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卓诗论》

诗的真和美

作者:曾卓

屠格涅夫在一篇纪念普希金的文章中,说到法国作家梅里美几乎敢当着维克多·雨果的面,直截了当地把普希金称为时代的最伟大的诗人。他对屠格涅夫说:“在普希金那儿,诗歌好像自然而然从冷静的散文中吐出灿烂的花朵。”他又说:

“你们(指俄国)的诗歌,首先寻求着真,而美接着自然而然地就会出现。反之,我们(指法国)的诗人走着完全相反的道路。

他们首先操心着效果,机智,光彩,如果在这之外,他们有可能不违背真实,那时也许附带着也会做到真实。”

梅里美是一位著名的小说家,而他早期也写过具有浪漫主义色彩的民谣体的诗,这些诗受到了歌德和普希金的称赞。

这里他对诗的一点意见,虽然只是出之于闲谈,而且是他对当时俄国和法国的诗的看法,但对我们也还是很有参考意义的。

他说普希金的诗好像是“自然而然从冷静的散文中吐出的灿烂的花朵”,那是说这些诗是朴实地表达了诗人的感情,表达了诗人在现实中的感受。他说诗人“寻求着真”,那指的当不仅是要反映生活的真,而且也是指诗人感情的真。在诗里面——应该说,在一切艺术里面,反映生活的真实是必须通过作者感情的真实的。寻求着这样的“真”,通过这样的“真”,自然而然就会出现美。

相反的情况是,首先操心着“效果、机智,光彩”,这样的诗人是惯于用一些华丽的辞藻,运用一点精巧的构思,玩弄一点技巧;这样的诗可能使人眼花缭乱,以至使人惊叹作者的聪明——而这也就是作者所要求的“效果”了。在这之外,有可能不违背真实时才附带着做到真实,真实——生活的真实和感情的真实是被放到了次要的,以至是不必要的地位。这样的诗人似乎也是在寻求着美。然而,离开了真、轻视了真去寻求美,那就不过是舍本逐末,那美就是矫揉造作的,虚假的,华而不实,也就谈不上美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曾卓诗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