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啼笑 姻缘》

第013回

作者:张恨水

却说刘将军向沈三玄说出一番强迫的话,凤喜知道没有逃出囚笼的希望,心里一急,头一发晕,人就向沙发椅子上倒了下去。沈三玄眼睁睁望着,可不敢上前搀扶。刘将军用手抚摸着她的额角,说道:“不要紧的,我有的是熟大夫,打电话叫他来瞧瞧就是了。”这大厅里一些来宾,也立刻围拢ae餦来。沈三玄不敢和阔人们混迹在一处,依然退到外面卫兵室里来听消息。不到十分钟,来了一个西医,一直就奔上房。有了一回儿,大夫出来了,他说:"打了一针,又灌下去许多ae蟎萄酒,人已经回转来了。只要休养一晚,明天就可以象好人一样的。”沈三玄听了这消息,心里才落下一块石头,只要她无性命之忧,在这里休养几天,倒是更好。不过心里踌躇着,她发晕了,要不要告诉嫂嫂呢?正在这时,刘将军派了一个马弁出来说:"人已不要紧了。回去叫她母亲来,将军有话要对她说。”沈三玄料是自己上前不得,就回家去,把话告诉了沈大娘。沈大娘一听这话,心里乱跳。将大小锁找了一大把出来,将箱子以至房门都锁上了。出得大门,雇了一乘人力车,就向刘将军家来。

这时业已夜深,刘将军家里的宾客也都散了。由一个马弁将沈大娘引进上房,后又由一个老妈子,将沈大娘引上楼去。这楼前是一字通廊,一个双十字架的玻璃窗内,垂着紫色的帷幔,隔着窗子看那灿烂的灯光,带着鲜艳之色,便觉这里不是等闲的地方了。由正门穿过堂屋,旁边有一挂双垂的绿幔,老妈子又引将进去,只见里面金碧辉煌,陈设得非常华丽。上面一张铜床,去了上半截的栏杆。天花板上,挂着一副垂钟式的罗帐,罩住了这张床。在远处看着,那电光映着,罗帐如有如无,就见凤喜侧着身子躺在里面,床前两个穿白衣的女子,坐着看守她。沈大娘曾见过,这是医院里来的人了。沈大娘要向前去掀帐子,那女看护对她摇摇手道:她睡着了,你不要惊动她。惊醒了她是很危险的。见女看护的态度是那样郑重,只好不上前,便问老妈子道:“这是你们将军的屋子吗?”老妈子道:“不是!原是我们太太的屋子。后来太太回天津,就在天津故世了,这屋子还留着。老太太你瞧瞧,这屋子多么好。你姑娘若跟了我们将军,那真是造化。”沈大娘默然,因问:"刘将军哪里去了?”老妈子道:“有要紧的公事,开会去了。大概今天晚晌,不能回家,他是常开会开到天亮的。”沈大娘听了这话,倒又宽慰了一点子。可是坐在这屋子里,先是女看护不许惊动凤喜,后来凤喜醒过来了,女看护又不让多说话。相守到了下半夜,两个女看护出去睡了,老妈子端了两张睡椅,和沈大娘一个人坐了一张,轻轻的对沈大娘道:“我们将军吩咐了,只叫你来陪着你姑娘,可是不让多说话。你要有什么心事,等我们将军回来了,和我们将军当面说吧。”沈大娘到了这里,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心里自然畏惧起来,老妈子不让多说话,也就不多说话。

夏日夜短,天快亮了,凤喜睡足了,已是十分清醒,便下床将沈大娘摇撼着。她醒过来,凤喜将手对老妈子一指,又摇了一摇,然后轻轻的道:“我只好还装着病,要出去是不行的了。回头你去问问关家大叔,看他还有救我的什么法子没有?”说时,那老妈子在睡椅上翻着身,凤喜就溜上床去了。

沈大娘心里有事,哪里睡得着!约有六七点钟的光景,只听到窗外一阵脚步声,就有人叫道:“将军来了。”那老妈子一个翻身坐起来,连连摇着沈大娘道:“快ae?快ae?!”沈大娘起身时,刘将军已进门了,仿佛见绿幔外有两个穿黄色短衣服的人,在那里站着,自己打算要质问刘将军的几句话,完全吓回去了。还是刘将军拿了手上的长柄折扇指点着她道:你是凤喜的妈吗?的椅靠,向后退了一步。刘将军将扇子向屋子四周挥了一挥,笑道:“你看,这地方比你们家里怎样?让你姑娘在这里住着,不比在家里强吗?”沈大娘抬头看了看他,虽然还是笑嘻嘻的样子,但是他那眼神里,却带有一种杀ae?,哪里敢驳他,只说得一个"是"字。刘将军道:“大概你熬了一宿,也受累了。你可以先回去歇息歇息,晚半天到我这里来,我有话和你说。”沈大娘听他的话,偷一眼看了看凤喜,见她睡着不动,眼珠可向屋子外看着。沈大娘会意,就答应着刘将军的话,走出来了。

她记着凤喜的话,并不回家,一直就到关寿峰家来。这时寿峰正在院子里做早期的功夫,忽然见沈大娘走进来,便问道:“你这位大嫂,有什么急事找人吗?瞧你这脸色!”沈大娘站着定了定神笑道:“我打听打听,这里有位关大叔吗?”关寿峰道:“你大嫂贵姓?”沈大娘说了,寿峰一掀自己堂屋门帘子,向她连招几下手道:“来来!请到里面来说话。”沈大娘一看他那情形,大概就是关寿峰了,跟着进屋来,就问道:“你是关大叔吗?”秀姑听说,便由里面屋子里走出来,笑道:“沈大婶!你是稀客……"寿峰道:“别客气了,等她说话吧。我看她憋着一肚子事要说呢。大嫂!你说吧。若是要我姓关的帮忙的地方,我要说一个不字,算不够朋友。”沈大娘笑道:“你请坐。”自己也就在桌子边一张方凳上坐下。寿峰道:“大嫂!要你亲自来找我,大概不是什么小事。你说你讲!”说时,睁了两个大圆眼睛,望着沈大娘。沈大娘也忍耐不住了,于是把刘将军关着凤喜的事说了一遍,至于以前在尚家往来的事,却含糊ae?词只说了一两句。

寿峰听了此言,一句话也不说,咚的一声,便将桌子一拍。秀姑给沈大娘倒了一碗茶,正放到桌子上,桌子一震,将杯子当啷一声震倒,溅了沈大娘一袖口水。秀姑忙着找了手绢来和她擦抹,只赔不是。寿峰倒不理会,跳着脚道:“这是什么世界!北京城里,大总统住着的地方,都是这样不讲理。若是在别地方,老百姓别过日子了,大街上有的是好看的姑娘,看见了……"秀姑抢着上前,将他的手使劲拉住,说道:爸爸!你这是怎么了?连嚷带跳一阵子,这事就算完了吗?幸亏沈大婶早就听我说了,你是这样点爆竹的ae?ae?,要不然,你先在自己家里,这样闹上一阵子,那算什么?”寿峰让他姑娘一劝,突然向后一坐,把一把旧太师椅子哗啦一声,坐一个大窟窿,人就跟着椅子腿,一起倒在地下。沈大娘不料这老头子会生这么大片,倒愣住了,望着他做声不得。寿峰站起来也不言语,坐到靠门一个石凳上去,两手托了下巴,撅着胡子,兀自生ae?。一看那把椅子,拆成了七八十块木ae?,倒又噗嗤一声,接上哈哈大笑起来。因站着对沈大娘拱拱手道:大嫂!你别见笑,我就是点火葯似的这一股子火性,ae?怎么样忍耐着,也是改不了。可是事情一过身,也就忘了。你瞧我这会子出了这椅子的ae?,回头我们姑娘一心痛,就该叨唠三天三宿了。”说时,不等沈大娘答词,昂头想了一想,一拍手道:“得!就是这样办。这叫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大嫂!你赞成不赞成?”秀姑道:“回头又要说我多事了,你一个人闹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一个字来。你问人家赞成不赞成,人家知道赞成什么呢?”寿峰笑道:“是了,我倒忘了和大嫂说。你的姑娘,若是照你说的话,就住在那楼上,无论如何,我可以把她救出来。可是这样一来,不定闯上多大的乱子。你今天晚上二更天,收拾细软东西,就带到我这里来。我这里一拐弯,就是城墙,我预备两根长绳子吊出城去。我有一个徒弟,住在城外大王庄,让他带你去住几时。等樊先生来了,或是带你们回南,或是就暂住在城外,那时再说。你瞧怎样?”沈大娘道:“好是好,但是我姑娘在那里面,你有什么法子救她出来呢?”寿峰道:“这是我的事,你就别管了。我要屈你在我这儿吃一餐便饭,不知道你可有功夫?也不光是吃饭,我得引几个朋友和你见见。”沈大娘道:“若是留我有话说,我就扰你一顿,可是你别费事。”寿峰道:“不费事不行,可也不是请你。”于是伸手在他裤带子中间挂着的旧褡裢里,摸索了一阵,摸出一元银币,又是些零碎铜子ae?,一起交到秀姑手上道:“你把那葫芦提了去,打上二斤白干,多的都买菜,买回来了,就请沈大婶儿帮着你做,我去把你几位师兄找来。”说毕,他找了一件蓝布大褂披上,就出门去了。

秀姑将屋子收拾了一下,不便留沈大娘一人在家里,也邀着她一路出门去买酒菜。回来时,秀姑买了五十个馒头,又叫切面ae?烙十斤家常饼,到了十二点钟,送到家里去。沈大娘道:“姑娘!你家请多少客?预备这些个吃的。”秀姑笑道:我预备三个客吃的。若是来四个客,也许就闹饥荒了。

沈大娘听了秀姑的话,只破怪在心里。陪着她到家,将菜洗做时,便听到门口一阵杂乱的脚步声。见先来的一个人,一顶破旧草帽,戴着向后仰,一件短褂,ae?胸的纽扣全敞着,露出一漆黑而且胖的胸脯子来。后面还有一个长脸麻子,一个秃子,都笑着叫"师妹",抱了拳头作揖。最后是关寿峰,却倒提了一只羊腿子进来,远远的向上一举道:“你周师兄不肯白吃咱们一餐,还贴一只羊腿。咱们烧着吃吧。”于是将羊腿放在屋檐下桌上,引各人进屋。沈大娘也进来相见,寿峰给他介绍:那先进来的叫快刀周,是羊屠夫;麻子叫江老海,是吹糖人儿的;秃子便叫王二秃子,是赶大车的。寿峰道:大嫂!你的事我都对他们说了,他们都是我的好徒弟,只要答应帮忙,掉下脑袋来,不能说上一个不字。我这徒弟他就住在大王庄,家里还种地,ae?我的面子,在他家里吃上周年半载的窝窝头,决不会推辞的。”说时,就指着王二秃子。王二秃子也笑道:“你听着,我师傅这年高有德的人,决不能冤你。我自己有媳妇,有老娘,还有个大妹子。我又整个月不回家,要说大姑娘寄居在我们那儿,是再能够放心没有的了。”江老海道:“王二哥!当着人家大婶儿在这儿,干吗说出这样的话来?”王二秃子道:“别那么说呀!这年头儿,知人知面不知心。十七八岁大姑娘,打算避难到人家家里去,能不打听打听吗?我干脆说出来,也省得人家不放心。话是不好听,可是不比人家心里纳闷强吗?”这一说,大家都笑了。

一会儿,秀姑将菜做好了,摆上桌来,乃是两海碗红烧大块牛肉,一大盘子肉丝炒杂拌,一大瓦盆子老鸡煨豆腐。秀姑笑道:“周师兄!你送来的羊腿,现在可来不及做,下午煨好了,给你们下面条吃。”快刀周道:“怎么着?晚上还有一餐吗?这样子,连师妹都发下重赏了。王二哥!江大哥!咱们得费力啊!”王二秃子将脑袋一伸,用手拍着后脑脖子道:这大的北京城,除了咱们师傅,谁是知道咱们的?为了师傅,丢下这颗秃脑袋,我都乐意。”大家又笑了。说话时,秀姑拿出四只粗碗,提着葫芦,倒了四大碗酒,笑道:“这是给你们师徒四位倒下的,我和大婶儿都不喝。”王二秃子道:“好香牛肉。”说着,拿了一个馒头蘸着牛肉汁,只两口,先吃了一个,一抬腿,跨过板凳,先坐下了。因望着沈大娘道:“大婶你上坐,别笑话,我们弟兄都是老粗,不懂得礼节。”于是大家坐下,只空了上位。沈大娘看他们都很痛快的,也就不推辟,坐下了。

寿峰见大家坐定,便端着碗,先喝了两口酒,然后说道:不是我今天办不了大事,要拉你们受累,我读过两句书,知道古人有这样一句话:”士为知己者死。”象咱们这样的人,老爷少爷,哪里会看在眼里?可是这位樊先生就不同,和我交了朋友还救了我一条老命。他和我交朋友的时候,不但是他亲戚不乐意,连他亲戚家里的听差,都看着不顺眼。我看遍富贵人家的子弟,没有象他这样胸襟开阔的。二秃子,你不是说没有人识你们吗?我敢说那樊先生若和你们见了面,他就能识你们。这样的朋友,我们总得交一交。这位大婶儿的姑娘,就是樊先生没过门的少奶奶,我们能眼见人家吃亏吗?”秀姑道:“你老人家要三位师兄帮忙,就说要人帮忙的话,这样牛头不对马嘴,闹上一阵,还是没有谈到本题。”快刀周道:师傅!我们全董,不用师傅再说了。师傅就是不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3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啼笑 姻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