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卓诗集》

市 外

作者:曾卓

到这里来吧,到这里来吧,这里也是闹市

——在都市里面的。却和都市截然隔开,

和一切繁华、光色隔开。

一个险峻的斜城:

上面是重重叠叠的

白色、红色的西式高楼,下面是一丛丛

低矮、破败的草屋。

草屋,不规则地

互相拉扯着、拥挤着、争吵着,荒谷中的野坟那样地交错着,在斜坡上的

以几根粗竹竿支撑着,像一个老人撑着他的拐杖。——在风雨中会不会摔倒下来呢?竹篾编成的墙壁凸出肚子,四尺高的竹篾的门永远敞开,屋内没有日夜的阴暗,飘闪着从破壁中泄露过来的光点。不平的潮湿的泥地,

雨天积着水洼,

稻草床、炉灶、三条腿的凳子和破絮、破衣、破鞋……杂乱的散列着,

散发着垃圾桶里特有的臭味。狭窄的街。

杂货店、香烛店、小酒店、小客店……歪歪斜斜的靠在一起。晾衣竿在两面屋檐下横架,人们,忙忙碌碌

在晾衣竿下来来往往。没有妈妈照管的孩子

在街心滚着哭嚷,

人们走过跨过他身上。那边,算命的瞎子扶着幼女拉着哀绝的曲子走来

——他为什么不算一算自己的命呢?皱纹上涂刷着土红的娼妇,拖着没有跟的高跟鞋,沿路调情卖笑地走过去,又回转身、咬紧牙,

对跟在身后哭叫着“肚饿”的小女儿,响亮地一耳光。又调笑着走过去。那小女儿

更大声地哭着

哭着跟过去。

街的尽头是乌黑的池沼有一个被泡胀了的

婴儿,俯卧在臭水中。是哪一个年轻的母亲

含泪一掷,连自己的心淹死在水里?

没有人问。

死了或是活着,在泥潭里那是一样的,没有区分。这也是闹市

被抛弃在都市的缝隙间。那边是

充满着繁华与光亮的大街隔得这样近又这样远

还是到那边去吧

这里不好看,不好玩……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曾卓诗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