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卓散文》

此岸和彼岸

作者:曾卓

在三天的航程中,除了睡觉,我大多时间是倚站在船栏边或是半躺在船头的顶棚上渡过的,有时候还冒着微雨。为的是珍惜这难得的在黑龙江上的时光。

我怀着奇异的心情望向彼岸,那边就是苏联。由于航道的关系,有时我们的船还更靠近那边一些。绵延不绝的山峦和森林,看不到人烟。我们的船在第一天下午经过了他们的一个小镇,可以看到几幢白色的两层楼房和一些木头平房。有几个大人和小孩在岸边望向我们。另一次是第二天晚上,我们的船经过他们那边一个小城,夜色中只看到一些房屋的黑影和稀落的灯光。曾经有两次,苏联的巡逻小艇在离我们不远的江面上飞快地驶过,两个年轻的水兵都挥着手向我们致意。我不必在这里回顾不愉快的历史,也不必在此刻谈到记忆犹新的流在这条河上的鲜血。我想起了开船时横跨两岸的长虹,那应该也可以说是一个象征:无论如何,人民的友谊是永在的。

我有时在感受上很难相信咫尺之间就是异国。黑龙江上的景象是使我动心的。当我想到我是航行在祖国的边缘线上,就涌起了更为激动也更为深沉的感情。两岸是一样的山,一样的森林,白云飘逸地在两岸间浮动。而这边岸上的每一片树叶、每一棵草,都牵引着我的心。而且,我觉得,我是越过了这些山峦和森林,望到了整个的祖国。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曾卓散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