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卓散文》

海 滨

作者:曾卓

我要写的只是在海滩上的一点遐想。

今年七月到青岛去旅游——这是我第一次到青岛。在这座三面环海的城市里,我当然要到海边散步。正是夏季,几个浴场中都浸泡着人,闪耀着各种花色的游泳服,岸上也是如织的游客。我很难以宁静的心情去面对海,而我以为,正是要在这种心情中才能领略海的神韵的。到崂山去参观,汽车中途休息。一下车就面对辽阔的大海。海滩上只有几个赤躶着身子在奔跑的小孩。我向海走去。后来脱了鞋袜走在湿润的沙滩上,海浪一阵一阵有节奏地涌来,一直扑向我的双腿。蔚蓝的天空,辉煌的阳光,深绿色的大海,远方有几只小渔船……如此庄严而和谐。回头看看,一个孩子用枯枝在沙滩上画着什么,忽然想到上初中时读过的沈从文的一篇小说《八骏图》,其中有这样一段情节:一位每天到海边散步的女郎用木条在沙滩上写了一句话:“这世界有人不了解海,不知爱海;也有人了解海,不敢爱海。”这是有意留给也是每天黄昏来这里散步的一位年轻的教授看的。所谈的海,其实是指她自己。这是一位淑女对一位绅士的爱情的暗示。当时我不大明了这句话的真正的涵意,只是从字面看去觉得话说得很俏皮,而且产生了一种对海的神秘感,一种梦幻的向往。

时间过去了几十年,现在面对大海想到这句话时,我淡淡地笑了。作为一种爱情的暗示,这句话是颇有一点浪漫气息的,但对于真正的人与海的关系来说,它并不是准确的。不了解海,不知爱海的人是有的吧,而一个真正了解海的人,却不会不敢爱海的,虽然海上多雷雨,多风浪,吞噬过许许多多的人。一个爱海的人,不仅是爱海的辽阔,海上的壮丽的日出,海上多彩的黄昏……也爱海上的雷雨和风浪,也许他们正是在雷雨和风浪中,他们才更体会到海的庄严的,而且,他们也是在同雷雨与风浪的搏斗中,体会到自己的力量。

所以,苏联作家巴乌斯托夫斯基一篇文章中说到,在波罗的海旁的一个渔村里,渔夫们在海上的一块巨大的圆岗石上刻上了一行题词:“纪念那些所有死在海上和将要死在海上的人们。”一位拉脱维亚作家是这样解释这行题词的:“纪念那些征服了海和即将征服海的人。”

当我年少时,曾经很欣赏沈从文书中那位女郎的话,而现在,当我已涉老境,面对大海沉思,我却更能体会渔夫们那一行题词的份量。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曾卓散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