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卓诗论》

田野和海

作者:曾卓

田野兄近10年来在大陆和台湾出版了好几本散文集,深受读者的欢迎;有一本散文集在全国获奖。而他原来是写诗的,是一位诗人。

最近,他出版了诗集《一个人和他的海》,集中收了45首诗。前30首写于1946—1955年,后15首写于1981—1985年。大多数是写海的。

在40年代后期,他曾是一个水手,度过了几年海上生涯。

那期间,老诗人伍禾在武汉一家报纸编副刊。田野常有诗寄来,其中有一些是政治性很强的。譬如国民党的军队侵占延安后,他写有一篇《荒谬的古城》,大意是说,那座古城没有剥削,没有压迫,没有贪污,没有官僚,没有娼妓……因而是“荒谬”

的,应该占领它。以反语表现了强烈的愤怒。在解放战争正在激烈地进行,国民党加紧严酷的统治的当时,能写出这样的诗是需要非常的勇气的。而他更多的诗是以海为题材。我和伍禾经常见面,在交谈中,都很赞赏那些诗。我们想出一套《长江丛书》,计划中的第一本就是田野的诗集,是由伍禾代编的,集名定为《航海者》。但在当时的政治状况下面,也由于经济困难,这计划没有能够实现。编在那本集中的大多数诗,包括用以作集名的那首长诗《航海者》,现在出的这本诗集都没有收入。可能是由于他后来经过流亡和好几次劫难,无法保存下来,这是很可惜的。

田野在“后记”中说明了这本诗的集名系借用了我的一篇文章的题目。因为那篇小文就正是写他的。我所说的“海”,不仅是指大自然的海,也是指生活的海。他在大自然的海中经历过狂风暴雨,也在生活的海中经历过惊涛骇浪。关于他生活中的风浪,我在那篇小文有所记述,而他自己所写的有关散文更是血泪斑斑的倾吐,曾经赢得许多读者的感叹。在这一本诗集中,则大都是写他在海上生涯的感受。作为一个老诗人的近乎自选集,虽只有薄薄的一本,然而自有其份量。

以海为题材的诗人是不少的。他们大都是站在海岸唱海的赞歌。而田野则是一个水手,他有着在海上生活的体验。他写了初次航海时晕船的苦恼;写了面对蓝色的天、蓝色的海时,那种“蓝得叫人无可奈何的忧郁”;写了在海上生明月时对故乡和亲人的思念;写了在茫茫海上看到一座荒岛时所引起的关于海盗的遐想;写了船泊异域港口上岸后的兴奋和喜悦;狂暴的台风所引起的在岸上的亲人们的焦急……当然,他也赞美了海的壮阔、浩瀚;海上日出的壮丽;太平洋上金色的光,银色的波;刻画了饱经风霜的老水手的形象……可以说,田野在以海为题材的诗的领域中,为我们开拓了新的视野。我们从中也看到了作为年轻水手的田野的风姿。

但在1955年后,他就离开了自然的海,而在生活的海中浮沉了。一直到1981年,我和他同去厦门,他才重新看到大海。我记得我们站在鼓浪屿的日光岩上时,他的激动和喜悦。

他又一次提笔写关于海的诗。他说:我还是像初恋时那样钟情…………再去作一个远游的水手我也许太老了

但那日日夜夜奔流在我血管的仍然是你的波涛

其中表露的是一个曾经在大海上漂泊的老水手的心:对海的依恋,不能远航的惆怅。然而,海的波涛已和他的血液融合在一起。我们也可以说,这里也表露了一个曾经在生活的波涛中苦斗者的心的。不过,他依然浮游在生活的大海中,凭着他经受过风吹雨打锻炼的双臂,那里面流动着融合着波涛的血。

作为田野的老朋友,这些诗在我是亲切的,几十年的岁月在这些诗中闪动着,引起了我的许多回忆。我喜爱这些诗,也还由于这样一个原因:它们是如此纯净,感情真挚,语言平静。

朴实无华却有着淡雅的美,有着值得咀嚼的余味。它们如一条清澈的溪流,一直流进到我内心的深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曾卓诗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