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啼笑姻缘续集》

第007回

作者:张恨水

却说关秀姑说是有私事要和沈国英交涉,使他倒吃了一惊,自己与这位女士素无来往,哪有什么私事要交涉?当时望了秀姑却说不出话来。秀姑微微一笑道:“沈统制,你得谢谢我呀!四年前你们恼恨的那个刘将军,常常和你们捣乱,你们没法子对付他,那个人可是我给你们除掉的呀。”说毕,眉毛一扬,又笑道:“要是刘德柱不死,也许你们后来不能那样得意吧?”沈统制头一昂道:“哦!是了。我说你的大名,我很熟呢,那次政变以后,外边沸沸扬扬的传说着,都说是姓关的父女两个干的,原来就是关女士。老实说,那次政变,倒也幸得是北京先除刘巡阅使的内应。可是那些占着便宜的人,现在死的死了,走的走了,要算这一笔旧账,也无从算起。”秀姑微笑摇了两摇头道:“你错了!你们升官发财,你们升官发财去,我管不着。而且那回我把刘德柱杀了,我是为了我的私事,与你们不相干。可是说着与你们不相干也不全是,仔细说起来,与你又有点儿关系。”沈国英道:“关女士说这话,我可有些糊涂。”秀姑微笑道:“你府上,到现在为止,不是还关着一个疯子女人吗?我是说的她。现在,我要求你,让我看看她。”

这一说不要紧,沈国英脸上顿时收住笑容,一下子站了起来,望着秀姑,沉吟着道:“你是为了她?——不错,她是刘德柱的如夫人,以前很受虐待的,这与关女士何干?”秀姑微笑道:“你对这件事,原来也是不大明白的,这可怪了。”沈国英看看李永胜,有一句话想问,又不便问,望了只是沉吟着。李永胜倒有些情不自禁。关于秀姑行刺刘将军的事,关寿峰觉得是他女儿得意之作,在关外和李永胜一处的时候,源源本本,常是提到,只有秀姑对家树亦曾钟情的事,没有说起。这时,李永胜也就将关寿峰所告诉的话,完全说了出来。

沈国英一听,这才舒了一口气,拍手道:“原来关女士和凤喜还是很好的起妹们,这就好极了!我们立刻引关女士见她。她现在有时有些清醒,也许认得你的。”秀姑摇了一摇头道:“不,我这个样子去见她,她还以为是来了一个大兵呢。骡车上,我带有一包衣服,请你借间屋子,我换一换。我很忙,在家里来不及换衣服就来了。”沈国英连说:"有,有。”便在上房里叫了个老妈子就出来,叫她拿了骡车上的衣包,带着关秀姑去换衣服。

不一刻,秀姑换了女子的长衣服出来,咬了下chún,微微的笑。沈国英笑道:“关女士男装,还不能十分相象;这一改起女装来,眉宇之间,确有一股英雄之起!”秀姑并不说什么,只是微笑着。沈国英看她虽不是落落难合,却也不肯对人随声附和,不便多说话,便引了她和李永胜,一路到凤喜养病的屋子里来。

这天,恰是沈大娘来和凤喜送换洗的衣服,见关秀姑来了,不由"呀"的一声迎上前来,执着她的手叫道:“大姑娘,你好哇?多年不见啦。”秀姑道:“好,我瞧我们妹妹来了。”她口里如此说着,眼睛早是射到屋子里。见凤喜长的更丰秀些了,坐在一张小铁床上,怀里搂了个枕头,并不顾到怀里的东西,微起了头,斜了眼光,只管瞧着进来的人。秀姑远远的站住,向她点了两个头,又和她招了两招手。凤喜看了许久,将枕头一抛,跳上前来,握了秀姑的手道:“你是关大姐呀!”另一只手却伸出来摸着秀姑的脸,笑道:“你真是关大姐?这不是做梦?这不是做梦?”秀姑笑着点头道:“谁说做梦呢,你现在明白了吗?”凤喜道:“樊大爷回来了吗?”秀姑道:“他回来了,你醒醒吧。”凤喜的手执了秀姑的手,哇的一声哭出来了。沈大娘抢上前,分开她的手,用手抚着她的脊梁道:“孩子,人家没有忘记你,特意来看你,你放明白一点,别见人就闹呀?”凤喜一哭之后,却是忍不住哭声,又跳又嚷,闹个不了。沈大娘和两个老妈子,好容易连劝带起,才把她按到床上躺下了。

秀姑站在屋子里,尽管望着凤喜,倒不免呆了。沈国英便催秀姑出来,又把沈大娘叫着,一同到客厅里坐。因指着秀姑向沈大娘道:“这位姑娘了不得,她父女俩带了几千人在关外当义勇军,为国家报仇,我看见她这样有勇气,我自己很惭愧,决计把家财不要,买了子弹,亲自送到关外去。这样一来,我这个家是我兄嫂的了。你的闺女,就不能再在我这里养病。但是不在我这里养病,难道还把她送进疯人院不成?我和医生研究了许多次,觉得她还不是完全没有知识,断定了她疯病是为什么情形而起的,我们还用那个情节,再盇e引她一回。这一回盇e得好,也许就把她叫醒过来了。不好呢,让她还是这样疯着,倒没有什么关系。就怕的是刺激狠了,会把她引出什么差错来,我和你商量一下,你能不能放手让我去做。”沈大娘道:“我有什么不能放手呢?养活着这样一个疯子,什么全不知道,也就死了大半个啦。起她的造化,治好了她的病,我也好沾她一些光;治不好她的病,就是死了那也是命该如此,有什么可说的呢!”沈国英道:“今天听这位李团长所说,凤喜发疯的那一天,关女士是亲眼看见的。因为刘德柱打了她,又盇e她唱。老妈子又说,他从前打死过一个姨太太,所以她又起又急又害怕,成了这个疯病。若是原因如此,这就很好办啦。刘德柱以先住的那个房子,现在正空在那里。有关女士在这里,那卧房上下几间屋子是怎样的情形,关女士一定还记得。就请关女士出来指点指点,照以前那样的布置法子,再布置一番,就等她睡觉的时候,悄悄的把她搬到那新屋子里去住下。我手下有一个副官,长得倒有几分象刘将军,虽然眉毛淡些,没有胡子,这个都可以假装。到了那天让他装做刘将军的样子,拿鞭子抽她;回头再让关女士装成当日的样子,和他一讲情,活灵活现,情景盇e真,也许她就真个醒过来了。”秀姑笑道:“这个法子倒是好,那天的事情,我受的那印象太深,现在一闭眼睛,完全想得起来,就让我带人去布置。”沈国英道:“那简直好极了,诸事就仰仗关女士。”说着,拱了一拱手。秀姑对沈大娘道:大婶你先回去,回头我再来看你。秀姑还有什么话说,就打发沈大娘走开。

这里秀姑突然的站起,望了沈国英道:“我有一句话要问你,假使凤喜的病好了,你还能跟着我们到关外去吗?”沈国英道:“那是什么话?救国大事,我起能为了一个女子把它中止了。总而言之,她醒了也好,她死了也好,我就是这样做一回。二位定了哪天走,我决不耽误。不瞒二位说,我做了这多年的官,手上大概有十几万圆。除了在北京置的不动产而外,在银行里还存有八万块钱。我一个孤人,尽可自谋生活,要这许多钱何用?除了留下两万块钱而外,其余的六万块钱,我决计一起提出来,用五万块钱替你们买子弹,一万块钱替你们买葯品。当军事头领的人,买军火总是内行。天津方面,我还有两条买军火的路子,今天我就搭夜车上天津,如果找着了旧路的话,我付下定钱,就把子弹买好。等我回来,将合同交给你们。那么,不问我跟不跟你们去,你们都可以放心了。”说着微笑了一笑道:“老实说,我倾家荡产帮助你们,我自己不去看看,也是不放心的。你不要我去,我还要去呢。我的钱买的子弹,我不能全给人家去放,我自己也得放出去几粒呢。”秀姑道:“好哇!我明天什么时候来等你的回信?”沈国英道:“我既然答应了,走得越快越好。我一面派人和关女士到刘将军家旧址去布置,一面上天津办事。我无论明天回来不回来,随时有电话向家里报告。”秀姑向李永胜笑道:“这位沈先生的话,太痛快了,我没有什么话说,就是照办。李团长,你看怎么样?”李永胜笑道:“这件事,总算我没有白介绍,我更没有什么话说,心里这分儿痛快,只有跟着瞧热闹的哇。”

当下沈国英叫了一个老听差来,当着秀姑的面,吩咐一顿,叫他听从秀姑的指挥,明天到刘家旧址布置一切。好在那里乃是一所空房子,房东又是熟人,要怎样布置,都是不成问题的。老听差虽然觉得主人这种吩咐,有些破怪,但是看到他那样郑重的说着,也就不敢进一词,答应着退下去了。

秀姑依然去换好了男子的制服,向沈国英笑道:“我的住址没有一定……”沈国英道:“我也不打听你的住址,你明天到我这里来,带了听差去就是了。”秀姑比起脚跟站定了,挺着胸向他行了个举手礼,就和李永胜径直的走出去了。

这天晚上,沈国英果然就到天津去了。天津租界上,有一种秘密经售军火的外国人,由民国二三年起,直到现在为止,始终是在一种地方坐庄。中国连年的内乱,大概他们的功劳居多,所以在中国久事内战的军人,都与他们有些渊源可寻。沈国英这晚上到了天津,找着卖军火的人,一说就成功。次日下午,就坐火车回来了。他办得快,北平这边秀姑布置刘家旧址,也办得不缓,到了晚半天,大致也就妥当了,大家见面一谈,都非常之高兴。

次日下午,沈国英等着凤喜睡着了,用一辆轿式汽车,放下车帘,将她悄悄的搬上车,送到刘家。到了那里,将一领斗篷,兜头一盖,送到当日住的楼上去。屋子里亮着一盏光亮极小的电灯,外罩着一个深绿色的纱罩,照着屋子里,阴暗得很。

再说凤喜被人再三搬抬着,这时已经醒了。一到屋子里,看看各种布置,好象有些吃惊,用手扶了头,闭着眼睛想了一想,又重睁开来。再一看时,却是不错,铜床,纱帐,锦被,窗纱,一切的东西都是自己曾享受过的。看看这屋子里并没有第二个人,又没有法子去问人。仿佛自做过这样一个梦,现在是重新到这梦里来了。待要走出门去时,房门又紧紧的扣着。掀开一角窗纱向外一看,呵哟!是一个宽的楼廊,自己也曾到过的。正如此疑惑着,忽听得秀姑在楼梯上高声叫道:“将军回来了。”凤喜听了这话,心里不觉一惊。不多一会,房门开了,两个老妈子进来,板着脸色说道:“将军由天津回来了,请太太去,有话说。”凤喜情不自禁的就跟了她们出来。走到刘将军屋子里,只见刘将军满脸的怒容,操了一口保定音道:“我问你,你一个人今天偷偷到先农坛去作什么?”凤喜还不曾答话,刘将军将桌子一拍,指着她骂道:好哇!我这样待你,你倒要我当王八,我要不教训教训你,你也不知道我的厉害!你瞧,这是什么?”说着,手向墙上一指。凤喜看时,却是一根藤鞭子。这根藤鞭子,她如何不认得!哇的一声,叫了起来。刘将军更不打话,一跳上前,将藤鞭子取到手上,照定凤喜身边,就直挥过来。虽然不曾打着她,这一鞭子打在凤喜身边一张椅子上,就是啪的一下响。凤喜张大了嘴,哇哇的乱叫,看到身边一张桌子,就向下面一缩。她不缩下去犹可,一缩下去之后,刘将军的起就大了,拿了鞭子,照定桌子脚,就拚命的狂抽。凤喜吓得缩做一团,只叫"救命"。

就在这时,秀姑走了进来,抢了上前,两手将刘将军的手臂抱住,问他道:“将军,你有话,只管慢慢的问她,把她打死了,问不出所以来,也是枉然。”凤喜缩在桌子底下,大声哭叫着道:“关大姐救命呀!关大姐救命呀!”秀姑听她说话,已经和平常人无二,就在桌子底下,将她拖了出来。她一出来之后,立刻躲到秀姑怀里,只管嚷道:“大姐,不得了啦,你救救我啦,我遍身都是伤。”秀姑带拖带拥,把她送到自己屋子里去。电灯大亮,照着屋子里一切的东西,清清楚楚。凤喜藏在秀姑怀里,让她搂抱住了,垂着泪道:“大姐,这是什么地方,我在做梦吗?”秀姑道:“不是做梦,这是真事,你慢慢的想想看。”凤喜一手搔了头,眼睛向上翻着,又去凝神的想着。想了许久,忽然哭起来道:“我这是做梦呀!要不,我是做梦醒了吧?”说时,藏在秀姑怀里,只管哇哇的哭叫着。秀姑一手搂住她的腰,一手抚摸着她的头发,向她安慰着道:“不要紧的,做梦也好,真事也好,有我在这里保护着你呢。你上床去躺一躺吧。”于是两手搂抱着她,向床上一放,便在床面前一张椅子上坐下。凤喜也不叫了,也不哭了,一人躺在床上,就闭了眼睛,静静的想着过去的事情。一直想过两个钟头以后,秀姑并不打岔,让她一个人静静的去想。凤喜忽然一头坐了起来,将手一拍被头道:“我想起来了,不是做梦,不是做梦,我糊涂了,我糊涂了。”秀姑按住她躺下,又安慰着她道:“你不要性急,慢慢的想着就是了。只要你醒过来了,你是怎么了,我自然会慢慢的告诉你的。”凤喜听她如此说又微闭了眼,想上一想,而且将一个指头伸到嘴里用牙齿去咬着。她闭了眼睛,微微的用力将指头咬着,觉得有些痛,于是将手指取了出来,口里不住的道:“手指头也痛,不是梦,不是梦。”秀姑让她一个人自自在在的睡着,并不惊扰她。

这时,沈国英在楼廊上走来走去,不住的在窗子外向里面张望,看到里面并没有什么动静,却悄悄的推了门进来向秀姑问道:“怎么了?”秀姑站起来,牵了一牵衣襟,向他微微的笑着点头道:“她醒了,只是精神不容易复原,你在这里看守住她,我要走了。”沈国英道:“不过她刚刚醒过来,总得要有一个熟人在她身边才好。”秀姑道:“沈先生和她相处几年,还不是熟人吗?再说,她的母亲也可以来,何必要我在这里呢?我们的后方机关,今天晚上还有一个紧急会议要开,不能再耽误了。”说毕,起身便走。沈国英也是急于要知道凤喜的情形,既是秀姑要走,落得自己一个人在屋子里,缓缓的问她一问,便含了微笑,送到房门口。

当下沈国英回转身来,走到床面前,见凤喜一只手伸到床沿边,就一伸手,握着她的手,俯了身子向她问道:“凤喜,你现在明白一些了吗?”她静静的躺在床上,正在想心事,经沈国英一问,突然的回转身来望着他,"呀"了一声,将手一缩,人就立刻向床里面一滚。沈国英看她是很惊讶的样子,这倒有些破怪,难道她不认识我了吗?他站在床面前,望了凤喜出神;凤喜躺在床上,也是望了他出神。她先是望了沈国英很为惊讶,经了许久,慢慢现出一些沉吟的样子来,最后有些儿点头,似乎心里在说:认得这个人。沈国英道:“凤喜,你现在醒过来了吗?”凤喜两手撑了床,慢慢的坐起,微起了头,望着他,只管想着。沈国英又走近一些,向她微笑道:你现在总可以完全了解我了吧?我为你这一场病,足足的费了五年的心血啦。你现在想想看,我这话不是真的吗?”沈国英总以为自己这一种话,可以引出凤喜一句切实些的话来。然而凤喜所告诉的,却是他做梦也想不到的一句话。要知凤喜究竟答复的是什么,下回交代。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啼笑姻缘续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