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卓散文》

看杂技

作者:曾卓

我是杂技的忠实的观众。

黎巴嫩诗人纪伯伦说,杂技表演只有在失手时才能吸引他。这是一句含意丰富的话。说此话的人必然曾经沧海,难以轻易动情。

我现在远比说此话时的纪伯伦要年长,生活也颇多波澜。但好的杂技表演总能吸引我,使我喜悦、惊叹、激动。当杂技演员失手时(这是难免的),我感同身受地分担着他的痛苦,为他不安。而当他终于成功后,我更为热烈地为他鼓掌、欢呼。少年时如此,现在依然如此。

我理解纪伯伦的心情。

而我乐于享有自己的心情。

——当然,这不仅是指看杂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曾卓散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