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卓诗集》

埋 葬

作者:曾卓

同志,安息吧!安息在我们的心中,只要你能获得一点安慰,凡是你所需要的我们都无条件的交给你!在这残酷的战斗中,我们要锻炼出钢铁般坚强的肩背,用肩背来荷载你以及所有的战死者们的骷髅……

——东平

一 行 列

秋日的黄昏与落叶的林子悠扬的唢呐的吹奏

单调的锣鼓的敲打

新寡的妇人的嚎哭

抬棺的力案的吆喝

落叶被践踏的吱鸣……和谐又不和谐地交响着波动过残叶枯桠的林梢荡漾在荒山与荒山的空间稀落的 悲哀的行列

走在枯涸的溪道侧

冰冷的无表情的面容

过度的吹胀了双颊

或是机械地摇动着双手吹鼓手们是开路者

头蒙白布的女人随后

流着泪捶着胸拧着通红的鼻尖双眼是深陷而红肿的

小脚急速地颠跛着摆动未漆的单薄的白木棺材跟着她四个彪壮的大汉费劲地抬着它提着装满锡箔的竹篮的幼童将纸钱在晚风前沿路飘撒凄凉的单调的音乐

凄凉的稀落的行列

走在秋日的黄昏的落叶的林间枯涸的溪道侧

到哪里去?——

到林子尽头的山腰去

到山脚尽头的冷谷去

到生命尽头的待掘的坟地去

二 死 者

“他生前——?”

“生前

他的身体是先受伤的

尖锐的子弹旋进他的右胸过多的流血涸死了他的呼吸他的感情是受了伤的

他死了死在他故乡邻近的异乡”“他的出身?”

“他是从田间来的

嗅一嗅他带火葯气的手还残留着土地的郁香”“他的家?”

“看就在山的那边

(“现在?”)

没有了

被毁于敌人的炮火下

他血汗灌植的田地上丰茂的稻麦喂养着敌人的战马”

“他家里的人?”

“他的独子死于敌人的枪刺他的妹妹被敌人侮辱后跳井无名者

是他和无数崇高的死者共有的名字”

三 埋 葬

冰凉与迷雾所笼罩的

冷谷间的凄寂的黄昏

苦蒿在雾露下垂头

荒蔓的野草与人齐高

掘!

把锄更高一点举起

更沉重一点落下

野草随泥土拨翻开

掘一个谷

在深谷凹间掘一个浅谷她痴呆地兀立

在灰暗的天幕前

如一棵萎缩的树

她的脸是可怖的面具

已干的泪痕是枯涸的小河悲哀刻在她无神的眼中松懈的下垂的chún角

和汗湿的皱纹堆砌的额前她在昨日的苦难与今日的厄运之间呈露着不能相信的惊疑……一切都已失去

母亲妹妹 孩子

瓜藤白羊 田园 矮小的茅屋此刻

要埋葬是她朝夕相处的丈夫掘的是她的心

阴森黑幽幽的松林间

猫头鹰“咕咕”地悲啼锭铂的灰烬凌空盘旋飞荡风在吹

风在吹

将单薄的棺木抬下去

抬到深谷凹间的浅谷里去将土堆上

(夜色随墓坟一同合拢)不是故乡

这里的泥土一样芳香

于是一个受伤的纯朴的灵魂将在赭色的泥土下长眠漫漫的日夜与无尽的风雨伴你青草年年掩盖你不能开启的门扉三尺单薄的白色棺木

不能埋葬你不死的悲哀与纯朴的希望你的乡土留在敌人的脚下你的长枪留在同志的手里安息吧 安息吧

勇士呵!

以生命为誓:

你们的挽联

我们自由的旗

尖锐哭声刺破暗夜而起她倾跌般地突然俯倒在新坟前忧伤的 哀婉的

令人下泪的唢呐轻轻吹奏烧余的锡箔

在冰凉的夜氛下

闪闪着红红的火光……1942年10月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曾卓诗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