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卓诗集》

倾 听

作者:曾卓

有一个约摸五六岁的女孩死了,在一座破旧低矮的土地庙旁边。

她蜷曲着,苍白的、污秽的脸搁在她的躶露的膝头上,枕着黑色的小手。她的头发蓬乱,一双小辫子垂下来。穿着一件破烂的蓝底白花的土布短衫,一条已脏得辨别不出颜色的露膝盖的裤子。她的样子宁静、温柔。有着长长的睫毛的、睁开来一定很大的眼睛,轻轻地闭着。就像她是在深思;就像她刚刚从一场愉快的游戏中抽身出来,太累了,那么,休息一下吧,她就是那样蜷曲着身子,斜倚在低矮的土地庙的颓落的墙边。

这里的行人稀少。有的人随便地瞟了她一眼,就走过去了。有的人根本没有注意到她。只有那个戴着大草帽的老年的货郎,第二次走过这里的时候,看到她还倚坐在那里,就好奇地走了过去,俯下身去看看她,然后将手背摸摸她的脸。于是他说:“这是哪家的小姑娘,怎么就这么坐着死了?!饿死的吧?”他叹息了一声,四周张望了一下,似乎要喊什么人。但附近看不到人影。他犹豫着站了一会,喃喃地说:“这世道……”于是那顶大草帽摇晃了两下,顶着金色的落日光,过去了。

那小女孩还是那么蜷曲着,因为倚着这一面的墙,落日光照不着她,她是坐在阴影里。那么,明天升起的朝阳一定照得着她的。那就好。但现在她的姿态说着她的寂寞。她的表情是安静的,然而,寂寞。在她的前边和后边的田野上,开着黄色的花,粉红色的花。如果我们仔细一点,就看得见,她的枕着脸的右手,还握着一束蓝色的花。如果她曾经有过梦,或者——但愿如此,她现在还在梦着,那么,祝福:她的梦也是蓝色的。那么蓝:像黎明的天空,像海。此刻,夜慢慢落下来了。田野寂静。远远,近近,闪烁着稀落的微弱的灯光。她侧头——不是么,她一直就侧着头,倾听:在夜色中,是不是有人在呼唤她的名字……1946年8月14日重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曾卓诗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