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卓诗论》

《文艺精英入眼记》序

作者:曾卓

我们阅读和欣赏好的文学艺术作品,往往会产生对作者的兴趣或是敬仰,希望对作者有所了解。虽然通过作品也可以“想见其为人”,但是,我们还是希望更多地知道一些作者的生平事迹、创作经历和创作经验。而通过这些又可以进一步提高我们对作品的理解和艺术审美水平。

由于众多读者的需要和品味,所以作家、艺术家的访问记成为报刊上的一个常见的栏目。

余熙同志是一位记者,由于工作性质的关系,他得以有机会比较广泛地接触到一些作家、艺术家,写下了数十篇访问记。现在命名为《文艺精英入眼记》而结集出版。

一般人会认为,这样的访问记不难写,与作家或艺术家相约见面,将他或她所说的记录下来就行了。

其实,要写一篇有分量的访问记,并不这样简单。且不说作家、艺术家大都是忙人,难以得到见面的机会;见面后怎样提问题、提什么问题,就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记者首先要对访问的对象有所了解,对其有关的艺术领域有所素养,这样,他才不致停留在生活现象、一般的经验介绍上。采访的深入,首先要求提问能得要领。要做到这一点,当然应该事先有所准备。但由于记者的任务往往是临时定下的,没有可能从容地做一些研究工作,这就要求他必须平时就关心文学艺术的动向,积累有关这些方面的知识,并且有一定的文学艺术素养。同时,他还要考虑到读者的兴趣和要求,予以满足和引导。

余熙在这一方面做得比较好。他采访的对象不少,而门类又比较广泛,有作家、画家、雕塑家、书法家、篆刻家、电影艺术家、戏曲艺术家、歌星、舞台美术家,还有蝴蝶画艺术家。他能针对不同的对象提出内容和重点不同的问题,问题又提得比较切要和在行。而且,从我与他交往中的感受来说,由于他的朴质和诚恳,所以,对方不是一般地应付他,而是愿意与他像朋友似地对谈,甚至坦率地说出一些心里话。这就使他的访问记能达到相当的深度。其中又夹杂着他自己的感受、印象和论述,这就使他能把握对象,闪现出对象的性格和艺术的特点。

这些篇章在表达的方式上又是各异的,有对话,有特写,有散记,也有近乎研究性的文章,文风也比较生动活泼。——这样,这些访问记就不是一般性的新闻报道,也不是那种颇为泛滥的肤浅的文人画像、印象记之类,而且有一定的文学价值,其中有许多资料,又可以作为作家、艺术家的传记的素材。

访问记当然主要是表现访问的对象,同时,也会显示出访问者自己:他的艺术素养、他的眼光、气质和态度;作为一名记者,也反映了他的新闻敏感。我和余熙相识不过两三年,平时很少交往。通过阅读他的这本集子,使我对他的品性有了更多的了解。

余熙小学未毕业就正逢十年浩劫,他的青春年华是在插队落户中度过的。他年少时喜爱的是绘画,一天辛苦地劳动过后,提起画笔面对苍茫大地和小河上的落日,是他最好的休息,也是他一天最幸福的时刻。现在偶尔谈及,他对当时的情景还表现出恋恋之情。他也一直没有放下他的画笔。但命运(?)的作弄,使他已经超过了录取分数线却未能进入美术学院的大门。凭借自己的刻苦自学和奋斗精神,他得以毕业于大学文科专业,后来又考进报社当了一名记者。仅仅数年,他就能积累起几十篇作品,并得以结集出版,这是难能可贵的。我相信,今后他还将有更多的成果。所以,我愿意写下简短的读后感,以表达我的欣慰和期望。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曾卓诗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