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卓诗论》

《天风诗草》前言

作者:曾卓

天风同志于1991年3月下旬因突发心脏病住进医院。后他得知自己的病情严重,乃约我和秦敢同志去,当着他的妻子和子女的面,向我们托咐几件后事,其中的一项就是让我整理他的诗稿。4月25日他去京求医,没有能承受住火车上的颠簸,当晚就悄然离去。后来他的妻子将诗稿交给了我,还附有4月24日他写的一封短信,所谈的都是有关诗稿整理出版的事。这当是他有绝笔了。

这厚厚的一本诗的原稿,字迹一笔不苟,剪贴装订工整,说明已经过他认真的校订。这也体现出他一贯的工作作风。

1989年,他出过一本诗集《呼唤》,其中所选的大多是在粉碎“四人帮”后的作品,解放前所写的诗只选了十二首,附在最后。这一本诗稿,则是按他写诗的年代顺序编排。从中可以看出他的思想感情的历程,同时也可以看出他在诗的艺术上的逐步发展。在他终于摆脱了从1955年开始的那场长达二十多年的噩梦后,这十多年来,是他思想最成熟的时期,也是他艺术上最成熟的时期。1985年,我在为他的诗集《呼唤》写的序言最后说:“作为一个老朋友,想借他自己的两句诗来表达我的祝愿的心情:‘红日白发,美的庄严,/征鞍重上,地阔天宽’。”后来,他果然不断又有新作问世。完全可以相信,无论是在为词,还是写诗上,他还将攀登新的高峰,没有想到他竟猝然离去。

诚然,他不是那种才华横溢的诗人。但他却以真诚的感情、纯朴的语言,深深感动读者的心。他的诗反映出他为人的诚恳、正直;他对祖国、对人民的热爱;对真理、对光明的不懈的追求。从某一意义说,他的生命就浓缩在这本诗中——任何真正意义上的诗人,都是将生命与诗溶合在一起的。而正是体现在诗中的他的人格,他的追求,形成他的生命的呼唤,涤荡着读者的心灵,激励着读者的意志。

1984年1月,天风曾写有一首《告别》,那是他遗言式的诗。他想象着当他离去时,“共同颠簸了一生”的老伴的悲痛,失去父亲照顾的子女的焦虑,回顾了青春期的美好时光,也表达了他对人生的信念,和他所认定的做人应有的态度。接着,他这样表达了对社会主义祖国的热爱:

我是飞鸣在这片国土上的一只杜宇我歌唱,我赞美太阳、繁花与土地,

沿路洒下我殷殷的血滴。我愿这片国土,

永远风和日丽。

而最后,他这样叮咛亲人们:“别了,亲人们。/勇敢走你们的路吧。/可是千万要警惕!”

当时他只是“拟作”,然而却是出于真情。现在,这真正成了遗言式的诗了。

天风临终时嘱咐,不要举行遗体告别和追悼会。他希望飘然地淡泊地走。然而,他留下了他的诗,那就是经受得住风吹雨打的他的碑。

翻读这本诗稿,如对故人。我再三斟酌,根据天风“宁可少而精”的重托,删削了部分诗稿,其中如有遗珠,即使天风在天之灵能够谅解,我当引以为疚。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曾卓诗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