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啼笑姻缘续集》

第009回

作者:张恨水

却说关秀姑向樊老太太行过礼,回转身来,正待坐下,陶太太拦住了她,却道还有话说。樊老太太笑道:“秀姑这孩子,很长厚的,你不要和她开玩笑了。”陶太太道:“不是开玩笑呀,这面前还站着两个人呢,难道就不理会了吗?”因向秀姑道:“这里有位樊先生,还有位何小姐,从前你可以这样称呼着,现在不成啦!我还糊涂着呢,不知道关女士多少贵庚?”秀姑道:“我今年二十五岁了。”陶太太笑道:“长家树两岁呢。那么,是大姐了。这可应当是家树过来行礼。密斯何,你也一块儿来见姐姐。”

何丽娜看了家树一眼,心想:又是这位聪明的太太耍恶作剧,怎好双双的来拜老大姐呢?秀姑早看出来了,便摇着手道:“不,不,大爷就是比我小,何小姐不见得也比我小吧?”陶太太道:“何小姐和家树是起等的,家树比你大,她就比你大;小呢,也一般小。而且她也只二十四岁,再说你还是满口大爷小姐,也透着见外,从这儿起,你就叫他们名字。”樊老太太笑道:“这话倒是对了,不能一家人还那样客气。”家树心里一机灵,立刻向秀姑笑道:“大姐,我们这就改口了。”说着,一个鞠躬。何丽娜更机灵,向前挽了秀姑一只手道:我早就叫大姐的,改口也用不着啦。点头。樊老太太生气以未生一个姑娘为憾,现在忽然有了一个姑娘,却也得意之至。笑眯眯的看了秀姑,因向陶太太道:晚半天还是让我出几个钱叫几样菜回来,替伯和接风吧。太太笑道:“你是长辈,那怎敢当,而且表弟和表……”说时,望了何丽娜,又改口笑道:“和何小姐,都是由外国回来的,当然要向他们接风。再说,你有了这样一个英雄女儿,这是天大的喜事,哪好不贺贺呢。”他们这里说得热闹,伯和也来了,于是也笑着要相请。老太太既高兴,觉得也有面子,就答应了。

当下大家一阵风似的拥到伯和那进屋子里来。何丽娜看到放相片的那两本大册页,依然还存留着,忽然想起曾偷去凤喜一张相片,搪塞沈国英。——不知道凤喜现在可还在疯人院,也不知道沈国英发觉了是凤喜没有?当她正如此向相起簿注意的时候,陶太太早注意了,便笑着和她点了一个头,将何丽娜拉到自己卧室里去,笑道:“你顺手牵羊,拿了一张似你又不是你的相片去,你是好玩,可惹出一段因缘来了。”因把从秀姑处得来的凤喜消息,告诉了她。不过关于凤喜还惦记家树的事,却不肯说。何丽娜沉吟着道:“这个人可怪了!沈国英这样待她,为什么还不嫁呢?”陶太太笑道:“你想想吧,所以这件事我嘱咐了秀姑,请她不要告诉家树。其实我也多此一道嘱咐。她到北平来的时候,拿了家树的介绍信,要住在我家,我是一百二十分佩服她的人,当然欢迎。她先住在这里半个月,都没有什么私事,无非是为义勇军的事奔走。前两天,她在和人打电话,探问凤喜的病状,被我撞见了,她才告诉我实话。连我都瞒着,还能告诉家树吗?”何丽娜笑道:告诉他也没有什么要紧呀!我和他在德国同学五年,还不知道他的心事吗?不过……不让他知道也好,他知道了,无非又让他心里加上一层难过。”她口里如此说着,却见家树的影子,在窗子外一闪。何丽娜向陶太太丢了一个眼色,却到外面屋子来了。果然,家树也是由屋子外进来。何丽娜笑道:表嫂总是拉人开玩笑。公开的不算,又要在一边儿说着。太太向着她微笑,也不辩驳。

大家欢天喜地吃过了晚饭,何丽娜说是要和关秀姑谈谈,请秀姑到她家里去,两人好作长夜之谈。秀姑也正想何丽娜家有钱,可以劝说劝说,请她父亲帮助些,也就慨然的答应了。陶太太听说秀姑要到何丽娜家去,秀姑是个直性人,何丽娜是个调起的人,把凤喜的话全说出来,岂不是一场风波?因之只管把眼睛来看着秀姑。秀姑微点了点头,似乎明白了这层意思。何丽娜却笑道:“没关系。”

她三人正是丁字儿坐着;家树、伯和同樊老太太另是坐在一处沙发上,所以没有听到,也没人看到。何丽娜站起来道:“伯母,我先回去了。”樊老太太道:“是的,刚回来,老太爷老太太也等着和你谈谈啦。”何丽娜握了秀姑一只手道:大姐,去呀!陪弟妹回家去一趟,明天一早来。”老太太听她叫了一声妈表嫂那一张嘴。”陶太太笑道:“就是亲一层么,这就维护着自己干姑娘,不疼侄媳了。”大家哈哈大笑,在这十分的欢愉中,关、何二人走了。

家树陪了老太太坐谈一会,自到书房里休息。心想:不料秀姑倒和我成了姐弟。她为人是越发的爽直了,前程未可限量。有这样一个义姐,这也可以满足了,难道男女有了爱情,就非作夫岂不可吗?只是丽娜和她鬼鬼祟祟的,谈到凤喜的事情,凤喜又怎么样了呢?难道她又出了什么问题吗?明天我倒要打听打听。唉!打听她干什么?反正没有好事,打听出来,也无所可为。因之他揣摸了半晌,又纳闷的睡着了。他一路舟车辛苦,次日十点钟方才起床。漱洗完了,正捧一杯苦茗,在书桌边沉吟着。刘福却拿了一张名起进来,说是这人在门口等着。家树接过来一看,乃是"沈国英"三个字,名起旁边,用钢笔记着:

弟现已为一平民,决倾家纾难,业赴津准备出关之

物矣。报关,知君学成归国,喜极而回,前事勿介怀,ae騖f2

一见。

家树沉吟了一回,便迎出来。沈国英抢上前,在院子里就和他握着手道:“幸会,幸会。”家树见他态度蔼然,便请他到客厅里来坐。沈国英道:“兄弟今天来,有两件事,一公一私。公事呢,我劝先生把在德国所学的化学,有补助军事的,完全贡献到军事方面去;私事呢,我要报告先生一段惊人的消息。”于是就把自己对凤喜的事,报告了一阵。因道:我坐早车,刚由天津回来,还不曾回家,就来见先生,打算邀樊先生去看她一次。我从此可以付托有人了。”家树道:兄弟虽是可怜凤喜,但是所受的刺激也过深,现在我已不能受此重托了。”说时,皱了眉,作个苦笑。沈国英道:“实在的,她很懊悔,觉得对不起先生。樊先生,无论对她如何,应该见她一面,作个最后的表示,免得她只管虚想。”家树昂头想了一想,笑道:“是了,我明白了。沈先生的这番意思,我知道了。先生现是一位毁家纾难的英雄,我应当帮你的忙。好,我们这就走。不瞒你说,……”说到这里,向屋子外看着,才继续着道:“这件事,除兄弟以外,请你不要再让第二个人知道。”沈国英道:“我明白的。”于是家树立刻和他走出门来,向刘将军家而来。

家树一路想着:秀姑是在何家了,早上决不会到这里来的。于是心里很坦然的走进那大门去。转过一道回廊,却听到前面有两个女子的说话声音。一个道:“我心里怦怦跳,不要在这里碰到了沈国英啦!”又一个道:“不要紧的,他上天津去了。而且他也计划就由此出关去,不回北平了。再说,他那个人也很好的。”又一个笑道:“要不是有你这女侠客保镖,我还不敢来呢。”这两个女子,一个是何丽娜,一个就是关秀姑。家树吓得身子向后一缩,不知如何是好。沈国英看他猛然一惊的样子,却不解他命意所在。心如此犹豫着,关、何二人却在回廊那边转折出来,院子里毫无遮掩,彼此看得清清楚楚。秀姑首先叫起来道:“啊哟!家树也来了。”何丽娜看到,立刻红了脸。而且家树身后,还有个沈国英,这更让她定了眼睛望了他,怔怔无言。四个人远远的看着,家树看了何丽娜,何丽娜看了沈国英,沈国英又看了樊家树,大家说不出话来。

当下秀姑回转身来迎着沈国英道:“沈先生,你不是上天津去了吗?”沈国英道:“是的,事情办妥,我又赶回来了。”说着,走上前,取下帽子,向何丽娜一鞠躬道:“何小姐,久违了,过去的事,请你不必介意。我是马上就要离开北平的人了。”何丽娜听他如此说,便笑道:“我听到我们这位关大姐说,沈先生了不得,毁家纾难,我非常佩服。因为我听说沈女士和我相象,我始终没有见过,今天一早,要关大姐带了我来看看,这也是我一番好破心,不料却在这里,遇到沈先生。”家树道:“我也因为沈先生一定叫我来,和她说几句最后的话。我为了沈先生的面子,不能不来。”何丽娜道:既然如此,你可以先去见她,我们这一大群人,向屋子里一拥,她有认得的,有不认得的,回头又把她闹糊涂了。”沈国英道:“这话倒是,请樊先生同关女士先去见她。”

对着这个要求,家树不免踌躇起来。四人站在院子当中,面面相觑,都道不出所以然来。忽见花篱笆那边,一个妇人扶着一个少妇走了过来。哎呀!这少妇不是别人,便是凤喜。扶着的是沈大娘。她正因为凤喜闷躁不过,扶了她在院子里走着。这时,凤喜一眼看到樊家树,不由得一怔,立刻停住了脚,远远的在这边呆看着,手一指道:“那不是樊大爷?”家树走近前几步,向她点了头道:“你病好些了吗?”凤喜望了他微微一笑,不由得低了头,随后又向家树注视着,一步挪不了三寸,走到家树身边,身子慢慢的有些颤抖,眼珠却直了不转,忽然的问道:“你真是樊大爷吗?”家树直立了不动,低声道:“你难道不认识我了吗?”凤喜哇的一声哭了起来道:我,我等苦了!扶了凤喜道:“你精神刚好一点,怎么又哭起来了?”凤喜哇哇的哭着道:“妈,委屈死我了,人家也不明白……”秀姑也走向前握了她一只手道:“好妹子,你别急,我还引着你见一个人啦。”说着,手向何丽娜一指。

那何丽娜早已远远的看见了凤喜,正是呆了,这会子一步一步走近前来。凤喜抬了头,噙着眼泪,向何丽娜看着,眼泪却流在脸上。她看看何丽娜周身上下的衣服,又低了头牵着自己的衣服看看,又再向何丽娜的脸注视了一会,很惊讶的道:“咦!我的影子怎么和我的衣服不是一样的呀?”秀姑道:“不要瞎说了,那是何小姐。”凤喜伸着两手,在半空里抚摸着,象摸索镜面的样子,然后又皱了眉,翻了眼皮道:不对呀,这不是镜子!替她发愁。凤喜忽然嗤的一声,笑了出来道:“这倒有意思,我的影子,和我穿的衣服不一样!”关秀姑于是一手握了凤喜的手,一手握了何丽娜的手,将两只手凑到一处,让她们携着,向凤喜道:“这是人呢,是影子呢?”何丽娜笑道:“我实在是个人。”她不说犹可,一说之后,凤喜猛然将手一缩,叫起来道:“影子说话了,吓死我了!”家树看了她这疯样,向何丽娜低声道:“她哪里好了?”家树说时更靠近了何丽娜,凤喜看到,跳起来道:“了不得啦!我的魂灵缠着樊大爷啦!”

当下秀姑怕再闹下去要出事情,又不便叫何丽娜闪开,只得走向前将凤喜拦腰一把抱着,送上楼去。凤喜跳着道:“不成,不成!我要和樊大爷说几句,我的影子呢?”秀姑不管一切将她按在床上,发狠道:“你别闹,你别朗,你不知道我的起力大吗?”凤喜哈哈的笑道:“这真是新闻!我自己的影子,衣服不跟我一样,她又会说话。”秀姑哄她道:“你别闹,那影子是假的。”凤喜道:“假的,我也知道是假的。樊大爷没回来,又是你们冤我,你们全冤我呀!你们别这样拿我开玩笑,我错了一回,是不会再错第二回的。”说着,哇的一声,又哭了起来。

凤喜在屋子里哭着闹着,楼下何、沈、樊三个人,各感到三样不同的无趣。大家呆立许久,楼上依然闹过不歇。三个人走了不好,不走又是不好,便彼此无言的向楼上侧耳听着。突然的,楼上的声音没有了。三个人正以为她的疯病停顿了,只见秀姑在屋子里跳了出来,站在楼栏边,向院子里挥着手道:“不好了,人不行啦,快找医生去吧!”三个人一同问道:“怎么了?”秀姑不曾答出来,已经听到沈大娘在楼上哭了起来。沈国英、樊家树都提脚想要上楼来看,秀姑挥着手道:“快找医生吧,晚了就来不及了。”家树道:“这里有电话吗?”沈国英道:“这是空屋子,哪里来的电话?”樊家树道:“附近有医院吗?”沈国英道:“有的。”于是二人都转了身子向外面走,把何丽娜一个人丢在院子里。秀姑跳了脚道:真是糟糕!等着医生,起是又一刻请不到!真急人,真急人。秀姑说毕,也进去了。

何丽娜对于凤喜,虽然是无所谓,但是妇女的心,多半是慈悲的,看了这种样子,也不免和他们一样着慌,便走上楼来,看看凤喜的情形。只见她躺在一张小铁床上,闭了眼睛,蓬了头发,仰面睡着,一点动作也没有。沈大娘在床面前一张椅子上坐下,两手按了大腿,哇哇直哭。秀姑走到床面前,叫道:“凤喜!大妹子!大妹子!”说着,握了她的手,摇撼了几下。凤喜不答复,也不动。秀姑顿脚道:“不行了,不中用啦,怎么这样快呢?”何丽娜看到刚才一个活跳新鲜的人,现在已无起息了,也不由得酸心一阵,垂下了泪来。秀姑跳了几跳,又由屋子里跳了出来,发急道:“怎么找医生的人还不来呢?急死我了!”何丽娜向秀姑摇手道:“你别着急,我懂一点,只是没有带一点用具来。”秀姑道:“你瞧!我们真是急糊涂了。放着一个德国留学回来的大夫在眼前,倒是到外面去找大夫。姑娘,你快瞧吧。”何丽娜走向前,解开凤喜的纽扣,用耳朵一听她的胸部,再看一看她的鼻子,白了一个圈,吓得向后退了一步,摇了头道:“没救了,心脏已坏了。”

说话时,沈国英满头是汗,领着一个医生进来。何丽娜将秀姑的手一拉,拉到楼廊外来,悄悄的道:“心脏坏了,败血症的现象,已到脸上,这种病症,快的只要几分钟,绝对无救的。家树来了,你好好的劝劝他。”果然,家树又领了一个医生到了院子里。当那个医生进来时,这个医生已下了楼。向那个医生打个招呼,一同走了。

家树正待向楼上走,秀姑迎下楼来,拦住他道:“你不必上去了,她过去了。总算和你见着一面,一切的事,都有沈先生安排。”家树道:“那不行,我得看看。”说着,不管一切,就向楼上一冲,跳进房来,伏在床上,大哭道:“我害了你,我害了你,早知道如此,不如让你在先农坛唱一辈子大鼓啊!”

这个时候,刘将军府旧址,一所七八重院落的大房屋,仅仅一重楼房有人,静悄悄的,一个院子脚步声,前后几个院子可以听到。这时楼房里那种惨哭之声,由半空里播送出来,把别个院子屋檐上打睦睡的麻雀都惊飞走了。沈国英对凤喜的情爱是如彼,关系又不过如此,他不便哭,也不能不哭。于是一个人走下楼来,只向那无人的院落走去。院子里四顾无人,假山石上披的长藤,被风吹着摇摆不定。屋角上一棵残败的杏花,蜘蛛网罩了一半,满地是花起。一个地鼠,嗤溜溜钻入石阶下,满布着鬼起。沈国英到了这时,却真看到一个鬼,大叫起来。大白天里,何以有鬼,容在下回交代。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啼笑姻缘续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