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卓诗论》

必须心中有光

作者:曾卓

××同志:

你说你对我在一个座谈会上的发言中的一段话感到兴趣,希望我能加以解释。那么,我就来稍说几句吧——的确只能稍说几句,因为,如果引伸开去,就必然要接触到诗,或者可以说,接触到文艺上的几个根本性的问题,而那是我此刻不能也无力做到的。

那一段话,其实是我原来在一篇关于诗的短文中对诗人所提的一点看法,一点要求:

必须心中有光,才能在生活中看到诗,才能在诗中照亮他所歌唱的生活。

有一位理论家说过,有的诗人在沸腾的生活中却感叹没有题材可写,这只能说明他的非诗人的气质。诗与美一样,在现实生活中是到处都存在的,等待着诗人去发掘,去探求,去创造。

一块鱼化石,一个山核桃,一堆集装箱,这有什么呢,然而艾青却把它们作为歌唱的对象,写出了诗,而且,在我看来,都是好的富于哲理的诗。他在人们习见的事物中看出了人们所没有看出的、感受到了人们所没有感受到的东西。这正是诗人之所以成为诗人的关键所在。当然,更重要的是,诗人更需要宽阔的眼光,博大的胸怀,使他能够对时代的要求,对人民的斗争生活,作出敏锐的反应。以艾青来说,他就还写出了《在浪尖上》、《光的赞歌》这样的诗。

诗人怎样能够有这样敏锐的眼光,在生活中发现诗;怎样能够有敏锐的心灵,对现实斗争作出一触即鸣的反响呢?我用了诗人“必须心中有光”的说法。我的意思是,诗人必需有高度的对生活的爱,必需有对理想、对真理追求的激情。正是这种热情,才能使他心中发光的。

至于说诗人必须心中有光,才能照亮他所歌唱的生活,我所指的是,任何题材,进入到诗中,都要通过诗人的认识、理解、感受。他歌颂应该歌颂的东西,批判应该批判的东西。然而,还不能仅仅停留在这一步上。任何题材,进入到诗中,都必需通过诗人的感情熔炉的锻炼,都要表达出诗人的爱憎——他的感情评价。思想必需化为诗人的血肉,而不是贴在诗上的标签。而要做到这一点,也正需要高度的对生活的爱,必需有对理想、对真理的追求的激情。

所以,对于诗的要求,归根结蒂,不能不是对人的要求。至善至强的人才能写出至善至强的诗。当然,诗人不可能是天生的完人。所以,在上面所引的那两句话的前面,我还有一句话,“诗人必需在生活的洪流中去沐浴自己的灵魂。”

我暂时只能这样简短地答复你。你会感到不满足的。老实说,我自己也觉得意犹未尽。以后有机会再谈吧。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曾卓诗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