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卓散文》

偷书贼

作者:曾卓

一位朋友告诉我有一家小书店可以买到几本便宜书。虽然穷,但买书的习惯却一直改不掉。在我们的生活享受上,除了偶尔吃一点零食、玩玩桥牌、看看电影之外,就是买几本书了。买书而称为“享受”,大概不太妥当,但捧着几本爱读的书回家,那喜悦的心情,是只有过来人才能够体会的,虽然往往只是翻一下就放下了,从头到尾仔细看完的时候总是很少。但有本值得一看的书可买,而价钱又便宜,那机会还是不愿错过。晚饭后,借到了一点钱就一个人向书店走去了。

在书店里盘桓了好半天。书店里的人不能算少,但大都只是站在书橱前翻看一下,真正掏钱出来的主顾是不多的。当我选定了两本书买下的时候,我竟有了一点骄傲的心情。但这种骄傲不久就消失了:我在一堆旁人寄售的旧书里,找到了一本我极想买的书,其实在旁人的眼里也许是不值一顾的,那是北欧一个小国的小说选集的译本,出版年月已经很久了。但我对于弱小国家的文学作品却有一点偏爱,而且过去已经开始收藏了一些,所以极想将这一本也买下来。但是,当我向店员询问的时候,也许我的态度过于迫切吧,他所说的价目大得出我意外,远超过身上所剩余的钱。我只好默默地将书放回了原处,另去翻看别的书。但不久后,我的手又将那本书抽出来了,打算先在那里站着看完序言,明天再借一点钱来买。

………我突然被一声狂吼惊吓了。抬头的时候,一个店员急速地从我的身边挤擦过去,同时,他喊着:“做什么?做什么?我随着他的移动转过头去。他走近了一个站在书橱的青年旁边,手用力地拍了一下那个人的背。

因为他的吼声,所有的眼睛都从书上移到这边来了。店中一时显得非常寂静。我不知道发生的是什么事情。就向那边走了几步。

那个店员鲁莽地伸出了手去,那个青年——他是背向着我的,我不能看到他的脸——挣扎了一下,随即,“拍”的一声,一本书从他的身边落下来了。原来如此,一个偷书贼!

当那个店员俯身下去拾书的当儿,那个青年突然向门外冲去,还没有到大门口,就为另一个店员拦住,拾书的店员迅速地跟了过去。

“妈的,你偷书!跑得掉吗?”他喊。接着,他回过身来,摊开手,以讲演的姿势面向别的顾客:“各位,你们不知道,我们店里天天丢书,一月损失几十万!生意不赚钱,赔不起!”他又回过身去,以凶毒的语调向那个青年说:“抓一个算一个,今天捉到你就归你吃点亏。……跑?哼,跑得了?好大的鬼!”说最后一句话的同时,他用手抓住了那个青年的领口。

那个青年深深地垂着头。虽然并不明显,但我看得出他的身子在颤抖。他穿的是黑布的破旧的中山服,左边挂着一个——呵,他挂着的是我们学校里的校章!我不自觉地又向前跨了一步,想看清他的脸。

回答另一个店员的询问时,那个拾书的店员说:“怎么办?

要他赔偿我们所有的损失!不惩一回以后怎么得了?”

那个偷书贼抬起头来,脸色可怕的苍白,恐惧的眼里闪着泪光。他似乎企图申辩,紧张地开合着嘴chún,但没有说出一个字。——是的,我认识他,虽然我不知道他的名字,却常在校园和参考室见到他。我们的同学是贼!我的心中有着异样纷乱的情绪,但这里面没有愤怒。当我走上去,预备为这个无告的罪犯调解的时候,他那对我注视的眼光里,流闪着畏惧和羞愧,他的脸突然转红,头又沉重地垂下去了。他显然也认识我。在这一刻间,我变得犹豫,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应该参与到这个纠纷中间,我深怕我的好意加重了对他的伤害。我相信,在此刻,他宁愿在十个陌生人面前受到鞭打,而不愿一个熟识的人为他求恕……我退下来了,看了一眼那个店员手中拿着的书,那不是一本文学作品,书名是:《物理学原理》。

当我走出书店大门的时候,那个店员又在凶狠地叫嚷了。

他的每一句话都沉重地鞭打在我心上,我加快了步子……夜市正当峰顶。霓虹灯愉快地流动着,无线电播送着低俗的乐曲……我走在人群中如同旷野。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曾卓散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