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卓散文》

在斯特鲁卡国际诗会上

作者:曾卓

斯特鲁卡国际诗会是在一个美好的季节:每年夏末秋初,在南斯拉夫马其顿共和国的一个美丽的小城斯特鲁卡举行。

这个一年一度的诗会是从一九六一年开始的,为的是纪念马其顿爱国诗人康士坦丁·米勒丁诺夫和迪米塔尔·米勒丁诺夫兄弟逝世一百周年。他们为了使祖国从异族的统治下解放出来,曾经英勇地战斗,后来在监狱里慷慨就义。在诗会上,每一年都要朗诵他们的诗。浩淼的蓝色的奥赫里德湖,在他们的歌声中轻轻波动,如同跳动着的心。而斯特鲁卡,这个诗人怀念着的小城,是早已在灿烂的阳光的照耀下了。

为人民而歌唱、为自由而战斗、为理想而献身的诗人,人民是不会忘记的,他们活在人民的心中,活在他们自己的歌声中。

“桥上诗会”是斯特鲁卡诗会的一个主要项目。

德里姆河穿过斯特鲁卡,河身不宽,大约二十米的样子。一座朗诵台就搭在德里姆河桥上。夜色降临了,远远看去,在强烈的聚光灯的照耀下的朗诵台,像一颗巨大的闪光的神珠。河两岸的树丛中,闪烁着彩色的小灯。

首先是放花炮,五颜六色的火焰的花朵在深蓝色的夜空开放。那是象征着诗:诗像火焰那样灼人,那样美丽,那样燃烧着人的心。那也是诗人的象征:诗人的心中永远燃烧着火焰,诗人是人类的花朵。

于是,朗诵开始了。来自四十多个国家的诗人们,来自南斯拉夫各共和国的诗人们,各自朗诵着自己最心爱的作品。他们用的语言是各异的,然而那都是心中的歌。诗的内容是各异的,然而共同的是对生活热爱,对美好的将来的向往。

沿着河的两岸,挤满了听众。这个小城的两万居民:那些青年,那些老人和那些孩子,似乎都拥到这里来了。他们安静地倾听着。这个国际诗歌节也是他们的节日。他们在这个小城里倾听着世界各地的歌声。

诗会每一年都有一个讨论的中心题目。前两次是:“诗能做什么?”,“诗人先锋队”。今年的题目是:“梦幻与现实之间”。

这是自古以来为许许多多理论家和诗人探讨过的题目,牵涉到诗的作用与意义,也牵涉到诗歌艺术的奥秘。

我听了来自各个国家的诗人的发言。他们从不同角度热情地阐述了自己的认识和理解。

我发言的题目是:《诗人的两翼》。

我说:一个从来也没有梦想过、并承担过梦想的痛苦和欢乐的人,不是诗人,也不可能成为诗人。

诗人应该有两翼:一翼紧紧依傍着大地,另一翼伸向高远的青空。诗人凭着这两翼在生活的国土也在艺术的国土飞翔。

梦幻不应该是逃避现实的*醉剂,不应该是缥缈的乌托邦,它应该通向理想,上升到理想。

在诗会上,结识了许多友人:东道主南斯拉夫各共和国的和来自世界其他各国的。诗会提供了各国诗人结交的机会。在鸡尾酒会上,在大交通车上,在休息厅里,在奥赫里德湖边……相互微笑,就随便地交谈起来了。有时候,有人特地走了过来,问:“你们是来自中国的吗?”于是紧紧地握手。他们有的是到中国访问过的,诉说着中国留给他们的深刻印象。有的没有到过中国,诉说着他们的向往。我发觉,无论是东道主还是来自其他各国的诗人,对我们的态度都是异常热情的,原因只是在于我们是来自中国。

我们也借这个机会表达了我们的友谊,了解了他们国家诗歌创作的情况和别的情况。诗人们大都是热情、坦率的,谈话很少那种不必要的客套。仅仅相处几天,仅仅几次谈话,我们已成为朋友了。我们相信,友谊的种子是会开出花朵的。一个星期的诗会结束了。

人们各自散去,回到黄河边,回到尼罗河边,回到恒河边,回到密西西比河边,回到莱茵河、多瑙河边……而当然,这些世界上的河都是要汇合到大的海洋中去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曾卓散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