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卓散文》

作者:曾卓

离我家不远,有一条黑色的溪流,实际上,那是一条水沟,并不宽,却很长,沿着这个城市的边缘流过,划分了市内和郊野,那两旁是高低不平的土坡。黑水面上浮动着菜皮、杂物,有时还有小猫、小鼠的尸体;滋养着蚊子,散发着秽气,大雨的时节,黑水就泛滥了开来,有时流到了我家的门前。

那条水沟已流过多少年了,它还因而有了一个名字:黄孝河。

现在,这里已是一条宽阔的大街,马路上是车流的长龙,马路两旁是花圃和常青树。入夜,两长排整齐的路灯散发着温柔的rǔ白色的光辉,使我想起了北京的长安大街。

难以想象,一两年以前,这里曾是如此荒凉凄清,流淌着污秽的黑水。

鲁迅先生说过:世界上原是没有路的,走的人多了,也就有了路。

而我也看到,人也有意识、有计划地在没有路的地方开辟路。

当在我家附近施工的日子,我常常到那里去走走。我看到人们是怎样站在淤泥中劳动,有时在烈日下,有时在风雨中。

前不久,我到这一巨大工程的另一个地段去看过,那是寒潮侵袭的日子,战士和工人们顶着大风雪在泥泞中挖土、挑泥。他们单薄的衣裳上一片潮湿,我不知道那是雪水还是汗水。——大路正在他们艰辛的劳动中延伸,通向更远的地方……

但愿走在平坦大道上的人们,记住那些风雪和泥泞中的日子,记住开路者的艰辛。

但愿走在平坦大道上的人们,也是新的道路的开辟者:在生活的各个领域和在人生长途中,面向远方和未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曾卓散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