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明 外史》

第036回

作者:张恨水

他们一走进戏院,那看座儿的,就走过来叫了一声“周大人”,一直引到楼上包厢里去。周西老的听差,拿着茶壶垫褥子,也就跟了进来。他把垫褥子展开,铺在椅子上,打开藤壶桶,又倒了三杯茶,然后退后一步,轻轻的问周西老道:“还有什么事吗?”周西老道:“晚上有客,在致美斋定个坐。”听差道:“要不要招呼吴老板一声?”周西老道:“那自然。”听差答应了两个“是”,退出去。这里他们就落坐看戏。

华伯平见这戏院子里面,黑暗暗的,低头一看楼底下,一排一排椅子,人挤着人,椅子中间露出尺把宽一条路,卖香烟的,卖水果的,卖糖的,用手托着一个木托盆,在人脑袋上,端来端去。进门那个地方,越发是人进人出,闹轰轰地。那台像一乘轿子一样,伸出座位中间来,也不过一间房子那样大,柱子上的油漆,全都剥落了。台正面的雕格上,灰尘积得有一寸多厚,尘灰沾在蛛丝上,一根一根往下垂着,像挂了流苏一般。满戏院子,是个四方的样子,柱子屋梁,门窗户格,没有一样不是黑黝黝的。屋的顶棚上有几处画着红绿的故事,仿佛还看得出。猛然一看这戏园子,倒像几十年没有修理过的一座破庙。华伯平心里想道:“北京的皮簧戏驰名中外,怎么这戏院子这样腐败?”就是这包厢里,也就是个名,靠栏干摆了四张方凳,凳子上蒙着一块又脏又臭的薄蓝布垫子。凳子后面,一条高些的板凳,板凳后面,又一条最高的板凳,这就是看戏人最优等的地方。华伯平看着,心里很不以为然,不免将头摇了两摇。吴碧波笑道:“你摇什么头?戏唱得不好吗?”华伯平道:“不是,这戏院子内容太坏。”吴碧波道:“这就算坏吗?坏的你还没有看见呢!看戏罢。”说时,吴碧波将手对台上一指,华伯平看时,场面上的人已经在那里换通红的绣花桌围和椅垫子。桌围上有三个金字,就是吴芝芬的名字。这种布置,正是吴芝芬要出台的暗示。大家就都注意着台上。这时突然在身后面有一个苍老的声音,在这里哈哈大笑道:“她数着脚步儿行,靠着这窗槛儿待。”回头看时也是一个小帽穿马褂的老头儿。帽子上,绽了一颗圆的宝石,尤令人注意。周西老看见,早就笑着站了起来,说道:“我猜你一定上天桥听落子去了,所以没有打电话约你,不料你还是摸着来了。”华伯平吴碧波都站了起来。这老人吴碧波是认得的,便轻轻的告诉了华伯平道:“这是返老中的才子,名流中的狂儒,林雪楼先生。”华伯平一看那人虽然须发皓白,脸上的气色,却是很好。因为大家站起来,他连连的说道:“坐下,坐下,不要客气。”这时,台下轰天轰地似的一声“好”,华伯平对台上一望,却没有看见一个人出台,不知好声从何而起。好声停住了,门帘子一动,那才走出一个二十岁附近的青衣,台底下的人看见她,接上又是一阵“好”。周西坡早是笑得眼睛合了缝,回转头来对林雪楼一看,问道:“如何?”林雪楼笑道:“好,大家风度。”又摇着脑袋笑道:“行一步,可人怜,解舞腰又娇又软,千般袅娜,万般旖旎,似垂柳在晚风前。”华伯平心里想道:“这老头儿肚子里好熟的《西厢》。他开起玩笑来,真比少年人还要厉害。”周西坡听林雪楼背了一大串《西厢》,笑得把一嘴零落的牙齿,合也合不拢。手上捧着一支水烟袋,脑袋只望后仰。华伯平和吴碧波在老前辈面前,不敢放肆,倒是静静的坐着听戏。惟有这两位老头儿,一会儿背古文,一会儿背四六,一会儿又背词曲,闹了一个不歇。一直到戏要散,吴碧波告辞要走,周西坡道:“不必,一块儿吃小馆子去。”林雪楼却笑道:“他们年轻的人,还是不让他们去的好,危险哪。”他这一说,大家都笑了。

出了戏馆子,吴华二人坐着周西老的马车,周西老却坐在林雪老的车上。华伯平对吴碧波道:“我们凭空扰西老一餐,什么意思?而且老少在一处,我们反受了许多拘束。”吴碧波笑道:“不要紧。和他们谈起三纲五常来,少不得要受老先生一点儿教训。至于酒绿灯红之场,他们却生怕人家说他老呢。我是没有和戏子在一处混过,今天要借此尝一尝什么味儿。”这戏馆子和致美斋本来路近,说话不多大工夫就到了。他们四人进去,在预定的房间里坐了,约有一刻钟的工夫,外面有人喊道:“周大人在八号。”这时进来一个伙计,对周西老道:“吴老板来了。”一面说着一面将门帘掀开,吴芝芬就走进来了。这时她不是在戏台上那样的打扮,身上穿着宝蓝印花印度绸的长夹袍,罩着琵琶襟青缎子小坎肩,戴着平顶阔边呢帽,领上搭着湖水色纺绸围巾,长长的脸儿,擦着雪白的粉,很像个翩翩美少年。她进来先笑了一笑,然后轻轻的叫了一声“干爹”。林雪老把嘴一努,胡子一翘,表示不依,说道:“这儿有许多人,你就叫你干爹一人。”吴芝芬站在桌子角上,用手拈碟子里的白瓜子吃,笑着脸红了一阵。说道:“林大人。”林雪老道:“谁不知我是林大人,要你叫我林大人。得,芝芬看我不起,我要走了。”说着站了起来,就像要走的样子。吴芝芬走了过去,一把将林雪老按住,叫道:“干爹,干干爹!这行了罢?”林雪老握着她的手,这才哈哈大笑。周西老笑着和她给吴华二人介绍,说道:“这是吴先生,这是华先生。”吴芝芬笑着略为点了一点头,这才取下帽子,露出轻松乌黑的一把辫发。她随身坐了下去,就坐在周西老的下手,扶起筷子沾着茶杯子里的水,在桌上乱画。周西老笑道:“你瞧这淘气的样子。”林雪老笑道:“这是春香闹学,你这个陈最良可要仔细挨打呢。”周西老笑道:“说起来,我倒想起来了。”便问吴芝芬道:“《游园》《惊梦》,现在学得怎样了?”吴芝芬道:“唱都学会了,就是身段还没有学会。昆腔就是这个麻烦劲儿,腻死了。干爹老是一死劲儿的要人家学。”周西老道:“昆腔虽然难学,可比皮簧古雅得多。”吴芝芬道:“什么叫古雅呀?”周西老道:“这就很难说了。譬如说罢,桃花和梅花都是花,桃花是华丽的,梅花就是古雅的。”吴芝芬道:“这我可糊涂死了,花也有什么古雅的华丽的?照干爹说,昆腔和梅花都是古雅的,但是唱昆腔戏的行头,和梅花一点也不同样呀。”周西老见吴芝芬还是不懂,只得说道:“昆腔好听。”吴芝芬笑道:“这不结了。早说这句话,省得这些个比方。”周西老道:“《游园》《惊梦》,有几句身段,你要注意。”又遭:“像‘如花美眷,似水流年’这八个字,就要把这话里的意思,唱得现诸眉宇。”吴芝芬道:“什么又叫现诸眉宇?”周西老道:“就是连眉毛上,都要做出这个神情来。”吴芝芬道:“这话我就不知它闹些什么,我怎做出来?”林雪楼道:“这有什么不懂,就是说花一样的人,禁不起水样的流年。”吴芝芬笑道:“我知道了。算命的瞎子老在胡同里吆唤,问流年八字,不就是这个流年吗?”这句话说得周西老林雪楼都笑了,连吴碧波华伯平也止不住笑。吴芝芬道:“说对了也不值什么。你瞧,乐得这个样儿。”大家正要止住笑的,听她这样一说,又都笑起来了。周西老吴芝芬坐得近,一面喝酒吃菜,一面和她谈《游园》《惊梦》词曲的意思。他拿着筷子,绕着酱油碟子画圈圈,一面又摇着头道:“‘良辰美景奈何天’,是说这风清日朗的天气,有那鸟语花香的景致,正是闺中人徒唤奈何的日子(口虐)。”说着又举起筷子,在空中画了两个圈。吴芝芬坐在一边,呆了眼睛,眯眯的脸上现出笑容,周西老见她这个样子,以为是听得来味了,越发摇头摆脑,讲得有味。吃一餐饭,就讲了一餐饭。吃过饭之后,大家起身漱口。林雪老趁着这个当儿,就着桌上的笔墨,拿了一张局票,在纸后面写了两首诗,题目是《即席赠芝芬女士》,诗是;

好是秋波剪水清,拈衣平视不胜情。

断红飞入双蓬鬓,笑向生人道姓名。

扑朔迷离辨不真,蛮装掩饰女儿身。

不须更着何郎粉,羞煞当年卫璧人。

他那张纸先递给周西坡看,说道:“如何?”周西老摸着胡子说道:“好!”便顺手递给吴碧波道:“这两首诗,却牵连二位在内呢。”吴碧波接着同华伯平同看,笑道:“都不是事实,第一吴老板没和我们道姓名,第二我们也没有哪个配称壁人。”吴芝芬听他们这样说,明知道是说自己,却不知道是说些什么。周西老笑着道:“林大人做了两首诗送你呢,这是难得的事。你回去,明天拿一张好纸誊着,你将来可以裱糊起来。”说时在吴碧波手里接了诗稿过来,递给吴芝芬。又说道:“我解给你听。”吴芝芬道:“你们这样说了一阵,我还不明白吗?别解了,透着麻烦。”这时,将那两首诗的稿子,揣在衣服插兜里,用手捏成了一个纸团儿。心里想道:“诗也诗,见面就做诗,贫透了。”一赌气,乘大家闹着在说话,把那纸团捏在手心,冷不防,扔在痰盂子里面,戴上帽子和周西老道:“干爹,今天晚上,我还有堂会,我要先走一步了。谢谢您哪。”周西老道:“吃一餐干爸爸,算什么?林大人送了的诗,你倒是真要谢谢呢。”吴芝芬为情面所拘,没奈何,也向林雪老谢了一谢,这才走了。吴碧波华伯平也向周西老道了谢,一路出了致美斋。

华伯平自回了旅馆,吴碧波却顺道来访杨杏园。他走进皖中会馆,正值杨杏园在客厅里打电话。他站在一边,等杨杏园电话打完,一路走到他屋子里来。吴碧波道:“你一个人占这一个院子,真是舒服,就是打电话远些。”杨杏园道:“这院子我也占不久了,我要在外面赁房子住了。”吴碧波拱一拱手道:“恭喜!恭喜!你要组织小家庭吗?”杨杏园道:“不组织小家庭,就不能赁房子住吗?”吴碧波笑道:“我也不用得和你辩,不久自有事实来证明。你这一搬,倒是很凑巧,华伯平可以搬到你这里来住。”杨杏园道:“他到北京来,又说是已经有事,又说是为省自治来的,究竟为着什么?”吴碧波道:“他的野心很大呢!想在京里活动活动,弄一个监督或者盐运使做做。”杨杏园道:“这倒无所谓野心不野心,只要他有本钱,总有希望。我昨天新认识了一个朋友,不上二十岁,已经买了一个督办做。那末,华伯平就买一个关监督,那也很不算希奇。只是他一来局面就很小,恐怕不是大干的样子。”吴碧波道:“你认识一个什么督办?”杨杏园就把昨天在蓝桥饭店的事,略略说了一遍。吴碧波道:“你说这两个女的,我倒有所闻,是西城两个著名的土货。”杨杏园道:“你瞎吹,你们当学生的人,哪能和她们接近?”吴碧波道:“你不要看轻大学生,每年花整万学费的,很多很多呢。”杨杏园道:“难道你也认识她?”吴碧波道:“我是不认识,我有个同系的学生,很和叫爱思的要好。听说她们的总机关,在西城什么街,门牌说不清了。”杨杏园失口道:“对了,你是有些知道。”吴碧波道:“这样说,你一定去过的。”杨杏园道:“老实告诉你,这爱思也有些和我拉拢,昨天临别的时候,暗下递了一张字条给我,约我吃饭,我没有理她。刚才她又打电话,约我到她那地方去。”吴碧波很高兴,笑道:“去去!我开一开眼界,究竟是怎样?”杨杏园笑道:“一个当学生的人;不好好念书,只是在这些个地方走,那是什么话?我不去,我也不能陪你去。”吴碧波道:“要什么紧?我们学堂里的博士教授,研究娼妓问题,还实行到二等茶室三等下处里去过一回啦。”杨杏园笑道:“那末,倒是有其师必有其弟子了。”说时,掀起一点儿衫袖,一看手表已经有七点多钟,便笑着道:“我倒是想去看看,又不知道应该要花多少钱,又不知道这钱是怎样给法?难道也像班子里一样,扔在碟子里吗?”吴碧波笑道:“这算什么难题目,到了那里,看事行事,也就解决了。从前我们常听见说什么李五奶奶,陈七奶奶,家里花天酒地,闹得很厉害,不知道是怎么样的!而今有这个机会,为什么不去看看?”杨杏园道:“没有熟人带进去,恐怕她那里不承认呢,岂不拿着我们当贼办?”吴碧波听了这话,抓着耳朵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6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春明 外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