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 人 恩》

第015回

作者:张恨水

女人征服男人的法子,乃是一哭二闹三上吊。其实这些,都是假的,若是男子将她的行为看得透彻了,一切都不理会,也就完了。可是有些男子,他就喜欢这个调调儿,以为这可以现出女人的娇态,所以就有了撒娇的这个名词了。

王孙和楚狂说的一些玩话,不料全被小南听见了,她十分生气,故意在王孙面前经过,说出那些负气的话来。王孙对于她那几句话,不但是不生气,觉得原来一个人事不清的女孩子,现在居然懂得驾驭男人的法子了,这显明着,是一种进步。于是笑嘻嘻地跟着在后面叫道:“青,青!怎么啦?怎么啦?”他不叫时,小南还走得慢些,他一叫,小南就扯起两条腿飞跑,一直跑到前院东转弯,一个跨院里去。这个跨院里,中间堆了些太湖石,间杂些高低的花木,这正是个雏形的花园。他们杨柳歌舞团的人,男女之间,有什么交涉,都在这里办理。小南跑到了假山石后面,这才立定了脚,回转头来向王孙鼓了嘴,连连顿了两顿脚道:“你老是追我干吗?别理我!少理我!”她如此说着,就不跑了,手牵了石山一条爬山虎的藤,拉到手上,另一只手,却去揪那叶子,扔到地上来。王孙手里倒挽了提琴,慢慢地靠了拢来,一伸手轻轻地拍了小南的肩膀。小南抢着一扭身子,将背对了他,又一跳脚道:“过去!别在这里麻烦!”王孙还是用手拍了她的肩膀笑道:“我和老楚说的是两句玩话,你偏是听见了。到了现在,你总看得出我的态度来,你还疑心我吗?”小南依然是用背朝了他,将头摇了几摇道:“我很笨,看不出你的态度。”王孙笑道:“一个人要好起来,什么都会好起来,这就叫做福至心灵了。你看,现在人是长得花朵儿似的了,话也说得十二分的俏皮,像小鸟儿叫着,这真是打是疼、骂是爱……”小南不由得笑了,啐了一声道:“谁要听你这些废话?废话!”王孙放下了手上的琴,两只手将她的肩膀一扳,扳着她翻转身来,然后饿鹰抓小鸡似的,两手猛然的,将小南拦腰一抱,这就在她脸上不分上下高低,乱吻乱嗅一阵。虽然小南脸上表示着生气的样子,将脸乱藏乱躲,但是她的身子被王孙搂抱住了,她却不想摆开,依然让他自由的支配。王孙亲热了一阵子,看到小南有了笑容,这才放手,笑道:“你既然是把我的话听到了,以为我不向你求婚,就是没有好意。那么,我现在,就可以……”小南突然伸出一只手捂住了王孙的嘴,不让他把话说了出来,笑道:“你别和我说这些个,我们家里是旧家庭,一切的事情,都要听父母做主的,你别和我说这些个。”王孙道:“虽然是旧家庭,也得先征求你自己的同意呀。”小南连连跳着脚道:“别说这个,我们先说别的成不成?”王孙道:“好,就说别的吧!我们现在一块儿去看电影,这个问题,并不焦急,我们留着,慢慢地来讨论吧!”小南道:“你等着,我去烫一烫头发。”王孙笑道:“对了,应该烫一烫头发,你找谁跟你烫呢?”小南道:“我找绵绵跟我去烫。”王孙笑道:“嘿!今天你怎么偏偏找她跟你烫发呢?你不知道,今天我们大家玩的一套戏法,就是对着她吗?我们把她一个扔在家里,只许杨叶和她做伴。看她怎么办?”小南乜斜了眼睛,向他半嗔半笑地道:“哼,你们这些男人,自己要找个女人玩玩,那还不算,又耍弄得别人也要找女人玩玩,成天无事,只跟女人起哄。老天爷真不公心,生了这些个女人,让你们去开心。”王孙笑道:“你还不懂这些个真道理呢!你若懂得这个道理,不会成天的去玩男人,来报上这一笔仇吗?哈哈,去烫头发吧。”用手向小南连连挥了几下,小南瞅了他一下,然后走了。

自然,王孙也得到自己屋子里去,梳梳头发,刷刷西服,待他收拾好了,杨柳歌舞团里的艺术家,已经是一对一对的,各自出门取娱乐去了。有的男子找不着女人,也就只好跟在人家一对之后,聊以解嘲,像楚狂就是一个。他只有看着他妹妹楚歌,与她的男友去成双作对,他自己本人,则跟在王孙后面,闻闻小南身上的香气罢了。小南现在不但是不要许多女同学送她的衣服了,就是她的社长柳岸送她几件新衣服,也不大穿。因为自从王孙默认了她的保护人以后,由头上束头发的丝辫,以至脚下的皮鞋,都归他代办了。

这是个初秋的日子,摩登的姑娘们,还穿着单的呢。小南今天穿了一件桃红色带白葡萄点子的软绸旗衫,细细的、长长的,两边的衣岔,开的是顶高,走起路来前后的衣摆翩翩然像蝴蝶翅膀一样,两只穿了极薄的肉色丝袜大腿,就完全露在外面。在这件长衣上,却挂了一件很短的白线织的短褂,而且在头上歪戴了一顶白线帽子,若是专看上半截,倒有些像一个外国水手。她走起路来,却保留了一部分她捡煤核时代的步伐,走两步,就跳一步。这种步法,是王孙和几个朋友最赞成的,以为可以现出她的活泼天真来。所以小南也记住了,把这种走法给保留了。三个人走出了大门,就碰到了余氏。她看到自己姑娘打扮得不中不西,不男不女的样子,远远地就瞪了双眼。不过她更想到自己近来所花的钱,都是王先生的,这就不敢说什么了。小南不像以前了,一来知道母亲不敢骂她,二来知道男女交朋友,现在是人生一件大事,所以她依然挽了王孙一只手,大大方方地,向母亲面前走去,并不曾有一点羞涩的样子。这倒把余氏弄僵了,便道:“你们这又该出去玩了。洪先生到医院里去了,你也该打个电话去问问。”小南一面走着,一面摇头道:“我管不着。”余氏见她毫不介意,便道:“若是人家死了呢?”小南已经走过去好些路子,回转头来一撇嘴道:“死了,活该!”于是看到胡同口上停的人力车,三人各跨上一辆,就直奔电影院去了。看过了电影,楚狂又提议吃馆子。王孙虽不知道他说的机会究竟是有无,但是有了小南在一处,提议吃馆子而不去,这毕竟是容易招怪的事,只得笑道:“我就请你吧,索性让你满意一下子,你说愿意吃哪一家?”楚狂一拍手,笑了起来道:“你说一上午的话,这一句算是问着了。我们上月宫饭店去!”王孙向他脸上望着,问道:“你开什么玩笑?毫无理由,为什么到那里去?”楚狂道:“月宫饭店的大菜,不是旅客,也一样的吃呀!再说……”说到这里,他笑嘻嘻地,向王孙说了一大串英语,再掉过头来向小南道:“密司常,你说吧,吃饭是不是应该到饭店里去?”小南笑道:“你真明白,用这种话来问我。吃饭不上饭店,还到葯店里不成?”他们三个人在一条树木森森的大路上走着,这样带说带笑地行路。

这是东长安街的精华区域,也就是新式旅馆林立之处,南边的树林,让北边高大洋楼的电灯来照着,在物质文明之间,却含了一种神秘的意味在内。王孙走着路,不住对那高楼上,紫色的窗慢里,透出醉人的灯光来,有些出神。楚狂摇着他的手臂道:“到了,请客不请客?这在乎你了。”王孙望了他,微笑道:“真的。”楚狂笑骂道:“嗐,你这个大傻瓜。”王孙听他如此说,挽了小南一只手臂,就向那洋楼下的大门里进去。门上有电灯泡围绕了的匾额,正是“月宫饭店”四字,小南跟了她同团的人,也吃了不少回的西餐。她看这样子,又是吃外国饭,这倒也无所谓。然而走入这样大的饭店来,那可是第一次呢。楚狂跟着后面进来,经过了一个铜栏干围住的柜台,他就向那里面人说,要一个房间。于是有个茶房,引了他们上楼,在一排许多房间的南道里,他开了一扇房门的锁,闪出一间屋子来。

走进去,让小南先吃上一惊的,就是这屋子里像人家的住房一样,里面有桌椅衣柜。还有床,床上铺好了被褥。那茶房招待了一番茶水,自去了。小南这就忍不住问道:“这家西餐馆子,怎么这样阔,雅座里摆得这样好?”王孙只是笑,没有答言。楚狂道:“这才是真正的西餐馆子呢。”小南道:“要床做什么呢?”楚狂道:“你别露怯了,这是预备了人家喝醉了酒就躺下的。以后别问了,问了人家会笑话的。”小南自到杨柳歌舞团以来,长了不少的见识,都是起初以为很奇怪,后来就很平常的。偶然问了一两回,果然露了怯,让人家笑了。所以这次她倒信了楚狂的话,免得露怯,就不问了。她坐在一张沙发上斜对了那衣橱的镜子,只见里面一个时髦女郎,互交了两只脚坐在那里发愣呢。她这就警戒了自己道:像我以前那样穷的孩子,有了今日,哪一样不是梦想得到的?到这种好馆子里来吃西餐,像我这样时髦的小姐都不知道,那就成了笑话了,当然一切都是装着知道的好,要不然,真也对不住那个影子。她如此想着,就是遇到了什么事,也不以为怪,只道是当然。

不一会儿,有一个穿长衣的,手上拿了一本簿子,和一只小木托盆,托了笔墨进来,楚狂接了簿子,提笔在上面填写了一阵,那人自去。小南以为这是点菜的单子,却也不奇。随着王孙先掏出两张五块钱的钞票,交给了茶房,然后才叫他开三客西餐来,而且说,就在这里吃。小南这又有二不解,一是先给钱,二是说就在这里吃,好像饭馆子的雅座倒不是为吃饭而设似的,于是望了王孙的脸,似乎有些犹豫的样子。王孙笑道:“你别望,我们吃过了饭就回去。”楚狂笑道:“真的,不要再放出乡下人的样子来了,闹得人家笑话,我们大家都不好看。”小南将脚在地上点着笑道:“得啦!你们放心,我不露怯就是了。”王孙笑道:“其实也无所谓露怯,一回见识过,二回就是老内行了。”楚狂笑道:“对了,下次你两个人来,可就用不着我这萝卜干啦。”王孙对他瞟了一眼,笑道:“别胡说八道了,什么叫萝卜干?我不懂得那些。”小南虽是看到他们言语闪闪躲躲,有些不懂,但是以为他们总是闹着玩的,究竟在外面吃馆子,他们也闹不出什么手段来,一味地跟他们追问着,也显着小器,于是也就只向他们微微一笑,跟了他们在一处吃喝。把大菜吃过了,三个人围了桌子喝咖啡,南天地北,闲谈了一阵,小南道:“我又要说外行话了, 难道吃过了饭, 要这样坐在屋子里干耗着,才是规矩吗?”楚狂笑道:“这个房间,到明天上午十二点钟,都卖给我们了,我们干吗马上就走?”小南道:“什么?这房子到明天上午十二点都卖给我们了?”楚狂笑道:“可不是?假使你今晚不乐意回去,在这里躺着,他们也不能多算一个钱。”说着,将嘴对了床上一努。小南听了这话,不由得脸上一红。王孙心里明白,今天晚上,不是揭开序幕的日子,于是向小南道:“老楚是和你说笑话的,你别信他。”楚狂放下手中的咖啡杯子,伸了一个懒腰,于是笑道:“我……我先走一步吧?”王孙对于他这话,只是笑着,却没有什么答复。小南听他先是那样说了,如今又这样说了,心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红着脸站了起来道:“要走就大家都走!”王孙看她那样子,大概是不能随便将就的,便笑向楚狂道:“对了,要走就大家同走,要玩就大家玩一会子。”楚狂道:“这个时候,怎么能回去呢?老杨进攻的程度,不知道可到了三分之一呢?”王孙道:“那没有问题,我们还在这里干耗两个小时得了。”楚狂笑道:“我倒不是不愿干耗着,有两个朋友,我得去看看。”小南道:“别胡扯了,这个时候,到哪里去会朋友?你要去会朋友,我和小王,也一路去会朋友。”她说这话时,眼睛里带了些怒色,由楚狂脸上,看看王孙脸上来。

王孙原觉得今天的戏法,变得是最干净,若是把小南闹翻了,以后就不好办了。于是在桌子下面,伸着脚,将楚狂踢了一下。楚狂会意,笑道:“坐一坐,就坐一会吧,只是这样干耗着也不是办法,我去买一副扑克牌来玩玩,好不好?”小南道:“行,咱们一块儿去,让小王在这里等着。”王孙笑道:“同茶房找一副旧的来玩一玩得啦。”楚狂微微地向王孙摇了两摇头,那意思就是说,小南这个姑娘,真是不容易对付。果然地,照着王孙的话,在茶房那里,找了一副残旧的扑克牌,三个人伏在桌子上打,打了约摸有一个钟头,小南手中的牌,向桌子中间一摔道:“无聊得很,我不来了。”王孙抬起手臂来,看了一下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5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美 人 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