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啼笑 姻缘》

第008回

作者:张恨水

却说凤喜正向家树撒娇,家树突然将一只茶杯拿ae?,啪的一声,向地下一砸。这一下子,真把凤喜吓着了。家树却握了她的手道:“你不要误会了,我不是生ae?,因为随便怎样解说,你也不相信,现在我把茶杯子揍一个给你看。我要是靠了几个臭钱,不过是戏弄你,并没有真心,那末,我就象这茶杯子一样。”凤喜原不知道怎样是好,现在听家树所说,不过是ae?誓,一想自己盇e人太甚,实是自己不好,倒"哇"的一声哭了。

沈大娘在外面屋子里,先听到打碎一样东西,砸了一下响,已经不免发怔,正待进房去劝解几句,接上又听得凤喜哭了,这就知道他们是事情弄僵了。连忙就跑了进来,笑道:怎么了?刚才还说得好好儿的,这一会子功夫,怎么就恼了?家树道:“并没有恼,我扔了一个茶杯,她倒吓哭了。你瞧怪不怪?”沈大娘道:“本来她就舍不得乱扔东西的,你买的这茶杯子,她又真爱,别说她,就是我也怪心疼的,你再要揍一个,我也得哭了。”说着放大声音,打了一个哈哈。凤喜一个翻身坐了起来,撅着嘴道:“人家心里都烦死了,你还乐呢。”沈大娘道:“我不乐怎么着?为了一只茶杯,还得娘儿俩抱头痛哭一场吗?”说着又一拍手,哈哈大笑的走开了。

沈大娘走后,家树便拉着凤喜的手,也就同坐在床上,笑问道:“从今以后,你不至于不相信我了吧?”凤喜道:“都是你自己生疑心,我几时这样说过呢?”一面说着,一面走下地来,蹲下身子去捡那打破了的碎瓷ae?。家树道:“这哪里用得着拿手去捡,拿一把扫帚,随便扫一扫得了。你这样仔细割了你的手。”凤喜道:“割了手,活该!那关你什么事?”家树道:“不关我什么事吗?能说不关我什么事吗?”说着,两手搀着凤喜,就让她站起来。凤喜手上,正拿了许多碎瓷ae?。给家树一拉,一松手又扔到地上来,啪的一声响,沈大娘"哎哟"了一声,然后跑了进来道:“怎么着,又揍了一个吗?可别跟不会说话的东西生ae?!我真急了,要是这样,我就先得哭。”一面说着,一面走进来,见还是那些碎瓷ae?,便道:怎么回事,没有揍吗?ae?扫了去吧。”沈大娘看他们的面色,不是先前那ae?鼓鼓的样子,便找了扫帚,将瓷ae?儿扫了出去。家树道:“你看你母亲,面子上是勉强的笑着,其实她心里难过极了,以后你还是别生ae?吧。”凤喜道:“闹了这么久,到底还是我生ae??”家树道:只要你不生ae?,那就好办。道:“得!今天算我冒昧一点,把你得罪了。以后我遇事总是好好儿的说,你别见怪。”口里说着,手就ae?ae?ae?的响,只管在她肩上拍着。

当下凤喜站起身来,对了镜子慢慢的理着鬓发,一句声也不作;又找了手巾,对了镜子揩了一揩脸上的泪容,再又ae?了一起粉。家树见着,不由得噗嗤一笑。凤喜道:“你笑什么?”家树道:“我想起了一桩事,自己也解答不过来。就是这胭脂粉,为什么只许女子搽,不许男子搽呢?而且女子总说不愿人家看她的呢。既是不愿人家看她,为什么又为了好看来搽粉呢?难道说搽了粉让自己看吗?”凤喜听说,将手上的粉ae?遥遥的向桌上粉缸里一抛,对家树道:“你既是这样说,我就不搽粉了。可是我这两盒香粉,也不知道是哪只小狗给我买回来的。你先别问搽粉的,你还是问那买粉的去吧。”家树听说,向前一迎,刚要走近凤喜的身边,凤喜却向旁边一闪,口里说着头一起道:“别又来哄人。”家树不料她有此一着,身子向壁上一碰,碰得悬的大镜子向下一落。幸而镜子后面有绳子拴着的,不曾落到地上。凤喜连忙两手将家树一扶,笑道:“碰着了没有?吓我一跳。”说着,又回转一只手去,连连拍了几下胸口。家树道:“你不是不让我亲热你吗?怎样又来扶着我呢?”说时望了她的脸,看她怎样回答这一句不好回答的话。凤喜道:“我和你有什么仇恨,见你要摔倒,我都不顾?”家树笑道:“这样说,你还是愿意我亲近的了。”凤喜被他一句话说破,索性伏到小桌上,格格的笑将起来。这样一来,刚才两人所ae?的一段交涉,总算烟消云散。

家树因昨晚上没有睡得好,也没有在凤喜这里吃晚饭,就回去了。到了陶家刚一坐下,就来了电话。一接话时,是何丽娜打来的,她先开口说:"怎么样,要失信吗?”家树摸不着头脑,因道:“请你告诉我吧,我预约了什么事?一时我记不起来。”何丽娜道:“昨天你下车的时候,你不是对我说了今天见吗?这有多久的时候,就全忘了吗?”家树这才想起来了,昨日临别之时,对她说了一句"明天见",当时极随便的一句敷衍话,不料她倒认为事实。她一个善于交际的人,难道这样一句客气话,她都会不知道吗?不过她既问起来,自己总不便说那原来是随便说的,因道:“不能忘记,我在家里正等密斯何的电话呢。”何丽娜道:“那末我请你看电影吧。我先到”平安”去,买了ae?,放在门口,你只一提到我,茶房就会告诉你我在哪里了。”家树以为她总会约着去看跳舞的,不料她又改约了看电影。不过这倒比较合意一点,省得到跳舞场里去,坐着做呆子,就在电话里答应了准来。

家树是在客厅里接的电话,以为伯和夫妇总不会知道。刚走进房去,只听到陶太太在走廊上笑道:“开演的时候,也就快到了,还在家里做什么?我把车子先送你去吧。”家树笑道:你们的消息真灵通。何小姐约我看电影,你们怎样又知道了?”陶太太道:“对不住,你们在前面说话,我在后面安上插销,偷听来着。但是不算完全偷听,事先我征求了何小姐同意的。”家树道:“这有什么意思呢?”陶太太道:“但是我虽有点开玩笑的意思,实在是好意。你信不信?”家树道:信的。表哥表嫂伯我们走不上爱情之路,特意来指导着呢?陶太太于是笑着去了。不多一会,果然刘福进来说:"车已开出去了,请表少爷上车。”家树一想,反正是他们知道了,索性大大方方和何小姐来往,以后他们就不会疑到另和什么关家姑娘开家姑娘来往了。因此也不推辞,就坐了汽车到"ae絓安"电影院去。

家树一进门,向收ae?的茶房只问了一个何字,茶房连忙答道:“何小姐在包厢里。”于是他就引导着家树,掀开了绿幔,将他送到一座包厢里。何小姐把并排的一张椅子移了一移,就站起来让座,家树便坐下了。因道:“密斯何是正式请客呢?还特意坐着包厢?”何丽娜笑道:“这也算请客,未免笑话。不过坐包厢,谈话便当一点,不会碍着别人的事。”家树沉吟了一会,也没敢望着何丽娜的脸。慢慢的道:“昨天那张照片的事,我觉得很对不住密斯何。”说着话时,手里捧了一张电影说明书,低了头在看。何丽娜道:“这事我早就不在心上了,还提它作什么?就算我真送了一张相片,这也是朋友的常事,又要什么紧!令表嫂向来是喜欢闹着玩笑的人,她不过和你开开玩笑罢了,她哪里是干涉你的什么事情呢?”她说着话时,却把一小包口香糖打开来,抽出两ae?,自己送了一起到口里去含着。两个尖尖的指头,钳着一起,随便的伸了过来,向家树脸上碰了一碰。家树回头看时,她才回眸一笑,说了两个字"吃糖"。家树接着糖,不觉心里微微荡漾了一下,当时也说不出所以然来,却自然的将那ae?糖送到嘴里去。

一会儿,电影开映了,家树默然的坐着。暗地只闻到一阵极浓厚的香味ae?入鼻端。何丽娜反不如他那样沉默,射出英文字幕来,她就轻声喃喃的念着,偶然还提出一两句来,掉转头来和家树讨论。今天这妻子,正是一张言情的。大概是一个贵族女子,很醉心一个艺术家,那艺术家嫌那女子太奢华了,却是没有一点怜香惜玉之意。后来那女子摈绝了一切繁华的服饰,也去学美术,再去和那艺术家接近。然而他只说那女子的艺术,去成熟时期还早,并不谈到爱情。那女子又以为他是嫌自己学问不够,又极力的去用功。后来许多男子因为她既美又贤,都向她求爱,那艺术家才出来干涉。这时,女子问:"你不爱我,又不许我爱人,那是什么意思呢?”他说:"我早就爱你的,我不表示出来,就是刺激你去完成你的艺术呀。”何丽娜看着,常对家树说:"这女子多痴呀!这男子要后悔的。”直到末了,又对家树道:“原来这男子如此做作,是有用意的。我想一个人要纠正一个人的行为过来,是莫过于爱人的了。”家树笑道:“可不是!不过还要补充一句:一个人要改变一个人的行为,也是莫过于爱人的。”家树本是就着影ae?批ae?,何丽娜却不能再作声。因为电影已完,大家就一同出了影戏院。她道:“密斯脱樊!还是我用车子送你回府吧。”家树道:“天天都要送,这未免太麻烦吧。”何丽娜道:连今日也不过两回,哪里是天天呢?有意让上车的,这也无须虚谦,又上了车同座。何丽娜对ae鸤车夫道:“先送樊先生回陶宅,我们就回家。”

车子开了,家树问道:“不上跳舞场了吗?还早呀!这时候正是跳舞热闹的时候哩!”何丽娜道:“你不是不大赞成跳舞的吗?”家树笑道:“那可不敢。不过我自己不会,感不到兴趣罢了。”何丽娜道:“你既感不到兴趣,为什么要我去哩?”家树道:“这很容易答复,因为密斯何是感到兴趣的,所以我劝你去。”何丽娜摇了一摇头道:“那也不见得,原来不天天跳舞的,不过偶然高兴,就去一两回罢了。昨天你对我说,跳舞的人,和抽大烟的人,是颠倒昼夜的。我回去仔细一想,你这话果然不错。可是一个人要不找一两样娱乐,那就生活也太枯燥了。你能不能够给我介绍一两样娱乐呢?”家树道:娱乐的法子是有的。密斯何这样一个聪明人,还不会找相当的娱乐事情吗?”何丽娜笑道:“朋友不是有互助之谊吗?我想你是常常不离书本的人,见解当然比我们整天整夜都玩的人,要高出一等。所以我愿你给我介绍一两样可娱乐的事。至于我同意不同意,感到兴味,不感到兴味,那又是一事。你总不能因为我是一个喜欢跳舞的人,就连一种娱乐器,也不屑于介绍给我。”家树连道:“言重言重。我说一句老实话,我对于社会上一切娱乐的事,都不大在行。这会子叫我介绍一样给人,真是一部廿四史,不知从何说ae?了。”何丽娜道:你不要管哪样娱乐于我是最合适,你只要把你所喜欢的说出来就成。”家树道:“这倒容易。就现在而论,我喜欢音乐。”何丽娜道:“是哪一种音乐呢?”家树刚待答复,车子已开到了门口。这次连"明天见"三个字也不敢说了,只是点了一个头就下车。心里念着:明日她总不能来相约了。

恰是事情碰巧不过,次日,有个俄国钢琴圣手阔别烈夫,在北京饭店献技。还不曾到上午十二点,何小姐就专差送了一张赴音乐会的入门券来。券上刊着价钱,乃是五元。时间是晚上九时,也并不耽误别的事情,这倒不能不去看看。因此到了那时,就一人独去。

这音乐会是在大舞厅里举行,临时设着一排一排的椅子,椅子上都挂了白纸牌,上面列了号头,来宾是按着ae?号,对了椅子号码入座的。家树找着自己的位子时,邻座一个女郎回转头来,正是何丽娜。她先笑道:“我猜你不用得电约,也一定会来的。因为今天这种音乐会,你若不来,那就不是真喜欢音乐的人了。”家树也就只好一笑,不加深辩。但是这个音乐会,主体是钢琴独奏,此外,前后配了一些西乐,好虽好,家树却不十分对劲。音乐会完了,何丽娜对他道:“这音乐实在好,也许可以引起我的兴趣来。你说我应该学哪一样,提琴呢?钢琴呢?”家树笑道:“这个我可外行。因为我只会听,不会动手呢。”

说着话,二人走出大舞厅。这里是饭厅,平常跳舞都在这里。这时饭店里使役们,正在张罗着主顾入座。小音乐台上,也有奏乐的坐上去了,看这样子,马上就要跳舞。家树便笑道:“密斯何不走了吧?”何丽娜笑道:“你以为我又要跳舞吗?”家树道:“据我所听到说,会跳舞的人听到音乐奏ae餦来脚板就会痒的。而况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08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啼笑 姻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