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卓散文》

好美一个湖

作者:曾卓

“好美一个湖!”

晚上,我和老朋友方隽在他住的招待所的房间里谈天。已经多年不见了,要谈的话很多。有时却又默默相对。他在窗前站了一会,提出到外面走走。一走出招待所的大门,就感到清新的空气沁人心脾。穿过了草坪之间的小径,又穿过了晃动着浓密树影的林荫道,来到了东湖边。闪烁着稀落星星的蓝色夜空笼罩着近乎黝黑的茫茫大湖。对岸,是朦胧的山峦和剪影似的高高低低的建筑,其中嵌映着点点灯亮。一片深深的寂静,只听得到轻微的湖水击岸的啪啪声和在那边树梢流动的风声。他自言自语似的说了这么一句。

他和我是初中时的同学。建国以后,由于他所学的专业是地质勘探,到遥远的大西北去了。我们都疏于写信,联系不多。他在1955年的反胡风的风暴中因与我的关系而受到牵累。后来查明无事,却又没有逃过1957年反右运动那一关。其后就完全不知道他的音讯了。我偶尔念及他时以为他已经……前几年却意外地辗转收到了他的一封来信,只简单地谈到他这几十年中虽颇经劫难却还活着,现在问题都已解决。我很为他庆幸。寄了一封信去却再没有收到回复。一星期前却突然接到他的电话,说他已到武汉,是来参加一个专业性的会议的,住的招待所在东湖边。约定会议结束后让我去看他,今天一大早我就赶来了。知道会议中已安排他们参观了黄鹤楼等武汉名胜。他虽住在湖边却还没有好好逛过东湖。于是,我陪他在东湖风景区转了一大圈。这是秋天,武汉最好的季节。这天又是星期日。阳光下到处都是兴致勃勃的游人、欢笑声和歌声。我们在人群中漫步,走过了梨园、行吟阁……还坐着汽艇在湖上飞驰了一圈。到了先月亭。又去了磨山,参观了植物园、盆景园、果树园。进了楚城,逛了楚街。攀爬上朱碑亭。又登上了楚天台,眺望东湖全景……走了这么多的路,又上山下山,我很疲累。看他也常气喘吁吁,却一直保持着很高的游兴。“好美一个湖!”在漫游中他好几次轻轻吐出这一句话。这些年,他跑过不少地方,到过昆明的洱海,杭州的西湖,无锡的太湖……因而他的赞叹是有其份量的。

他的赞叹中也许还包含着别一种感情。解放前,1947年的秋天,我曾和他一道到珞咖山武汉大学看一位朋友。我们在山上散步时曾看了看东湖,那时这里还不是一个游览地。湖上漂浮着几只渔舟,对岸丛丛芦苇,散落着一些茅舍……一片荒凉。建国以后,特别是近十几年,我经常有机会来,亲见东湖逐年的变化。他却是在阔别了四十多年后第一次重来,与当年留在他记忆中的荒凉相比,面对着焕然一新的湖光山色,已形成格局的各种建筑设施,看到那么多兴高彩烈的游人,他当然会有意外的喜悦并有深深的感触的。

现在,我们面对的却是夜间的东湖,置身于另一种意境。没有了游人,没有了喧闹。星空。朦胧中的大湖,山影。点点灯光。细雨般的水声和风声……如梦如诗。两个历尽风霜的老人站在这里,默默无语。我回想到四十多年前初看东湖的情景。想到几十年来这位老朋友和我自己的经历。想到时代的风云变幻。很难表达自己复杂的心情。他在想些什么呢?他只是轻轻说了一句:“好美一个湖!”这句简短的话里当也包含着丰富的感情。

明天他就要离开这里。他说:“真想有机会再来。”我知道,他自己也知道,这样的机会是不多了。好在,他老年在外地,想到家乡的东湖,这一次留下的当是如梦如诗的回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曾卓散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