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卓散文》

胡子与微笑

作者:曾卓

今年8月,在艾青作品国际讨论会期间,诗人邹荻帆邀请了上十位与会的朋友在他家小聚。一位南斯拉夫诗人笑着问我:“你不记得我了吗?”我仔细地端详了他,最后还是带着歉意地摇了摇头。

“我是彼德洛夫”,他说,“那年你到南斯拉夫,我曾接待过你的”。

呵,记起来了。1984年我和流沙河到南斯拉夫参加斯特鲁卡国际诗歌节。在返国的头一天晚上,在贝尔格莱德,曾应邀到他家作客。他当时是南斯拉夫作家协会的主席。那天在座的还有那一届诗歌节金环获得者印度诗人阿盖,和好几位南斯拉夫文学艺术界的朋友。在他那富有艺术风味的宽大的阁楼上,喝着酒,谈谈笑笑,过了一个愉快的晚上。主人的热情和豪爽也给我留下了难忘的印象。我怎么竟没有认出他呢?“我剃掉了胡子,所以你难以认出我了”。是的,当年他是留着大胡子的。他接着说:“你也显老了些。但我记得你的微笑。我喜欢你的微笑,我从你的微笑认出了你,我的胡子可以刮去,你脸上的微笑却是刮不去的。”我又一次微笑——不,大笑着拥抱了他。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祝福和赞美呢?岁月流逝,风风雨雨,脸上的微笑却是刮不去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曾卓散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