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卓诗论》

台上·台下

作者:曾卓

我期待我将得到一次艺术享受,过一个愉快的晚上。

而我不得不说,我并不是每一次都带着兴奋和喜悦的心情走出剧场的。

为什么在好多音乐会上,我听到的大都是那几支歌呢?大都是格调、风格相近或相似的歌呢?为什么“歌手”们或是“歌星”们,在表演的方式和风格上,也都是那样相近或相似呢?

“百花齐放”,而我们的歌坛上,现在风行的只是一种花。

我感到寂寞。

“百鸟争春”,每一只鸟都应该有它自己的声音,自己的歌。

“歌,真正的歌,应该能丰富和提高人们的心灵。”一句古老而常青的话。

当一个歌唱家只能模仿别人的风格时,就不能算是优秀的歌唱家了。

当一个歌唱家追求着艺术之外的目的时,就不能算是真正的歌唱家了。

在庄严的舞台上,在众多的听众前,歌唱家应该是松弛的,全身心沉浸在自己演唱的歌中,是歌手成熟的一个标志。

然而,松弛并不是松懈。

好像有的歌手不大能体会“松弛”和“松懈”这毫厘之间的区别。

要适应听众的欣赏水平。

但不能迎合听众的不健康的欣赏趣味。

真正的歌手只能有一个愿望:适应观众的水平而又提高他们的欣赏水平,同时坚决抵制那种不健康的欣赏趣味。

一曲终了,听不到掌声的歌手,那心情是寂寞的。但是热烈的掌声中,歌手啊,你也千万不要沉醉!

有时候,我情不自禁地鼓起掌来,当我听到由优美的歌喉富有感情地唱完一支优美的歌曲以后。

有时候,在狂热的掌声和喝彩声中,我静坐不动,如果我认为歌手的感情和态度是不真诚的,或者,由于我听到的那支歌的格调是并不高的,更多的时候,是同时由于这两种原因。

有时候,我在冷寂中带头鼓掌(而我的掌声只得到零落的应合,甚至得不到应合),当一位歌手唱得虽不那么精彩,而态度认真,或是,他(她)唱的是一支好歌,我希望我的掌声能带给他(她)一点温暖,一点鼓舞。

当我听到些不入耳的呼啸声、怪叫声,一些完全算不得是文明的话语时,我感到痛苦。

我为被侮辱的歌手痛苦。如果他不以为痛苦,我就更为他痛苦。

我也为那些公开展览丑恶,还以此洋洋自得的听众痛苦。

而且,我似乎听到文艺女神缪斯在哭泣……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曾卓诗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