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卓诗集》

乞丐窟

作者:曾卓

像一个摇摇慾倒的老妇人,呈露着饱受风霜

衰颓而黝黑的面容,

那所破烂的歪倾的小屋,悲哀无告地

匍匐在连野草都如此稀落的荒凉的郊野。

连鄙弃的眼光也不肯掷过去,过路客商喧嚷着笑谈而过。戴着大草帽的牧羊人和羊群也不肯走近那所屋边,只有野狗

整日远远地

向那小屋

发出令人心悸的狂吠。

谁知道小屋活了多少世纪?蜘蛛在朽梁上织着繁密的网,野鼠在破颓的墙角钻着巢穴。四壁漏风,百孔透亮,而仍阴暗如悬落千丈的深谷。难以忍受的怪味气息

拥挤地刺进人的鼻门。不要久站吧

我觉得寒气浸入骨髓。这不是久荒的古刹,

正中却供奉着香灶神位,一张由红色变成灰黑的长纸贴在墙上

左右求吃

唐王天子神位

南北都讨

谁是这屋子的主人?

这屋子的主人是他们——他们的头低垂着

像为狂风摧折的枯树。他们的头发是枯乱的秋草,他们积着厚垢的脸上

两颊突然下凹。

两眼是深陷的古潭,

那眼光

阴森而无力

贪婪而可怜

而那口

那暴咧着不整齐的黄牙如一个险窟的口,

整日神秘地张合着

似乎在喃喃地念着难解的咒语。

——就是这样一群

老老少少的乞丐,

是这屋子的主人。

他们似乎有着世界上的一切,而又一无所有;

他们似乎无力再承担

人世上的一分痛苦,

而一切在他们

又似乎都无所感受 满不在乎。

他们随着太阳起身,

以不同的姿态

摸索着走出 匍匐着走出 爬行着走出 滚跌着走出 哀嚷着走出……像一支污笔上挥洒出的秽水,分散向各个村落小镇。或以在青石板上重重的叩头,或以哀摇人心的哭嚷,或以残废的手足,

或以血淋淋的伤疤……他们出没在窄街小巷,慾以痛苦换取一份施舍。

他们口中高嚷着的

那些“慈悲的太太 小姐 老爷 先生们”呈着憎恶害怕的脸色,掩鼻闭目走过他们身旁。而此外 又有多少人

有剩余的东西向他们施舍呢?!顽童向他们投掷着砖屑。他们的脚上似乎有一根看不见的绳索将那些野狗拖在身后狞叫。他们喝叱着将竹竿重重举起叹一口气又无力地放下。呀 闪开吧,

那边那个彪形大汉

举着木棍向他们奔去…………

无数溪流又汇集到这冷寂的港湾,他们伴着夜的脚步先后回来。大地好静,

夜好凉。

严寒的厉手伸进了小屋的门扉,空气冻结了。

没有灯(要什么灯),黑蠕蠕的一堆

无言地围坐。

谁在用粗大得可笑的烟杆抽一袋烟,

星星红火在黑暗中闪亮。不能再密合的拥挤,

不能再紧缩的蜷伏,

他们零乱颓倒地睡在稻草上。他们零乱颓倒地睡在稻草上。夜虫啾啾,是他们的催眠曲。明天,

谁能睁开眼睛而谁再不能,请问今夜的寒风。

晴夜星光漏下,

雨夜水滴漏下。

林间响过的风呵,

轻点,更轻一点的吹吧。你听他们如此抖瑟着,急促地气喘。而且那小屋发出吱吱的哀声如一个垂危的老妇人

在作着生命的最后的祈祷……1942年2月北培,黄桷树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曾卓诗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