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卓诗集》

大 江

作者:曾卓

我的一生都是在长江边度过的。长江流过我整个的生命。我的生命中震响着长江的波涛声。长江的波涛声应和着我母亲的摇篮曲。江滩上留下了我幼小的足印。我望着大江上的千帆、巨轮。我望着白云下的远方。波涛声孕育着一个少年的梦幻曲。在抗战的烽火中,我溯江而上,在异地生活了八年。我离开了家乡,但没有离开长江,没有离开流向家乡的水。波涛声中震荡着我的思乡曲。…………

第一次闯入夔门时,我震动了。挺拔的群峰紧逼,大江翻腾着,吼啸着,惊涛拍岸。从那里开始了一段最险恶的道路,而也正是从那里开始,长江被带来了最壮丽的景色。于是,我有了对生活的夔门的认识和启示。我见到过在朝霞辉照下的长江。我见到过大江上浑圆的落日。我也见到过烟雾迷蒙的长江,见到过江上的大雷雨。而大江永远向前奔腾。而我在大江边奔波,有时在阳光下,有时在雷雨中……心中永远激荡着大江奔腾向前的波涛声。我在少年时,先是在江滩奔跑,嬉戏。后来试探性地赤脚探入江水。在喝了不少浑黄的江水后学会游泳了,成了大江上的弄潮儿。

十多年前,为了教孩子们游泳,我又投入到江流中。我回忆起少年时在江中学游泳的情景。一位希腊哲学家说过:人不能在同一河中沐浴两次。而我想,又一次在那一条河里沐浴的也不是那同一个人了。几年前,我又到长江游泳。这一次,轮到孩子们来照料我了。他们都已是横渡过长江的健儿。“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而一代又一代新的弄潮儿在成长。大江从远古流来,流向未来。大江从远方流来,流向海。我眺望着浩瀚的江流,一直望向未来,望向海。而且我倾听着,我不知道在耳边震响的是心跳还是波涛声……“我的灵魂变得像河流一样深沉”(休士)。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曾卓诗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