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卓诗论》

为诗一呼

作者:曾卓

我们有幸生活于社会主义历史的新时期,生活于一个伟大的时代。

这应该也是诗的时代:这个时代本身就是一首辉煌的诗篇,而且它蕴藏着无数诗的矿石,为诗提供了无限广阔的天地。

巴金同志在大会的开幕词中表示,渴望出现当代的李白、杜甫,中国的但丁、歌德。诗人们受到很大的鼓舞,同时也意识到历史的重任。

中国是一个有着悠久诗歌传统的国家。但是在当前,诗歌却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而且往往受到冷漠和轻慢。有一些文艺领导同志不读、也不关心新诗;有的有关文学方面的回顾性的总结和评论文章,对于新诗的成绩常常一笔带过,甚至只字不提;文学评论界对于当代新诗常常只是给予偶尔的一瞥;诗集的出版很困难;有一些文学刊物分配给新诗的篇幅很少,或是聊备一格,或是用以补白;有的刊物干脆就将新诗推拒于门外——这只是我们随便罗列的一些现象,其实还可以举出很多实际的例证。

不能认为这种状况是正常的。这不仅将影响新诗的发展,也将影响整个文学事业的发展,影响我国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建设。因为,诗是文学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一个国家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标志。

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决不如某些人所认为的,是由于新诗存在着所谓“危机”。胡启立同志代表中共中央书记处向大会所致的祝词中,肯定了我国社会主义文学有了空前的发展。

这估计当然包括新诗在内。同其他的文学体裁一样,新诗也正处于方兴未艾的发展过程中。无论在思想内容的深度、题材的广度、风格流派的多样化和艺术质量等方面,诗都达到了新的水平,展现了丰富多彩的精神世界。

当然,新诗也存在着弱点和缺点,需要在创作实践中不断改进和克服。但这决不能成为新诗理应受到冷遇的原因。

我们认为,重要的是各级文艺领导同志应该重视新诗,要给予真正的关怀和实际的支持,要通过各种途径和采取各种办法,推动新诗的发展。

同时,我们希望文学评论界要更多地研究新诗创作所取得的成就和存在的问题。要将优秀的诗作及时推荐给读者,特别要注意扶植年轻诗人们的成长。要鼓励不同风格、不同流派的艺术探索,容许诗人有充分的创作自由。

我们也希望出版社和文学刊物在发稿计划中要给予诗以应有的地位和适当的比例。

新诗应该有更为繁荣、灿烂的前景,应该更好地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应该有更多体现时代精神、表达人民心声的优秀诗篇。这需要诗人们本身的努力,同时也需要适宜的气候和环境,需要各有关方面的重视和大力支持。为此,我们通过这个大会,齐声为诗一呼!

附记:这是由公木、严辰、屠岸、辛笛、鲁藜、艾青、晓雪、牛汉、邹荻帆、陈敬容、方敬、绿原、流沙河、李瑛、曾卓、公刘、蔡其矫、张志民共同联名,在中国作家协会第四次会员代表大会上的发言稿,由曾卓执笔。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曾卓诗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