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啼笑 姻缘》

第017回

作者:张恨水

却说家树见着凤喜,以为她还象从前一样,很有感情,所以说要她一路同去。凤喜听到这话,不由得吓了一吓,便道:大爷,你这是什么话?难道我这样败柳残花的人,你还愿意吗?”家树也道:“你这是什么话?”凤喜道:“事到如今,什么话都不用说了。只怪我命不好,做了一个唱大鼓书的孩子,所以自己不能作主。有势力的要怎么办,我就怎么办。象你樊大爷,还愁讨不到一头好亲事吗?把我丢了吧。可是你待我的好处,我也决不能忘了,我自然要报答你。”家树抢着道:怎么样?你就从此和我分手了吗?我知道,你的意思说,以为让姓刘的把你抢去了,这是一件可耻的事情,不好意思再嫁我,其实是不要紧的。在从前,女子失身于人,无论是愿意,或者被强迫的,就象一块白布染黑了一样,不能再算白布的;可是现在的年头儿,不是那样说,只要丈夫真爱他ae轡子,妻子真爱他丈夫,身体上受了一点侮辱,却与彼此的爱情,一点没有关系。因为我们的爱情,都是在精神上,不是在形式上,只要精神上是一样的,……"家树这样絮絮叨叨的向下说着,凤喜却是低着头看着自己白布鞋尖,去踢那石凳前的乱草。看那意思,这些话,似乎都没有听得清楚。

家树一见这样,很着急,伸手携着她一只胳膊,微微的摇撼了两下,因问道:“凤喜,怎么样,你心里还有什么说不出来的苦处吗?”凤喜的头,益发的低着了,半晌,说了一句道:“我对不ae?你。”家树放了她的手,拿了草帽子当着扇子摇了几摇道:“这样说,你是决计不能和我相合了!也罢,我也不勉强你。那姓刘的待你怎么样,能永不变心吗?”凤喜仍旧低着头,却摇了两摇。家树道:“你既然保不住他不会变心,设若将来他真变了心,他是有势力的,你是没有势力的,那怎样办?你还不如跟着我走吧。人生在世,富贵固然是要的,爱情也是要的。你是个很聪明的人,难道这一点,你还看不出来?而况且我家里虽不是十分有钱,不瞒你说,两三万块钱的家财,那是有的。我又没有三兄四弟,有了这些个钱,还不够养活我们一辈子的吗?”凤喜本来将头抬起来了,家树说上这一大串,她又把头低将下去了。家树道:“你不要不作声呀!你要知道,我望你跟着我走,虽然一半是自己的私心,一半也是救你。”

只在这时,凤喜忽然抬起头来,扬着脸问家树道:“一半是救我吗?我在姓刘的家里,料他也不会吃了我,这个你倒可以放心。”家树听到这话,不由得他的脸色不为之一变,站在一边,只管发愣。停了一会,点了一点头道:“好,这算我完全误会了。你既是决定跟姓刘的,你今天来此地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和我告别,今生今世,永不见面了吧?”凤喜道:你别生ae?,让我慢慢的和你说,人心都是肉做的,你樊大爷待我那一番好处,我哪里忘得了!可是我只有这个身子,我让人家强占了去了,不能分开一半来伺候你。”家树皱了眉,将脚一顿道:“你还不明白,只要你肯回来……"凤喜道:我明白,你虽然那样说不要紧,可是我心里总过不去的!干脆一句话,我们是无缘了。我今天是偷出来的,你不见我还穿着这样一身旧衣服吗?若是让他们看见了,放了好衣服不穿,弄成这种样子,他们是要大大疑心的。我自己私下也估计了一下子,大概用你樊大爷的钱,总快到两千吧。我也没有别个法子,来报你这个恩。不瞒你说,那姓刘的一把就拨了五万块钱,让我存在银行里。这个钱,随便我怎么样用,他不过问。现在我自己,也会开支ae?,拿钱很方便。”说到这里,凤喜在身上掏出一个粉镜盒子来,打开盒子,却露出一张支ae?。她将支ae?递给家树道:“不敢说是谢你,反正我不敢白用大爷的钱。”

当凤喜打开粉镜,露出支ae?的时候,家树心里已是噗突噗突跳了几下;及至凤喜将支ae?送过来,不由得浑身的肌肉颤动,面色如土。她将支ae?递过来,也就不知所以的将支ae盶接着,一句话说不出来。停了一停,醒悟过来了,将支ae?一看,填的是四千元正,签字的地方,印着小小的红章,那四个篆字,清清楚楚,可以看得出,乃是"刘沈凤兮"。家树镇定了自己的态度,向着凤喜微笑道:“这是你赏我的钱吗?”凤喜道:“你干吗这样说呀?我送你这一点款子,这也无非聊表寸心。”家树笑道:“这倒确是你的好心,我应该领受的。你说花了我的钱,差不多快到两千,所以现在送我四千,总算是来了个对倍了。哈哈!我这事算做得不错,有个对本对利了。”越说越觉得笑容满面,说完了笑声大作,昂着头,张着口,只管哈哈哈笑个不绝。

凤喜先还以为他真欢喜了,后来看到他的态度不同,也不知道他是发了狂,也不知道他是故意如此。靠了石桌站住,呆呆的向他望着。家树两手张开,向天空一伸。大笑道:“好,我发了财了!我没有见过钱,我没有见过四千块钱一张的支ae?,今天算我开了眼了,我怎么不笑?天哪!天哪!四千块一张的支ae?,我没有见过呀!”说着,两手垂了下来,又合到一处,望了那张支ae?笑道:“你的魔力大,能买人家的身子,也能买人家的良心;但是我不在乎呢!”两手比ae?,拿了支ae?,嗤的一声,撕成两半边。接上将支ae?一阵乱撅,撕成了许多碎块,然后两手握着向空中一抛,被风一吹,这四千元就变成一二十只小白蝴蝶,在日光里飞舞。家树昂着头笑道:“哈哈,这很好看哪!钱呀,钱呀,有时候你也会让人看不ae?吧!”

到了这时,凤喜才知道家树是恨极了这件事,特意撕了支起来出这一口气的。顷刻之间,既是羞惭,又是后悔,不知道如何是好。待要分说两句,家树是连蹦带跳,连嚷带笑,简直不让人有分说的余地。就是这样,凤喜是越羞越急,越急越说不出话,两眼眶子一热,却有两行眼泪,直流下来。

家树往日见着她流泪,一定百般安慰的:今天见着她流泪,远远的弯了身子,却是笑嘻嘻的看着她。凤喜见他如此,越是哭得厉害,索性坐在石凳上伏在石桌上哭将起来。家树站立一边,慢慢的止住了笑声,就呆望着她。见她哭着,两只肩膀只管耸动,虽然她没有大大的发出哭声,然而看见这背影,知道她哭得伤心极了。心想她究竟是个意志薄弱的青年女子,刚才那样羞辱她,未免过分。爱情是相互的,既是她贪图富贵,就让她去贪图富贵,何必强人所难!就是她拿钱出来,未尝不是好意,她哪里有那样高超的思想,知道这是侮辱人的行为。思想一变迁,就很想过去陪两句不是。这里刚一移脚,凤喜忽然站了起来,将手揩着眼泪,向家树一面哭一面说道:“你为什么这样子对待我?我的身子,是我自己的,我要嫁给谁,就嫁给谁,你有什么法子来干涉我?”说着,她一只手伸到衣袋里,掏出一个金戒指来,将脚一顿道:我们并没有订婚,这是你留着给我做纪念的,我不要了,你拿回去吧。”说时,将戒指向家树脚下一丢。恰好这里是砖地,金戒指落在地上,叮铃铃一阵响。家树不料她一翻脸,却有此一着,弯着腰将戒指捡ae?,便戴在指头上,自说道:“为什么不要?我自己还留着作纪念呢。”说毕,取了帽子,和凤喜深深的一鞠躬,笑嘻嘻的道:“刘将军夫人,愿你前途幸福无量!我们再见了。”说毕,戴着草帽,掉转身子便走。一路打着哈哈,大笑而去。

凤喜站在那里,望着家树转入柏林,就不见了。自己呆了一阵子,只见东边的太阳,已慢慢升到临头,时候不早了,不敢多停留;又怕追上了家树,却是慢慢的走出内坛。她的母亲沈大娘,由旁边小树丛里,一个小亭上走下来,迎着她道:“怎么去这半天,把我急坏了。我看见樊大爷,一路笑着,大概他得了四千块钱,心里也就满足了。”凤喜微笑,点着头道:“他心里满足了。”沈大娘道:“哎呀,你眼睛还有些儿红,哭来着吧?傻孩子!”凤喜道:“我哭什么?我才犯不上哭呢。”说着,掏出一条潮湿的手绢,将眼睛擦了一擦。沈大娘一路陪着行走,一路问道:“樊大爷接了那四千块钱的支ae?,他说了些什么呢?”凤喜道:“他有什么可说的!他把支ae?撕了。”沈大娘道:“什么,把支ae?撕了?”于是就追着凤喜,问这件事的究竟。凤喜把家树的情形一说,沈大娘冷笑道:“生ae??活该他生ae?!这倒好,一下说破了,断了他的念头,以后就不会和咱们来麻烦了。”凤喜也不作声,出了外坛雇了车子,同回母亲家里,仍然由后门进去,急急的换了衣服,坐上大门口的汽车,就向刘将军家来。

因为凤喜出去得早,这时候回来,还只有八点钟。回到房里,秀姑便不住的向她打量。凤喜怕被别人看出破绽来,对屋子里的老妈子道:“你们都出去,我起来得早了,还得睡睡呢。”大家听她如此说,都走开了。凤喜睡是不要睡,只是满腔心事,坐立不安,也就倒在床上躺下,便想着家树今日那种大笑,一定是伤心已极。虽然他的行为不对,然而他今日还痴心妄想,打算邀我一同逃走,可见他的心,的确是没有变的。但是你不要钱,也不要紧,为什么当面把支ae?扯碎来呢?这不是太让我下不去吗?……糊里糊涂的想着,便昏昏沉沉的睡去。及至醒来,不觉已是十一点多钟了。坐在床上一睁眼,就见秀姑在外面探头望了一望。凤喜对她招招手,让她走了进来。秀姑轻轻的问道:“你见着他没有?”凤喜只说了一声"见着了",就听到外面老妈子叫道:“将军回来了。”秀姑赶快闪到一边站住。

那刘将军一走进门,也不管屋子里有人没人,抢着上前,走到床边,两手按了凤喜两只肩膀,轻轻拍了两下,笑道:好家伙!我都由天津回到北京了,你还没有起来。手捧了凤喜的脸,将头一低。凤喜微微一笑,将眼睛向秀姑站的地方一瞟,又把嘴一努。刘将军放了手掉转身来,向秀姑先打了一个哈哈,然后笑道:“你昨天就来了吗?”秀姑正着脸色,答应了一声"是。”刘将军回头向凤喜道:“这孩子模样儿有个上中等。就是太板一点儿。”又和秀姑点着头笑道:你出去吧,有事我再来叫你。去,刘将军忽然向凤喜的脸上注视着道:“你又哭了吗?我走了,准是你想着姓樊的那个小王八蛋。”两手扶了凤喜的肩膀向前一推,凤喜支持不住,便倒在床上了。凤喜一点也不生ae?,坐了起来,用手理着脸上的乱发,向他笑道:“你干吗总是这样多心?我ae?什么想他?我是ae?了一个早,回去看了看我妈。我妈昨晚晌几乎病得要死,你想想看,我有个不着急的吗?”刘将军笑道:“我猜你哭了不是?你妈病了,怎么不早对我说,我也好找个大夫给她瞧瞧去。小宝贝儿哪,你要什么,我总给你什么。”说着,一伸手,又将凤喜的小脸泡儿撅了一下。

秀姑一见这副情形,很不入眼,一低头,就避出屋外去。她心里想着,这种地方,怎样可以长住呢?但是凤喜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自己转达,却又不敢断定,总得等一个机会,和她畅谈畅谈,然后才可以知道她和家树的事情,究竟如何?因此一想,便忍耐着住下了。

刘将军在屋子里麻烦了一阵子,已到开午饭的时候,就和凤喜一路出来吃午饭去了。一会子工夫,伺候吃饭的老妈子来对秀姑说:"将军不喜欢年纪大的,还是你去吧。”秀姑走到楼下堂屋里,只见他二人,对面坐着。刘将军手上拿了一个空碗向秀姑照了一照,望着她一笑,那意思就是要秀姑盛饭。秀姑既在这里,不能不上前,只得走到他面前,接了碗过来。他左手上的空碗,先不放着,却将右手的筷子倒过来,在秀姑的脸上,轻轻的戳了一下,笑道:“你在那张总长家里也闹着玩吗?”秀姑望了他一眼,却不做声,接过碗给他盛了饭,站到一边。凤喜笑道:“人家初来,又是个姑娘,别和人家闹,人家怪不好意思的。”刘将军道:“有什么怪不好意思?要不好意思,就别到人家家里来。我瞧你这样子,倒是有点儿吃醋。”凤喜见他脸上并没有笑容,就不敢做声。刘将军回过头来,和秀姑笑道:“别信你太太的话。我要闹着玩,谁也拦阻不了我。你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7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啼笑 姻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