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卓散文》

望前方

作者:曾卓

这是七月底,在内地,正是盛暑,尤其是在我的家乡武汉,当是最酷热的日子。而在这里,在江风和微雨中,我穿上薄毛衣还感到凉意。由于这里是祖国的最北方,夏季的白天也远比内地长,晚上八点多钟还闪耀着落日的光辉,午夜两点多钟,天就开始发亮了。

我们到达漠河的前一天晚上,已经九点多钟,旅客们都已在舱内休息了。我们一行中的大多数人还留在船面,有几个人倚站在船头的铁栏边,我和另两个人站在甲板的小顶棚上。我们不仅是留恋于在黑龙江上的最后一夜,而且也是为眼前的壮丽的景色所吸引。

天已黑了,两岸是沉沉的山林,看不到一点灯火,黑茫茫的江面上偶尔有航标灯闪亮。而在西北方,在船的正前面,却还有着一片明亮的天空,布满了彩霞。那下面是凝固的黑云,高低起伏有如山峦,而在那中间又波动着白色的云海……我没有能够很好地描绘出那壮丽的景色,那实在是难以描绘的。我也很难表达出我当时的感受。一种因为美而引起的喜悦,一种为美所陶醉的激动,使我的心轻轻战栗。而这时,站在船头的王燕生在喊:“老曾,唱一支歌吧!唱一支老水手的歌!”

于是,迎着江风,在马达和涛声中,我唱了,用嘶哑的歌喉:

从前在我壮年时,须发未苍筋骨强,朝思暮想去航海,此心哪在故乡?

现海风使我心伤,波浪使我愁,

看晚星引来乡梦上心头……这的确是一支老水手的歌。我唱它,只是因为有着强烈的唱歌的慾望。那首歌的怀乡的感情,并不符合我当时的心情。恰恰相反,我觉得我是为什么所吸引,所召唤,要奔向前去。我们的船正在前进……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曾卓散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