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卓诗集》

抒情两章

作者:曾卓

一个小女孩告诉我春天来了她不说话。顽皮地

指一指手上的

河边带来的青色的柳条,窗外跳动在融雪上的阳光。“去不去?到化雪的山峰上去?”啊,又来了在我年轻时候的春天。在黄昏时,看见那边林荫道上走过来了期待着的少女那样地我欢喜。

早就等待着一声号令的温暖的脉流泛滥了,

脱下了需要晒一晒的衣裳。心像白云那样温暖、明亮。心像海鸥那样

轻快地、矫健地、无羁地那样音乐性的击扑着翅翼地在蓝色的天与蓝色的海的空间飞翔……

无风的月夜的海

一首没有题目的诗

久久鸣响在心中的音乐——春天的,春天的晴空呵!蓝

蓝得这样的深邃

这样的与紫色的山峰接近与我们举起的手接近

却又那样的高了又高。无法解释,不可捉摸

不能自已地

就要溶解在你透明的怀抱里了——蓝色的、蓝色的晴空呵!滚荡的血液在我周身加速地奔流睁大了眼,屏住呼吸,一时说不出话。——如十七岁时一个神圣的晚上又一次,我经验到生命的大喜悦。让我在解冻的山峰上

尽情地欢唱、蹦跳吧,再让我静坐下来,撑住腮像哲学家那样困惑地思考:怎么能够容许污秽、贪婪、残暴……蔓延生长在你无瑕的胸膛下呢——春天的,蓝色的晴空啊!1943年3月,海子街

附记:在贵州过了一个严寒的冬季,经历了漫长的阴日和大雪,心情的阴暗更甚于这个季节。在春天来了的第一个有太阳的早晨,我怀着最大的喜悦写了这首诗。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曾卓诗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