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卓散文》

桥上诗会

作者:曾卓

不是在沙龙里,不是在大厅里,不是在剧场里,甚至,也不是在广场中,这座歌台是搭在德里姆河桥上——斯特鲁卡国际诗歌节最大的一项活动“桥上诗会”,就将在这里举行。

斯特鲁卡是座安详的、美丽的小城,面临奥赫里德湖,德里姆河从城中穿过。它是南斯拉夫马其顿共和国有名的风景区。对于这座小城的居民们,这个诗会也是他们的节日。几天来,小城的街上就显得热闹、活跃极了。在青石板铺成的两岸沿河大道上,可以看见来自四十多个国家的诗人们,三三两两的在初秋的阳光下漫步。他们从黄河来,从恒河来,从刚果河来,从密西西比河、亚马孙河来,从莱茵河来,从多瑙河来……现在他们在德里姆河边走着,兴高采烈地交谈,选择各个风景点照相。在行道树旁,高高飘扬着几十面诗歌节参加国的国旗。

在举行诗会的那天黄昏,在沿河大道上就渐渐聚满了这座城的居民们: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有些妇女还抱着孩子。他们坐在青石的河岸上,坐在河坡的绿草上,后来的就站在岸边,一直顺着河的两岸排过去,排过去……,邻近河岸的那些楼房的窗口,也都挤满了人。这座小城的居民们似乎全都参加到这个诗会来了。是的,这也正是他们的节日,一个诗的节日。

夜色缓缓降落。我有意走到一个较远的地方去眺望桥上的歌台。在闪烁着繁星的深蓝色的夜幕前,它在聚光灯的照明下显得分外耀眼。河两岸的树丛中闪耀着一颗一颗小小的彩灯。河水潺潺。一切像是在幻梦中。

诗会开始前,放起了焰火。各种色彩的火花伴着一阵阵的欢呼声在夜空开放,组成各种各样流动的图案。

朗诵开始了。坐在台上的来自世界各国的诗人们,南斯拉夫各共和国的诗人们,一个一个在掌声中走到台前。古代一位罗马的演说家面对咆哮的大海练习演说。而这些诗人们面对奔流的河水朗读自己的诗。通过扩音器,他们的声音在夜空中震荡着,播送到很远,很远。我想,奔流的河水将把他们的声音带到更远,更远,带到全世界的河流汇集的海洋中去。

我听不懂他们的语言。但从他们饱含激情的声调中,从他们燃烧着的面容上,我感受到了他们的心的跳动。而且,我自以为理解了他们各自的诗的内容:对于生活的热爱;对于大地的歌颂;对于自由和独立的渴望;对于美好的将来的追求……我听到了喊中国和我的名字。一阵掌声将我推到台前。由于我的名字是和我的祖国联在一起,一种庄严的感情从我心中升腾起来,一股暖流散向我的全身。在掌声停止后,在深沉的寂静中,面对河水,面对黑魆魆的人群,我朗读着歌唱祖国的诗,用我的全部激情,用我的心。我觉得我是在朗诵给世界听,也是在朗诵给远在万里外的祖国听。……诗会结束了,聚光灯熄灭了,人们渐渐离去了。

我还在沿河大道上徘徊。多么安静的夜,德里姆河潺潺地流着。

我想着一百多年前的马其顿爱国诗人康士坦丁·米勒丁诺夫和迪米塔尔·米勒丁诺夫兄弟。在故国的受难的土地上,他们英勇地战斗着,反抗异族的统治。后来被投进监狱,受尽折磨,从容就义。——一年一度的斯特鲁卡诗会就是为了纪念他们而举行的。迪米塔尔·米勒丁诺夫在铁窗下曾经这样歌唱:

多么希望长起强劲的翅膀,从这个罪恶的牢居,

飞向祖国南方,

让斯特鲁卡搂着我,

让奥赫里德湖把我的歌声震荡。

灿烂的太阳

可还抚问着我的家乡?

今天,照耀着斯特鲁卡,照耀着马其顿共和国的正是他们所向往的灿烂的太阳。而且,这一对既是诗人又是战士——或者说,正因为他们是诗人,所以他们也是战士——的兄弟,也正以他们的精神的光芒照耀着斯特鲁卡和他们的祖国。在今天的诗会上,就朗读了他们的诗。他们的歌声将永远在奥赫里德湖上震荡……。我想,诗人们应该是可以从这中间得到启示,进一步认识到自己的职责、自己的道路的。

我又想着这个诗会在桥上举行是一个多么好的象征。诗,正是友谊的桥,是人与人的桥,是心与心的桥。要将更多更多的人吸引到诗的身边来,要将更多更多的诗溶化到人的心中去。我要写一首美丽的诗来歌颂“桥上诗会”,而我又想到“桥上诗会”本身就是一首美丽的诗。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曾卓散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