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啼笑 姻缘》

第012回

作者:张恨水

却说凤喜睡在床上,想了一宿的心事,忽然当当当一阵声音,由半空传了过来,倒猛然一惊。原来离此不远,有一幢佛寺,每到天亮的时候,都要打上一遍早钟,凤喜听到这种钟声,这才觉得颠倒了一夜。心想,我起初认识樊大爷的时候,心里并没有这样乱过,今天我这是为着什么?这刘将军不过是多给我几个钱,对于情义两个字,哪里有樊大爷那样体贴!樊大爷当日认得我的时候,我是什么样子?现在又是什么样子?那个时候没有饭吃,就一家都去巴结人家。而今还吃着人家的饭,看着别人比他阔,就不要他,良心太讲不过去了。这时窗纸上慢慢的现出了白色,屋子里慢慢的光亮。睁眼一看,便见墙上所挂着家树的像,正向人微笑。凤喜突然自说了一句道:“这是我不对。”沈大娘正也醒了,便在那边屋子问道:“孩子!你嚷什么?说梦话吗?”凤喜因母亲在问,索性不作声,当是说了梦话,这才息了一切的思虑。睡到正午十二点钟以后,方才醒过来。

凤喜ae?床后,也不知道是何缘故,似乎今日的精神,不如往日那样自然。沈大娘见她无论坐在哪里,都是低了头,将两只手去搓手绢,手绢不在手边,就去卷着衣裳角,因问道:你这是怎么了?别是昨夜回来着了凉吧?本来也就回来得太晚一点啦。”凤喜对于此话也不承认,也不否认,总是默然的坐着。一人坐在屋子里,正想到床头被褥下,将家树寄来的信,又看上一遍,一掀被褥,就把刘将军给的那卷钞票看到了,便想起这钱放在被褥下,究是不稳当。就拿着点了一点数目,打开自己装零碎什物的小ae?箱,将钞票收进去。正关上箱子时,只听得沈三玄由外面一路嚷到北屋子里来。说是刘将军派人送东西来了。凤喜听了这话,倒是一怔,手扶了小箱子盖,只是呆呆的站着。

过了一会子,沈大娘自己捧了一个蓝色细绒的圆盒子进来,揭开盖子双手托着,送到凤喜面前,笑道:“孩子!你瞧,人家又送这些东西来了。”凤喜看了,只是微微一笑。沈大娘道:“我听说珍珠玛瑙,都是很值钱的东西,这大概值好几十块钱吧。”凤喜道:“赶快别嚷,让人听见了,说咱们没有见过世面。雅琴姐一挂,还不如这个呢,都值一千二百多,这个当然不止呢。”沈大娘听了这话,将盒子放在小茶桌上,人向后一退,坐在床上,半晌说不出话来,只望了凤喜的脸。凤喜微笑道:“你以为我冤你吗?我说的是真话。”沈大娘轻轻一拍手道:“想不到,一个生人,送咱们这重的礼,这可怎么好?”这时,沈三玄道:“大嫂!人家送礼的,在那里等着哩。他说让咱们给他一张回ae?;他又说,可别赏钱,赏了钱,回去刘将军要革掉他的差事。”凤喜听说,和沈大娘都笑了。于是拿了一张沈凤喜的小名ae?,让来人带了回去。

这个时候,刘将军又在尚师长家里,送礼的人拿了名ae?,一直就到尚家回信。刘将军正和尚师长在一间私室里,躺着抽大烟。铜床下面横了一张方凳子,尚师长的小丫头小金翠儿,烧着烟两边递送。刘将军横躺在三个叠着的鸭绒方枕上,眼睛鼻子歪到一边,两只手捧着烟枪塞在嘴里,正对着床中间烟盘里一点豆大的灯光,努力的吞吸。屋顶上下垂的电扇,远远有风吹来,微微的拂动绸裤脚,他并不理会,加上那灯头上烟泡子叽哩呼噜之声,知道他吸得正出神了。就在这个时候,送礼的听差一直到屋子里来回话。刘将军一见他,翻了眼睛,可说不出话来,却抬起一只手来,向那听差连招了几招,一口气将这筒烟吸完,一头坐了起来,抿紧了嘴不张口。小金翠儿连忙在旁边桌上斟了一杯茶,双手递到刘将军手上。他接过去,昂ae?头来,骨嘟一声喝了,然后喷出烟来,在面前绕成了一团,这才问道:“东西收下了吗?”听差道:收下了。让听差退出去,然后笑着将名ae?向嘴上一贴,叫了一声:"小人儿!”

尚师长正接过小金翠儿烧好的烟要吸,见他有这个动作,便放下烟枪,笑着叫了他的名字道:“德柱兄!瞧你这样子,大概你是自己要留下来的了。我好容易给大帅找着一个相当的人儿,你又要了去。”刘将军笑道:“我们大爷有的是美人,你给他找,缓一步要什么紧!”尚师长也坐了起来,拍了一拍刘将军的肩膀道:“人家是有主儿的,不是落子馆里的姑娘,出钱就买得来的。”刘将军道:“有主儿要什么紧!漫说没出门,还是人家大闺女,就算出了门子,让咱们爷们爱上了,会弄不到手吗?你猜怎么着?”说到这里,眼望着小金翠儿,就向尚师长耳朵里说了几句。尚师长道:“这是昨晚晌的事吗?我可不敢信。”刘将军道:“你不信吗?我马上试验给你看看。”于是将床头边的电铃按了一按,吩咐听差将自己的汽车开到沈小姐家去,就说刘将军在尚师长家里,接沈小姐到这里来打小牌玩儿。听差传话出去,两个押车的护兵就驾了汽车,飞驰到沈家来。

这时,凤喜正坐在屋子里发愁,她一手撑了桌子托住着头,只管看着玻璃窗外的槐树发呆。一支横枝上,正有两个小麻雀儿站着,一个小麻雀儿站着没动,一个小麻雀儿在那麻雀左右,展着小翅膀,摇动着小尾巴,跳来跳去,口里还不住喳喳的叫着。沈大娘坐在一张矮凳上,拿了一柄ae?扇,有一下没一下的招着,轻轻的道:“这事透着破怪。干吗他送你这些东西哩?照说咱们不怕钱咬了手,可知道他安着什么心眼儿哩?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只是心里跳着,也不知道是爱上了这些钱,也不知道是怕事。”说时用手摸了一摸胸口。凤喜道:“我越想越怕了,樊大爷待咱们那些个好处,咱们能够一掉过脸来就忘了吗?”

正说到这里,只听见院子里有人叫道:“密斯沈在家吗?”凤喜向玻璃窗外看时,只见她的同学双璧仁,站在槐树荫下。她穿着一件水红绸敞领对襟短衣,翻领外套着一条宝蓝色长领带,光着一大截胳膊,和一起白胸脯在外面;下面系着宝蓝裙子,只有一尺长,由上至下,露着整条套着白丝袜的圆腿;手上却挽着一顶细梗草帽。凤喜笑道:“嚯!打扮的真俏ae?,上哪儿打拳去?”一面说着,一面迎出院子来。双璧仁笑道:“我知道你有一支好洞箫,今天借给我们用一用,行不行?”凤喜道:“可以。谈一会儿再去吧,我闷的慌呢!”双璧仁笑道:“别闷了,你们密斯脱樊快来了。我今天可不能坐,大门外还有一个人在那里等着呢!”凤喜笑道:“是你那人儿吗?”双璧仁笑着咬了下chún,点了点头。凤喜道:“不要紧,也可以请到里面来坐坐呀!”双璧仁道:“我们上北海划船去,不在你这儿打搅了。”凤喜点了点头,就不留她了,取了洞箫交给她,携着她的手,送出大门。果然一个西装少年,正在门口徘徊,见了凤喜,笑着点了一个头,就和双璧仁并肩而去。双璧仁本来只有十七八岁,这西装少年,也不过二十边,正是一对儿。她心里不由得想着,郎才女貌,好一个黄金时代啊!论ae?樊大爷来,不见得不如这少年;只是双女士是位小姐,我是个卖艺的,这却差远了。然而由此可知樊大爷更是待我不错。望着他二人的后影,却呆呆的站住。

一阵汽车车轮声,惊动了凤喜的知觉。那一辆汽车,恰好停在自己门口,凤喜连忙缩到屋子里去。一会便听到沈大娘嚷进来,说是刘将军派汽车来接,到尚师长家里去打小牌玩儿。凤喜皱眉道:“今天要我听戏,明天要我打牌,咱们这一份儿身分,够得上吗?我可不去。”沈大娘道:“呀!你这是什么话呢?人家刘将军和咱们这样客气,咱们好意思驳回人家吗?”凤喜掀着玻璃窗上的纱幕,向外看了一看,见沈三玄不在院子里,便回转头来,正色向沈大娘道:“妈!我现在要问你一句话,设若你现在也是一个姑娘,要是找女婿的话,你是愿意象双小姐一样,找个ae?貌相当的人,成双成对呢?还是只在乎钱,象雅琴姐,去嫁一个黑不溜秋的老粗呢?”沈大娘听她这话,先是愣住了,后就说道:“你的话,我也明白了。可是什么师长,什么将军,全是你自己去认得的,我又没提过半个字。”凤喜道:“那就是了,什么废话也不用说。劳你驾,你给我走一趟,把这个珠圈和他给我的款子,送还给他。咱们不是陪老爷们开心的,他有钱,到别地方去抖吧。”说着,忙开了箱子,把珠圈和那三百元钞票,一起拿了出来,递给沈大娘。沈大娘见凤喜的态度这样坚决,便道:“你不去就不去,他还能把你抢了去吗?干吗把这些东西送还他呢?”凤喜冷笑道:“你不想想他送这些东西给我们干吗的吗?你收了他的东西,要想不去,可是不成呢。我刚才不是说了吗,你是不是光贪着钱呢?你既然不是光贪着钱,那我就请你送回去。”沈大娘将东西捧在手里,不免要仔细筹划一番。尤其是那三百元钞票,事先并不知道有的,原来昨晚刘将军送她回家,还给了这些钱,怪不得闹着一宿都不安了。因点了点头道:“我哪有不乐意发财的!不过这个钱,倒是不好收。你既然是不肯收,自然你的算盘打定了的。那末,我也犯不着多你的什么事,就给你送回去。可是这事别让酒鬼知道,我看这件事,他是在里头安了心眼儿的。”凤喜冷笑道:“这算你明白了。”

沈大娘又犹疑了一阵子,看看珠子,又看看钞票,叹了一口气,就走出去对来接的人道."我们姑娘不大舒服,我亲自去见你们将军道谢吧。”接的人,本不知道这里面的事情,现在见有这屋里的主人出来,不愁交不了差,便和沈大娘一路去了。凤喜很怕沈三玄知道,又要来纠缠,因此躲在屋里也不敢出去。不多一会儿,只听沈三玄在院子里叫道:“大嫂!我出去了,你来带上门。今天我们大姑娘,又不定要带多少钞票回来了,明天该给我几个钱去买烟土了吧。”说毕,唱着孤离了龙书案

凤喜关了门,一人在院子里徘徊着,却听到邻居那边有妇人的声音道:“唉!我是从前错了,图他是个现任官,就受点委屈跟着他了。可是他倚恃着他有几个臭钱,简直把人当牛马看待。我要不逃出来,性命都没有了。”又一妇人答道:是啊!年轻轻儿的,干吗不贪个花花世界?只瞧钱啊。你没听见说吗,当家是个年轻郎,餐餐窝头心不凉。大姐!你是对了。”凤喜不料好风在隔壁吹来,却带来这种安慰的话,自然的心旷神怡起来。

约有一个半小时,沈大娘回来了。这次,可没有那带盒子炮的护兵押汽车送来,沈大娘是雇了人力车子回来的。不等到屋里,凤喜便问:"他们怎样说?”沈大娘道:“我可怯官,不敢见什么将军。我就一直见着雅琴,说是不敢受人家这样的重礼,况且你妹子,是有了主儿的人,也不象从前了。雅琴是个聪明人,我一说,她还有什么不明白!她也就不往下说了。我在那儿的时候,刘将军请她到前面客厅里说话去的,回来之后,脸上先是有点为难似的,后来也就很平常了。我倒和她谈了一些从前的事才回来,大概以后他们不找你来了。”凤喜听了这话,如释重负,倒高兴起来。到了晚上,原以为沈三玄知道了一定要罗唆一阵的,不料他只当不知道,一个字也不提。

到了第三日,有两个警察闯进来查户口,沈三玄抢着上前说了一阵,报告是唱大鼓书的,除了自己,还有一个侄女凤喜,也是干这个的。凤喜原来报户口是学界,叔叔又报了是大鼓娘,很不欢喜。但是他已经说出去了,挽回也来不及,只得罢了。

又过了一天,沈三玄整天也没出去。到了下午三点钟的时候,一个巡警领了三个带盒子炮的人,冲了进来。口里先嚷道:“沈凤喜在家吗?”凤喜心想谁这样大名小姓的,一进门就叫人?掀了玻璃窗上的白纱一看,心里倒是一怔:这为什么?这个时候,沈三玄迎了上前,就答道:“诸位有什么事找她?”其中一个护兵道:“你们的生意到了。我们将军家里今天有堂会,让凤喜去一个。”沈大娘由屋子里迎了出去道:老总!你错了。凤喜是我闺女,她从前是唱大鼓,可是现在她念书,当学生了。怎么好出去应堂会?”一个护兵道:“你怎么这样不识抬举?咱们将军看得ae?你,才叫你去唱堂会,你倒推诿起来。”第二个护兵就道:“有功夫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2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啼笑 姻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