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卓诗论》

散文片谈

作者:曾卓

他一直担任编辑工作,也勤于写作。这几年来,在国内跑了不少地方。游过不少名山大川,写了一些游记。由于从事编辑的关系,他结交了一些文艺界的人士,写了一些人物印象记和纪念文章。另外,他也写了一些抒情散文。——凡是在报刊上看到他的作品,我都读读。这一次,他又将他的作品集中了一批寄我看,说是有机会结集出版,希望我在前面写几句,要“放笔直言,批评得狠一点”。感于他的信任,那是我不便推辞的。

他曾在一篇短文中谈到对于有关散文的某种观点的困惑。他这次在寄来作品的同时,又在信中谈到了深感散文不易写好的苦恼,他问道于我。我又能说什么呢?我读过一些散文,但从没有留心过关于散文的定义和创作技巧之类。我写过一些散文,但只是信笔记事或抒发某些感触,没有什么经验可谈。只是在一次关于散文的对话会上,说过这样意思的话:对于诗,我要求真挚,对于散文,我要求亲切。其实真挚的必然也是亲切的;亲切的也必然是真挚的。我只是在谈到这两种不同的文学体裁时,各有所侧重而已。

当然,散文要写得好,还必须具备许多条件。而我觉得那前提是不要装腔作势,不要故作深奥,不要言浮于情,不要华而不实。以老老实实的态度,娓娓而谈,情真意切。这就好。

我觉得蒋力的散文就给了我一种亲切感。他写得相当松弛。从事任何艺术创作都要求高度的精神集中,但这与松弛并不矛盾。我倒觉得,松弛正是精神集中的一种表现。那是只有当作者真正进入了他的创作天地时才能作到:排除杂念,一无拘束,自如地畅游于其间。蒋力还没有达到那样高的境界。但他的笔头的确不是那么拘谨。同时,他对事物有自己的见解,对情境有自己的感受。笔锋又常带有感情,这样,他的文章就不难读下去,不像有的过于雕琢和浮夸的作品,虽然短,读起来却相当吃力。

前面说过,亲切只是散文的一个基本前提。任何人,只要具有一定的文化水平,情真意切,都可写出可读的散文,但散文要写得好,写得美,就不是那么容易了。那需要丰富的阅历,广泛的知识,较高的思想素养和艺术素养。那样方能从容不迫,左右逢源。或在平淡中见深沉,或在质朴中见隽永;或感情奔放,但不失分寸;或绮丽华美,但恰如其份;或嬉笑怒骂,但一针见血;或俏皮幽默,但毫不油滑……。无论是什么风格,有思想的深度,有感情的浓度,有审美的情趣,而又不失其亲切感。如果从这些方面要求,不能说蒋力都已达到了,这就与基本素养有关。就我自己来说,以上所说的那种境界,也只是心向往之。蒋力还年轻,就更不能强求。他在来信中谈判了自己的局限性,并决心进行刻苦的努力,他的诚挚和对自己严格的要求使我感动。他对生活是富有激情的。我相信,他的艺术将和他一道在人生的道路上跋涉,苦斗,并一道成长,成熟。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曾卓诗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