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卓散文》

旅途小记

作者:曾卓

今年7月中旬,我外出旅游了一次,到了青岛、烟台、威海、大连、北戴河、北京等地。除北京、北戴河之外,其他几座城市都是初到,而且都在海边,这是使我动心一游的原因。青岛的八大关路,有着掩映在各色树木中的风格各异、造型优美的楼房,环境幽静,使我留连。大连新建的开发区“五彩城”,每一座不同形式建筑的门面和墙壁上,都有着大型的壁画或图案,灿烂夺目,华丽而不俗气,使我如置身童话境中。另外,我还在烈日下爬崂山,在暴雨中上蓬莱,在大海中游泳,登长城远眺,在刘公岛吊古战场……这可以说是一次壮游。我在国内有过多次旅行,只有1984年在大兴安岭林区穿行,在黑龙江上乘船沿中苏边境航行了三天,在满洲里辽望近在咫尺的苏联边卡,后又在呼伦贝尔草原放马那次旅游可以相比。

不同的是,那一次我是一个诗人访问团的成员,沿途有人接待和安排,一切不用自己操心。而且由于我是访问团中年龄稍长者,格外受到优待。这一次同行的只有一位年轻的朋友和他的10岁的儿子。我们是普通的旅客。我没有惊动和造访各地的朋友。从买车船票到找住所,都靠我们自己,当然,主要是那位年轻的朋友代劳。我们有时坐带空调的软席火车,有时挤站在车厢连接处的过道处,有时在颠簸的海轮上,有时在长途公用汽车里;有时住大的宾馆,有时落小的客舍;有时吃海鲜、喝啤酒,有时啃面包,冲方便面。每离开一地,要购买车船票都颇费周折,但也完全可以适用那句老话:“天无绝人之路”,总还是有办法将票弄到手。隔几天,甚至只隔一天,就在旅途上。就是停留在一地时,也是抓紧时间游览。几乎没有午睡过,而在家时那是我不可少的。比起参加团体的旅游,这次行动要自如些,但却更为劳累,有时候是相当艰苦的。但是,我居然无灾无病地平安过来了。途中,萍水相逢的人们偶尔问到我的年龄时,都惊讶地表示“你这样长途跋涉不容易呀!”我也观察到,旅游者中比我年长者似不多。这诚然说明我的体质还不是那样坏。但是,我感到,更重要的是,在需要时,我还能在精神上付出力量,来承担应该承担和需要承担的。回到家里后,一松弛下来,就觉得颇为劳累了,以至难以相信我是怎样能够经受这次漫长的旅程的。这种意识到自己还有足够的精神力量的喜悦,甚至超过了这次旅游本身所得到的愉快。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曾卓散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