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卓诗论》

女棋手的话

作者:曾卓

在一篇文章中看到,我国九段女棋手芮乃伟,谈到她的成长的过程时说:“我一再读《约翰·克利斯朵夫》,这部如生命大河般的巨著深深震撼着我。我常常扪心自问:‘你准备怎样使用自己的生命?你要给周围的人、给世界带来些什么?’”

且不说在极左思潮泛溢的时期,就是在“史无前例”的日子结束以后,还有学者在批判这部书,不过,他后来又发表文章修正了自己的观点。我不可能在这里评介这部书,无论在思想和艺术上,它都是有缺点的。但是,正如高尔基所说:“我深信,我们的儿孙们读到罗曼·罗兰的《约翰·克利斯朵夫》会崇敬地赞赏作者底心与头脑以及他对于人类的不可摇撼的爱。”这部书的确鼓舞了不少一代又一代的年轻人。著名学者王元化在一篇文章中回忆到他十九岁初读这部书的情景:

我一早就起来躲在阴暗的小楼里读着这本英雄的传记,窗外可以看见低沉的灰色云块,天气是寒冷的,但我忘记了手脚已经冻得麻木,在我眼前展开了一个清明的温暖的世界,我跟随克里斯朵夫去经历壮阔的战斗,同他一起去翻越崎岖的、艰苦的人生的山脉,我把他当做像普洛米修士从天上窃取了善良的火来照耀这个世间一样的神明。他行动之前并没有预先看到了成功的希望,像商人似的投机家有了成功的保障之后再来动手。他不是为了成功,而是为了信仰才去战斗。……

我自己也是在青少年时代读到这部书的,那里面所表现的对人生和艺术的执著的追求,为理想献身的英雄主义精神,也曾给我以滋养和鞭策。但近几年来,很少听到青年人谈及这部书了,所以读到了芮乃伟的话,我受到了感动并感到喜悦。

芮乃伟的那一段话,也可以说是一种“自我”的表现。但这一“自我”是与别的人、与世界联系着的,并从这一联系来衡量“自我”的价值,来认识“自我”和要求“自我”的。她在围棋发展的道路上经历过坎坷和挫折,终于摘取了果实,她的拼搏力量不仅是为了荣誉,为了好胜,而且来自一种庄严的使命感。她的这种精神不仅是表现在坐在围棋桌边,而且体现为一种人生态度。这对于她应是更可贵的。对于别的青年人也是一个启发。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曾卓诗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