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卓散文》

作者:曾卓

夜间,几个朋友摆几把竹椅在山头纳凉。山中不知早暗。满山虫声“唧唧”,四野却依然显得十分寂静。四面都是山,缀着参差的松林,黑魆魆的,比天空还黑。偶有几粒灯火,也不及满天的星亮。

提到星,是的,这两天的星星繁多。也许是因为久雨新晴,于我特别感到亲切。朋友们谈着天,我却沉默不语,仰头看星。

听到旁人提及童年,母亲向他们指点那些星的名字时,我总感到一些惆怅。我的母亲是苦命人,整日劳碌,一任我的童年消磨在顽皮与撒野中,不必说教我认识星,连她自己都可能不认识。

然而不知从何时起,我爱上了星。她们遥远而又亲近,古老而又年轻,明亮而又神秘,引起我许多遐想,并给我以心的安宁。

现在,星星就在我头上。除了北斗外,我一颗也叫不出她们的名字,却又似乎如此熟识。我有着一些关于星夜的回忆。我默念着一些关于星星的诗句。

然而,唉,看:那边有一颗星,曳着长长的银色的光尾划破长空落了。如此美丽,如此响亮。

那颗落的星叫什么名字?……且住,我记起了谁的一句话:流星来去,自有她的方向,不用人知道。

自古以来,许多星曳着最后的光落了。而依然有无数的星用生命的光照亮长夜。如果没有星,夜将多么黑暗,多么寂寞。我仰头看星。她以清辉照我。我们无言地相互诉说……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曾卓散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