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卓散文》

悼振武

作者:曾卓

得知王振武同志去世的消息后,我的心情颇为沉重,既感到沉痛,也感到惋惜。

我们相识虽有二十五年,却来往很少。但在我的感情上和他是很亲近的。那是因为他有几个亲密的朋友和我也很熟识,这样在感情上就形成了一个纽带。他们多次向我谈及他,使我得知了他的为人,其中有一些事迹和表现是很感人的,而每次和他见面时,他的朴质和真诚留给了我很深的印象。他身上毫无飞扬浮躁之气,这在一般已有一点名气的中青年作家中颇为难得。三年多前,他身患重病后的顽强精神更是令我感动。

我们常常谈到人生必须拼搏。他正是与病魔拼搏过来的。他脑溢血后半身瘫痪,生活不能自理,一面坚持锻炼,一面还不懈地写作。去年,他还又一次跋山涉水去了鄂西山区,看望他所熟悉的那里的土地,那里的人民。他做出这一切,是承受了怎样的身体上的痛苦,需要多么坚强的毅力。我们可以说,这也是一种英雄主义。他在重病中曾衷心地感叹过:“生活多么美!阳光多么美!”他的拼搏精神正是来源于对生活的执着,对生活的爱。

他只读过小学,后来进了戏校,长期当舞蹈演员。他的知识和文学素养主要是靠刻苦地自修。他在一九八○年才开始写小说。他发表第二篇小说《最后一篓春茶》就获得全国优秀小说奖。为什么他在创作中一开始就能够闪露光辉呢?这当然有各种因素,而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真正深入了生活,而且能够以比较正确的态度对待生活。几年以前,我曾在一篇谈到他的短文中这样说过:“他已发表的和还未发表的小说,都是取材于鄂西山区。二十多年来,他作为一个剧团的创作人员,经常下到那里去,有时一年去两次,一去就是几个月,他熟悉那里的景色、风俗、人情、历史,谈起来如数家珍。他爱那一片荒僻、闭塞然而美丽、富饶的土地,将那当作了自己的故乡。更重要的是,他爱那里的勤劳、纯朴、善良的人民。他和他们成了真正的朋友,人们愿意向他袒露自己内心的隐秘,向他诉说自己的苦恼、悲哀、欢乐。”另外,他的创作态度也是认真严肃的,不是猎奇,不是追求飘渺的诗情,而是通过生活的真实去追求艺术的创造,通过艺术的真实去追求人生的哲理。他的这种对待生活的态度和对待艺术的态度使他将有一个光辉的前景。因而他过早地离去使我们不能不深为惋惜。

振武比我年轻得多。天道无常,现在是我来为他写悼念的文字。而且,我从他身上可以汲取到许多东西。对他的哀思也是对自己的激励。

我最后一次与他相处是在去年春节。我邀他到几个朋友家里聚会。这在他是很难得的,他显得十分高兴。返回时,我们乘坐的汽车无法开进他住家的那条狭窄的小巷。他下车后,坚决谢绝我的搀扶,艰难地一步一步向前走去,不时回头向我笑笑。他走得很慢,但走得很踏实。他的安详的笑容和他的踏实的脚步将永远留在我的记忆中……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曾卓散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