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卓诗集》

女孩·母亲和城

作者:曾卓

每天从市中心那条最热闹的大街上经过时,我都看到这同样情景:一个中年的妇人,带着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跪在人行道上,她们的面前,展开着一张写得很工整的“地状”。我从来没有去读过那张“地状”;我不用读那“地状”就可以猜得到她们的命运和遭遇,那个妇人跪着低垂着头,人们因而看不见她的脸,她有时用手揩眼泪。使我动心的,是那个小女孩,她是仰着头的,伸直了身子,一直用嘶哑的、干燥的、含糊的声音哭着,她没有眼泪,也没有悲哀,以歌唱似的声音哭着,她显然不明了她的命运,她哭,只是由于她的母亲的吩咐。她因跪得太久了而痛苦地扭动着身子。她用坦然的眼光看着面前的人们;有时候,用明亮的眼光凝望蓝色的高远的天空。

在她的面前,是威严的高楼,是眩目的光色,是迷乱的音乐,是求生的痛苦的喧嚣,是麻木而冷淡的过客……她以她的纯洁和无辜与这个罪恶而污秽的大城相对。她不愿意,但被命令着以虚伪的哭声来乞求这个迫害她的大城。她以幼弱的心灵负担着沉重的人生。那个妇人跪着而不敢仰头,因为这是这个社会留给女人的唯一的命运。这个妇人就虔诚地跪在这个命运面前。那个小女孩跪着,她是跪在时代的苦难面前。而她自己,就是苦难的化身。

小女孩跪着,她没有垂头,因为她不懂得羞愧。因为应该羞愧的不是她。她大胆地而且几乎是骄傲地跪在这个大城的中心。她仰着头,却无视她面前的一切。当偶尔有一点钱落在她们面前的时候,妇人叩头,女孩却看也不看一眼。小女孩跪着,痛苦地扭动着身子,以声音哭着。她的幸福是她还不懂得悲哀。她的旁边,是虔诚地、恭顺地跪着而不敢仰头的她的母亲。小女孩跪着,一个象征似地迎接着什么,期待着什么。是的,她应该有所期待。她的纯洁的幼小的心灵中,应该有一种朦胧的、美丽的梦想。小女孩跪着,当她站起来的时候,她将亲见这个大城从灭亡走向新生,连同生育她的母亲;当她站起来的时候,一切锁链都将因而断裂……1947年8月19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曾卓诗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