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卓散文》

美的寻求者

作者:曾卓

在和一位友人的谈天中,议论到小说中的“美”的问题,使我想到了苏联的一位老作家巴乌斯托夫斯基。在五十年代,人民文学出版社曾印行过他的选集,后来,上海的新文艺出版社又印行过他的文艺短论《金蔷薇》,当时都很受读者的欢迎。

他是一个带牧歌情调的诗人,但以小说家的面貌出现在读者的面前,他的作品大都浸润在一种诗意里面。

他不以艺术为神明,他是一个生活的赞美者。只是,他如此的善良而温情,以至血与火、人世的纷扰和苦难,似乎是他柔和的心所无力承担的,因而往往为他所无视或回避。他所追求和喜爱的,是他的心所能感应的东西,而他的心是过于柔和了。他的作品单纯、明净,有着诗意,然而在题材的选择上就有了很大的限制。他寻求美、发现美和歌颂美,在他的标准和他能达到的范围内。

他并不想粉饰现实,但当他在表现和描叙他的世界的时候,有时就不能自已地将他心境中的色彩和情调去涂抹在上面,使之闪烁着浪漫的光辉。可以设想,他曾深受过去时代的那些优美的艺术的影响和熏陶,他的作品往往有一种古朴的牧歌风味,即使他歌颂的是新的生活和新的人。

他的作品在情节上几乎没有波澜壮阔的开展,人物的个性生动但缺乏深厚的社会内容。一般说来,他的作品没有深刻地反映现实,也没有强大的思想力量。不过,他所追求的原也不是这些。他表现的往往只是一种情调,一种气氛,一种微妙的情绪,企图从这中间去体现性格的美和生活的美。这不是简单的事情。他的长篇(就我所看到的说),虽有一些片断的闪光,总体看来却是散漫无力的。有一些短篇,由于情节的平淡和人物性格的简单,也显得肤浅和腻味。但当所要表现的题材与他的心完全交融无间,可以让他的想象奔驰的时候,他就能达到艺术的峰巅。《盲厨司》、《一篮枞果》、《雨蒙蒙的黎明》,特别是《夜行的驿车》,给人如此深的艺术感染,有着这样强的艺术魅力,那是可以与任何第一流的短篇比肩的。

他不是一个伟大的作家,但我觉得他作品中的某些素质,正是我们的许多作品中所缺少、然而应该具有的。我所指的是对生活的美的追求,洋溢着的对生活的激情。他的作品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生活的美,加深了我们对生活的爱。我喜爱那些深刻地反映了现实的作品——在那些作品里面,也达到了诗的高度,如契诃夫的《第六号病室》、莫泊桑的《羊脂球》、高尔基的《二十六个和一个》等,但我也喜欢巴乌斯托夫斯基的小说形式的诗篇。

我想抄引一段话在下面,这是他的小说《一篮枞果》中的主角、作曲家爱德华·葛利格写一支送给一个守林人的女孩的乐曲时,想向她表达的思想感情,我觉得这也正是巴乌斯托夫斯基自己向年轻的一代说的话,从这中间可以感受到他的心灵,也可以看出他的风格:“你像太阳,像柔和的微风,像清晨一样,你心灵中开放出一朵白色的花,使你身上充满了春天的芳香……我经历过,见识过,而且也懂得生活;不管谁对你讲什么话,永远要相信生活是美妙的珍贵的东西。我是一个老人,但是,我把我的工作,我的才能,我的生命都献给了青年……我毫不吝惜地献出了一切,因此,也许我比你更要幸福一些。

“你是黎明的光辉,北国夏夜迷人的幽光。你就是幸福,我的心弦随着你的声调而颤动。

“祝福造成你的生命的一切,祝福你所接触到的一切,或是一切接触到你的东西,祝福使你欢乐的一切,以及一切使你沉思的东西。”

这实在说得很好,也说得很美。如果我是一个青年,我将衷心地感激他,而在我这样的年龄,则很喜欢他的这一句话:“我毫不吝惜地献出了一切,因此,也许我比你更幸福一些。”这使我感动,也得到了启发。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曾卓散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