老街坊,索性让凤喜也出来见见。黄鹤声就近一看凤喜,心想这孩子修饰得干净,的确比小时俊秀得多。——怪不怪,老鸦窠里真钻出一个凤凰来了!

当时坐着闲谈了一会,就告辞出门。沈三玄抢着上前来开大门,黄鹤声见沈大娘在屋子里没有出来,就执着沈三玄的手道:“你在自己屋子里先和我说的那些话,是真的吗?”沈三玄猛然间听到,不懂他用意所在,却只管望着黄鹤声的脸。黄鹤声道:“我说的话,你没有懂吗?就是你向着我抱怨的那一番话。”沈三玄忽然醒悟过来,连道:“是了,是了,我明白了!黄爷!你看是有什么路子,提拔做小弟的,小弟一辈子忘不了。”黄鹤声牵着他的手,摇撼了几下,笑道:“碰巧也许有机会,你听信儿吧。”说毕,黄鹤声上车而去。

原来黄鹤声跟的这位尚师长所带的军队,就驻扎在北京西郊。他的公馆设在城里,有一部分人,也就在公馆里办事。这黄鹤声副官,就是在公馆里办事的一位副官。当时他回了公馆,恰好尚师长有事叫他。他就放下帽子和扇子,整了一整衣服,然后才到上房来见尚师长。尚师长道:“我找了你半天,都没有看见你,你到……"黄鹤声不等他把这一句问完,就笑起来道:“师长上次吩咐要找的人,今天倒是找着了。今天就是为这个出去了一趟。”尚师长道:“刘大帅这个人,眼光是非常高的,差不多的人,他可看不上眼。”黄鹤声道:这个人准好,模样儿是不必提了。在先她是唱大鼓书的,现在又在念书,透着更文明。光提那性情儿,现在就不容易找得着。要是没有几门长处的人,也不敢给师长说。”尚师长将嘴chún上养的菱角胡子,左右拧了两下,笑道:“口说无ae?,我总得先看看人。”黄鹤声道:“这容易,这人儿的三叔,和鹤声是至好的朋友。只要鹤声去和他说一说,他是无不从命。但不知师长要在什么地方看她?”尚师长道:“当然把她叫到我家里来。难道我还为了这个,找地方去等着她不成?”黄鹤声答应了两声"是"。心里可想着:现在人家也是良家妇女,好端端的要人家送来看,可不容易。一面想着,一面偷看尚师长的脸色,见他脸色还平常,便笑道:“若是有太太的命令,说是让她到公馆里来玩玩,她是一定来的。”原来这师长的正室现在原籍,下人所谓太太,就是指着雅琴而言。尚师长道:那倒没关系,只要她肯来,让太太陪着,在我们这儿多玩一会儿,我倒可以看个仔细。”说着他那菱角式的胡子尖,笑着向上动了两动,露出嘴里两粒黄灿灿的金牙。

当下黄鹤声见上峰已是答应了,这事自好着手,便约好了明天下午,把人接了来。当天晚上就派人把沈三玄叫到尚宅,引了他到自己卧室里谈话。前后约谈了一个钟头,沈三玄笑得由屋子里滚将出来。黄鹤声因也要出门,就让他同坐了自己的汽车,把他送到家门口。

沈三玄下了车,见自己家的大门,却是虚掩的,倒有点不高兴。推了门进去,在院子里便嚷起来道:“大嫂!你不开门,没有看见,我是坐汽车回来的。今天我算开了眼,尝了新,坐了汽车了。黄副官算待咱们不错,他这样阔了,还认识咱们,真是难得!”沈大娘道:“别现眼了,归里包堆,人家请你吃了一回馆子,坐了一趟汽车,就恨不得把人家捧上天。这要是他给你百儿八十的,你没有老子,得把他认作老子看待了。”沈三玄道:“百儿八十,那不算什么,也许不止帮我百儿八十的忙呢。人家有那番好意,你娘儿俩乐意不乐意,我都不管,可是我总得说出来。就是现在这位尚师长的太太,想着瞧瞧小ae?妹们,要接凤喜到他家去玩玩。明天打过两点,就派两名护兵押了汽车来接,就说人家虽是同行出身,可是现成的师长太太了。师长有多大,大概你还不大清楚。若说把前清的官一比,准是头ae?顶戴吧。人家派汽车来接凤喜,这面子可就大了。若是不去,可真有些对不住人。”沈大娘道:“你别瞎扯,从前咱们和雅琴就没有什么来往,这会子她做了阔太太了,倒会和咱们要好起来?我不信。”沈三玄道:“我也是这样说呀,可是今天黄副官为了这个,特意把我请去说的。假是一点儿也假不了,难得尚太太单单的念到咱们。所以我说这交情大了,不去真对不住人。”沈大娘道:我想雅琴未必记得ae?咱们,不过是黄鹤声告诉了她,她就想ae?咱们来了。”沈三玄道:“大嫂!你别这样提名道姓的,咱们背后叫惯了,将来当面也许不留神叫了出来的。人家有钱有势,攀交情还怕攀不上,把人家要得罪了,那可是不大方便。明天凤喜还是去不去呢?”沈大娘道:“也不知道你的话靠得住靠不住?若是人家真派了汽车来接,那倒是不去不成。要不,人家真说咱们不识抬举。”沈三玄心下大喜,因道:你是知情达礼的人,当然会让她去。可是咱们这位侄姑娘,可有点怯官……"他们在外面屋子说话,凤喜在屋子里,已听了一个够。便道:“别那样瞧不ae?人,我到过的地方,你们还没有到过呢。雅琴虽然做了太太,人还总是那个旧人。我怕什么?”沈三玄道:“只要你能去就行,我可不跟你赌嘴。”沈三玄心里又怕把话说僵了,说完了这句,就回到自己屋子里去了。

到了次日,沈三玄ae?了个早,可是起来早了,又没有什么事可做。他就拿了一把扫帚,在院子里扫地。沈大娘起来,开门一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0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啼笑 姻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