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卓诗论》

和大学生谈诗(二)

作者:曾卓

问:您是在怎样的情况下产生灵感写诗的?

答:我写诗有两种情况。一种就是很快地写成一首诗。看到某种东西,很快地就引起一种联想。这种情况在我比较少。

往往是有些情绪在心里萌发后,看见外界的某种东西,引起我的情绪波动。但是怎么样准确地把这个情绪表达出来,却是一个很艰苦的探索过程。我开始只是记下一些我想到的、感觉到的东西。但我要从这里边去探索怎样准确地表达我的感情,同时把那些多余的东西、浮面的东西、甚至是虚假的东西删去(这里说的虚假的东西,就是指没有经过自己的感情锤炼的句子)。所以我一首诗写下来,往往就留下一堆废纸。

问:您喜欢哪些诗人的诗作?您觉得您的风格受谁的影响较多?

答:在中国的诗人里,我觉得艾青是比较成熟的、比较完整的一个诗人。我年轻的时候也受过他的影响。我觉得在年轻的诗人当中,舒婷是很有希望的。还有一批年轻的诗人都是有希望的。在这里边我还是喜欢舒婷,尽管有些人对她的看法不同。我觉得她的诗不算朦胧诗,她的诗是好懂的。

问:有人认为现在的诗歌作者多、读者少,没有广泛的影响,我国诗歌界处于低潮。关于这一点,能不能请您发表一些自己的见解?

答:我觉得不是这样,从某个意义上来说,我国目前的新诗,是“五四”以来最发达的时期。各种形式、各种流派,特别是体裁的广泛是前所未有的。出了这么多的诗人、这么多的好作品,我们应当充分肯定。但另一方面也存在一些问题,大量的诗不好,许多杂志编辑对诗的鉴赏力、辨别力并不是很强,把一些不太好的诗甚至不是诗的诗发表出来了。这样就有两个坏的效果,一是造成读者对诗的不好的印象,好像这些诗没有什么价值,读了一点也不激动;另一方面一些学写诗的青年就以为:哦,这样就是诗呀,我也照这样来写。因此,对写诗的青年人产生了一些坏影响。尤其是有些青年人,他们不是真正从诗的本质上去追求,真正去抒发自己内心的感情,而是矫揉造作,有意用一些奇怪的句子。好像这样就是诗了,要不然就太平淡了。不懂得以朴素的形式表达朴素的感情是艺术的最高境界,而是去追求一些表面的东西,实际上也是形式上的东西。

问:您喜欢不押韵的诗吗?

答:既然是诗,就一定要有韵律。你所说的是韵脚。往往有些诗的韵脚用得太多,反而不太好。要用得自然。诗不在乎有没有韵脚,重要的是有没有内在的韵律。而内在的韵律从哪里产生呢?从你的感情波动状态产生。只要是诗,就一定要有韵律,但不一定要有韵脚。例如艾青的诗:“假如我是一只鸟,我也应该用嘶哑的喉咙歌唱,这被暴风雨所打击着的土地,这汹涌着我们悲愤的河流,这无休止地吹刮着的激怒的风,和那来自林间的无比温柔的黎明,然后,我死了,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为什么我的眼睛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这首诗一点韵脚也没有,但这里有多强的韵律!这种韵律就是内在的感情。所以韵脚不是诗的标志,有没有韵律才是诗的标志。而有没有韵律关键就在于你有没有真情实感。

问:有人说大学生的诗华而不实,没有力度,您也这样认为吗?

答:坦率地说,对某些大学生的诗,我有这个感觉。这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受了某些不好的影响,他们认为把句子写得美丽一些就是诗了,就可以这样去写了;另外就是内在的感情总不是很充沛,他表达了意思,但这个意思的表达没有和感情结合起来。在诗里面,只有和感情结合起来的思想,才是真实的思想,否则,可以说就是虚假的。

问:您觉得我们的大学生作者应加强哪方面的功夫?

答:这一点从两个方面谈。第一个是对生活的理解和对生活的态度,这是根本的。一般大学生都是从小学、中学到大学,很顺利地上来了,社会经历不多,生活面比较狭窄,所以他就容易限制在某种小圈子里面,同样一个东西,你怎么理解它,怎样感受它与你的修养也很有关系。这就包括多方面的东西:

社会科学,自然科学,当然也包括人生观。现在有些青年不太愿意听这方面的话,但我还是要说。

第二个就是对诗本身的理解。首先要读真正的诗,好的诗甚至可以背一些,而不要为某种风气、某种潮流、那些表面上的东西所影响,去追求自以为是新的,实际上不实在的东西。

问:您觉得学理工的同学写诗有好处吗?

答:就我所知,许多科学家的文学修养都是很不错的。我觉得学理工的,需要一种感情调剂,而文艺应该是每一个人都喜欢的,因为它能丰富一个人的心灵,扩大一个人的眼界,以至于端正他的生活态度,鼓舞他的生活激情。而这些是学理工的人同样需要的。同时,搞理工跟搞文艺一样,同样需要想象,他可以从文艺里面得到一些启发,得到一些借鉴。

问:您认为学理工的同学,业余写诗有自己的优势吗?

答:我觉得是有优势的。学理工的,他对生活观察得周密、冷静,而诗需要热情,这似乎是矛盾的。其实不然。那种冷静有时候可以说是一种宁静,而宁静则是一种高度的感情浓缩状态。所以说学理工的对生活的那种比较冷静的科学的头脑,对写诗是没有妨碍的,而是有好处的。尤其是现在,科学跟诗的关系愈来愈密切。我们就说信息论、控制论吧,这都影响文学领域。而且从整个文学的发展来讲,科学对文学的影响是很大的。它们是相互联系、相互影响的。

问:您对大学生业余诗歌作者有什么希望?

答:首先,当然要把本专业的东西学好,学精通。那是你的本业。在把你本业学好的前提下再去学习写诗。要把诗写好,不仅仅是读诗,还要广泛地阅读其它文学作品,如小说、戏剧等等,当然电影、电视都包括在内。每样艺术都是相通的。一个仅仅读诗的人是写不好诗的。不但是小说、戏剧,就是对美术、音乐等等其它艺术形式都应该有起码的欣赏水平。

我的说话比较零乱,也不一定对,只供你们参考。

(华中工学院杨增能、李晓智记录整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曾卓诗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