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卓散文》

印度诗人“阿盖”

作者:曾卓

神来了在这呼啸的风中。谢谢你,神,感谢你的来访不拘札节:非常欢迎你。有朝一日,我也将来访,同样不期而至:甚至是默默无声地来临。

这首诗的题目是:《上帝,谢谢你》。作者是当代印度诗人萨琪达南德·希拉南德·瓦茨雅彦“阿盖”(sachchidanandhi-ranandwatsyayan‘agyey’),他是这一届斯特鲁卡国际诗歌节“金环奖”的获得者,是诗歌节的各种活动中最引人注目的人物。

他穿着印度式的灰色的长袍,身材高大,挺直,银白的头发已经稀疏了,沿着下颚,有着半环白须。脸上总是带着笑容,在银边的眼镜后面,是一双智慧和慈祥的眼睛。看到他,我很自然地想起了泰戈尔。

颁发“金环奖”的仪式在奥赫里德城的圣·索菲教堂里举行。教堂并不大,古色斑斓,保持着几百年以前的那种风格。在这座古老的教堂里举行授奖仪式,是有着一种特别庄严的气氛,而且,与那位得奖的老诗人的风貌和气质是和谐的。诗人作了诚挚的激情的发言,并朗读了自己的诗。另外,由演员朗读了他的诗和演唱了为他的诗所谱写的歌曲。

在诗会开幕第一天的鸡尾酒会上,我就和他进行了交谈。我问到他的年龄。“您看呢?”他带着幽默的微笑反问我,接着说:“我已经过了七十了。”但他的精力是旺盛的,诗会的各种活动他都出席了,而且必须接待许多来访的人。他的态度总是那样诚恳、彬彬有礼的。我说不清他的身上是什么吸引了我:是他的东方人的气质?是诗人的风度?是哲人的深沉?我很想和他谈谈,但又感到不便打扰他。后来有了这样一次机会:在贝尔格莱德,诗人彼得洛夫请我们到他家去作客。我们去了以后,看到阿盖也是被邀请的客人。另外,还有几个南斯拉夫的诗人、编辑、出版家。我们都挤坐在别有风味的阁楼上,那是彼得洛夫的书房也是接待室,大家谈笑风生,我和阿盖虽然是促膝而坐,也很难进行个别的交谈。他只是告诉我,明天就要到英国去,几周以后,还要到西德,一时不可能返回印度。他说,他到过许多国家,却没有到过中国,而那是他久已向往的。

根据文字介绍,我知道他已出版了十本诗选和关于诗的书。他还是小说、散文作者,也是出版家、编辑和翻译家。半个世纪以来,阿盖已成为印地诗歌最重要、最杰出的诗人。他的诗已被翻译成多种文字。但是,在我国似乎还没有介绍过,至少,我没有看到。

“阿盖”的原文含意是“不可理解的人”、“不可捉摸的人”,那是带着一点神秘性的。有一篇评论文字,说他是“一个不安的灵魂,一个火热的开拓者,一个坚定的创新者,一位不断接触新的事物的作家,他一只耳朵倾听着来自未知王国的呼声,另一只耳朵倾听着他自己的话语——或者更准确地说——倾听着他自己的无语的沉默”。我手头有他的一本诗选集,其中绝大部分是印地语,只有十四首诗是用英语写的。从这十四篇中,大致可以看出他的风格。他的诗带着一点“纯诗”的倾向。带着一种哲学式的沉思,带着一点朦朦胧胧的美。然而,仔细地读一下,就可以看出,诗人并不是那样宁静的,在表面的淡泊下,跳动着一颗挚爱生活的心。在前面,我们引了他的一首诗,表达了他的超然的生死观,和与大自然溶合为一的胸襟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曾卓散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